到中午,那個男人莫賢似乎已巴今天要賣的東西賣完,他的神情十分得意,像是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令人作噁。」我忍不住說。

俠客輕輕的揉我的頭髮:「放心,他很快會消失。」

我微點頭。

 

「俠客。」我輕喚他。

「嗯?」

用眼角瞥向他問:「地方,你有什麼意見?」

俠客狐狸笑:「你記得今天早上這個男人去哪兒拿『貨物』嗎?」

我點頭。

 

他又說:「那個地方很不錯,地方偏僻、人煙稀少,典型做非法事時必去的地方。」

「無法反駁。」

俠客滿意的笑,溫言的說出:「既然如此,我們霸佔那兒用吧,有人阻止他把他殺掉。」

我有點震驚的看著他,因為相處太久,我也有點忘了他也是大盜,而且還是殺人不眨眼的那種。不過我也沒資格說,因為我曾是殺人機器。

 

他沒理會我的沈默繼續說:「反正那個地方都被用來做非法的事,不差我們一腳,而且無能的警察們還會感謝我們。」

「感謝?」我滿頭冒水的看著俠客,我們做的也是非法的事,怎會被感謝。

 

俠客點頭:「當然了,因為我們幫他們除去他們的眼中釘。小白,你都不知這兒的治安有多差,這兒的警察又昏庸無能,每個人出門都要小心。而現在我們幫他們除去心中的不安,你說他們是不會會感謝我們,是不是很開心,是不是很歡迎我們。還有最近出門玩的小朋友……」

 

俠客說得頭頭是道,我聽到一愣一愣,還沒消化完前一句他又說另一句。

 

最後我頭痛的點頭:「啊。總之可以殺,對吧。」

俠客讚賞的笑:「沒錯,小白你理解真好。」

 

輕輕哼出一個鼻音後我又繼續監視那個男人,現在有了地方,方法也不難想,把他關著就好。

這樣便真的到最後了,我看著自己雙手,然後握緊拳頭,堅定的說:「必須由我來動手。」

 

電話忽然在我面前晃過,我自然反應的看著它的主人,但它的主人只是調皮的笑說:「只看也很無聊呢,所以我準備了一個有趣的節目。」

「節目?」

他在手機上按了:「小白,看著吧,在人類身上存在的只有永無止景的貪,特別是像他這種自大狂傲的人。」

 

我不能否認俠客剛剛的一句話。

 

隨著俠客說:「可以出來了,目標那個男人。」後,一個紅髮紅唇又滿臉濃妝的女人扭著身體對那個男人拋媚眼,她慢慢和男人接近,而且還貼在他身上。

她的顏色和動作令我立即想起一個想忘也忘不掉的人。

 

因為想起那個不願想起的怪人,我臉黑了一半抱怨:「俠客,你眼光很差。」

「欸?」他不解的看著我。

真笨!難道他沒發覺那相同又相似感覺嗎?

我不悅的說:「她讓我想起那怪小丑。」

「怪小丑?」他仍露出一臉疑惑蠢樣子。

 

俠客,你腦閉塞了,就我做了十多年人也只會想起那完全不屬於人類範疇內的怪小丑,有需要想這麼久嗎?而且他還是你們的成員之一,雖然我在基地裡沒見過他。

我說:「師傅的青梅竹馬,小西。」

 

他反應十分大的彈起:「靠!你是說西索那討厭鬼!為什麼你會想起那個人!」

啊,原來那怪小丑也是鬼,難怪我沒辦法對他有好感了。

我點頭:「濃妝,扭腰,紅髮……」

俠客一陣語塞:「對不起,我下次會小心一點,不會胡亂請人。」

 

我點頭,繼續監視那男人,但紅髮的女人不停妨礙我,我問:「他們做什麼?」

「就是……叫那女人留下幾個唇印和吻痕,不,叫她偷走他剛剛賣貨的錢也不錯。」他一邊說一邊思考。

我點頭:「總之是壞事。」

不太能理解俠客這樣做的原因,但他的樣子好像十分期待。

 

他嘆一口氣:「怎麼你的語氣好像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

「是不重要。」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要他受苦。

他笑看著我:「那目的呢?你不問我為什麼嗎?」

 

