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個方便的導讀 http://paradise.ezla.com.tw/files/article/html/139/139229/847570.html
忘了眾人小名的, 可以看一下啊~

 

正文


爭吵仍然不斷,但唯一不同的是有一艘飛船到了上空,然後還在對女考官說話。上面的人說:「這未免太過嚴厲了。」

女考官說不出正當理由回應。

 

這些畫面,我忽然想起爆米花,好想拿爆米花吃。好像有人跟我說別人廝殺時,最好就是坐在一旁吃爆米花。

 

而到了最後,獵人的飛船上,有一個老伯伯從上跳下來。我看著他的身姿,我腦海又有一些對話。

『有興趣學心源流嗎?我來教你。』

『會長,教她念吧。』

『哼!我教她拳法你應該開心,有多少人想跟我學,你真是有眼不泰山。』

『好好,那你教吧,順便看她有沒有學念的資質。』

『稱呼?叫我老伯伯就可以。』一個老人慈祥的笑。

 

我瞬間站了起來,即使雷歐力問我話,我也沒有回應。我只喃喃的說:「咦……我……認識……」

我不可置信的將他的樣子和我腦內忽然的影像作對比,他們有一半相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完全站在草地上發呆。

 

「雲玄,快上船。」雷歐力對我大叫。

我看他一眼,又再看著那個老伯伯……這感覺太熟識,這時他也看過來,他睜大眼對我大吼:「小白!!!」

我呆呆的看著他、呆呆的聽著他喊的名字。

 

「會長,快上船吧。」飛船上一個矮小的人對我們喊,然後他見到我時也大喊:「白滇小姐?」

老伯伯拉起我的手,對我笑:「上船再說。」

我點頭跟著他。

 

上船後,老伯伯在雷歐力他們全都傻眼的情況下摸我的頭,他開心的笑說:「小白!真的是你白滇,沒見一段時間你長大了很多。對呢,你怎麼在這兒!是你師傅叫你來參加的嗎?」

那矮小的人也笑:「白滇小姐,好久不見,你很久也沒來獵會幫手呢,大家都很懷念你。」

 

我似懂非懂,但我卻抓住雷歐力不讓他們走,因為我在害怕。

即使知道我們認識,但感覺太不實在,我嘴巴失控的對著他們問:「………你們……是誰?為什麼我對你有印象?」

他晃搖我:「我是老伯伯,我有教你讀書寫字和練基礎的,你…你忘了我…你怎可以忘了我,我怎說也是你半個師傅。」

 

聽著他的哭訴,雖然我覺得他是裝出來,但我還是說:「……我掉海,失憶,所以很多,忘了。」

「失憶!掉海!」老伯伯他打量我一會後,然後生氣的問:「是誰!是誰把你打到掉海和失憶!我幫你教訓他,是你師傅那群蜘朋蛛友嗎?」

 

我搖搖頭:「不知,失憶。所以,認識?」

「嘖。」老伯伯不悅的嘖了聲,然後伸手拍拍我的頭:「當然認識,是我教你寫字唸書。算了,那不說那件事,先說你身上的衣著。這身衣服是怎麼一回事,整個灰姑娘的裝束?灰灰黑黑的連身裙和掃把,上頭還有一些污垢。」

「………」我決定出賣雷歐力,我指著他:「問他。」

 

老伯伯轉過頭看著雷歐力,眼神的精光和剛剛看到的不同。雷歐力,我會在內心為你祈禱。

「等等!問我幹什麼!你自己不懂說嗎?」

我眨了兩眼:「………我自己也不清楚。」

然老伯伯打了一個響指,兩個穿純黑西裝的人便把雷歐力架起,然後拿走。

 

「雲玄!你這傢夥給我記住!」雷歐力喊,我揮揮手向他道別。

老伯伯對著矮小的人說:「對了,你幫我帶白滇她去我的房間找件光鮮一點的衣服給她穿,她這衣服怎見人。」

我看了老伯伯身上的衣服一眼:「你的衣服更難看。」

「………小白學壞了!以前小白都不會嗆我!一定要那傢夥教壞你,對吧?等我入去好好盤問他。」便轉身走掉。

 

酷拉皮卡走過來:「雲玄,你原來認識獵人的會長……」

「唔。」我歪頭,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銀白髮則笑:「認識吧,否則怎會對她這麼好。」

啊……也是。

 

「那……他是你的師傅嗎?」酷拉皮卡又再問。

這次我肯定的搖搖頭否定。

小傑這時問:「那他會認識你師傅嗎?」

我立即睜大眼,即使只有一點,我是有睜大的,我被驚醒:「可以問。」

 

這時矮小的人過來:「白滇小姐,請跟我過來換衣服。」

……我真的不想穿老伯伯的衣服……我問:「款式有?」

他愣了愣:「呃……請問你是不是在問有什麼款式可以選?」

我點頭。

 

矮小的人鬆了一口氣,然後回:「有很多,因為有些獵人會遺留他們的衣服在船上但又不拿回。」

我點頭明白,然後轉過頭跟酷拉皮卡說:「等會見。」

 

酷拉皮卡苦笑,有點擔心的問:「那個……雷歐力會有事嗎?」

我歪頭回答他:「相信他的口,很強,沒事。」

酷拉皮卡整個臉都是問號,他向我確認:「雖然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總之他會沒事,對嗎?」

我點頭,他也鬆了一口氣。

 

於是,我便跟著矮小的人到老伯伯的房間,他領我到一個十分巨型的衣櫃。他打開衣櫃,內裡分為五個部份,其中一個一看便知是老伯伯,所以無視它。

他輕