無聊,俠客,你是得了沒人問問題就會全身發癢的病嗎?但我也依他的意思問:「為什麼?目的呢?」

他垮下臉擺擺手:「唉,算了。原因是我看膩了他們恩愛的戲碼,目的當然想今晚看一齣妻子審問丈夫的演出。」

「惡劣。」

「小白,你不正是喜歡這樣惡劣的我嗎?」他自信滿滿笑。

「「自戀。」」我和一把女聲一同說。

 

我看過去,原來是小滴:「小滴。」

「小滴,你怎麼來了?你不是一早便出去了。」俠客八卦的問。

小滴笑了笑:「因為我遇見多年前把我送入大屋的人,所以去打招呼。」

「啊。」小滴真大方,可以去跟那些人打招呼,我也要更勇敢些。

 

她走到我旁邊拉我手臂:「小白小白,我餓了,一起回家吧。」

我無奈的指著那個男人:「監視。」

「叫俠客一個人就好。」小滴指著俠客然後又說:「俠客,小白要去做飯給我吃,所以要先回去,那你記得幫小白監視他。」

我看向俠客:「可以嗎?」

 

俠各嘴角抽了抽:「小滴,你也可以幫小白看著他。」

「俠客這個是你天生的工作,因為你在戰鬥時都只在一旁看,所以當然是你做。而且若我去監視,那你的存在更多餘,其他苦力事你又做不來。」

 

啊,原來是這樣嗎。小滴真是照周到,為了不讓俠客的存在太多餘所以叫他幫我監視。

「你說什麼!」俠客低吼。

我比出一個安靜的動作:「俠客,跟縱要安靜,你這麼吵會被人發現。」

「@#$^$%&%^」

「那我們走了,要好好看著不要偷懶。」小滴一邊說一邊拉我離開。

俠客小聲的嘖了聲:「可惡。」

 

其實那人已沒什麼可觀察,不論是能力或武器。

 

一晚的時間過得很快,眨眼便迎來第三天的早晨。

我昨天一夜無眠,不是害怕緊張或其他什麼,同樣也不是太過興奮這東西,只是……腦內不斷的想著同一句說話。

 

『今天我可以了結其中一人了。』

 

直到今天早上都在想著這一句,我也漸漸明白為何師傅說我個性有點死心眼。

 

呼吸著早晨時分帶點涼意的空氣,看著今天的天空,還是和平時一樣只有幾朵雲在天上飄。

「和平時一樣。」我喃喃,在電視上常看到有殺人事件發生的時候都會下雨或陰雲密佈。

 

我穿了一件白襯衫,黑色的長褲,繫上一條黑色的領帶和拿起十牙斧便出門。

在我準備出門之際,小滴起床了。

「嗯…小白,早安……哈……。」小滴打著呵欠說。

我摸摸她的頭:「早安,我出門去,早餐在桌上。」

她揉揉還沒完全睜開的眼睛說:「好。」

 

出門前看到小滴,似乎今天是幸運的一天。小滴真的好可愛而且也很強,看著她我內心便感到充滿力量,做事果斷,完全不像我這樣拖泥帶水。我也要好好向她學習,首先是今天的行程。

 

我根據著俠客找到的資料去到一間外表像已被廢置倉庫,我沒有任何猶豫獨自進去,但卻沒有人理會我。

不是因為我安靜,只是他們全都一副睡惺忪忪的樣子,即使是睜著眼,也是呆滯的把手上的粉沫分配在袋子裡。

有一個男人向我走近,他一邊打呵欠一邊說:「小妞,拿貨去那邊排隊,不要站在這兒妨路。」

 

我沒有回話,輕輕越過他,並把他一分為二。

倉裡的人一開始還沒明白什麼事,直到我再把五個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開後,終於有人大叫:「殺人呀!!!」

我冷眼看著一片慌亂的他們,我清楚感受到世界的分別,真想跟他們說沒用的,門鎖被我扭曲了,除了我進來的門外,沒其他出路。但他們是將死之人,不說也沒所謂吧。

 

他們一直走,我則一直重覆一個動作 - 舉起十牙斧然後揮動它。

 

過了半小時,倉庫的大門再次被打開,我心情雀躍的對那人說:「我等你很久,莫賢.沃澤遠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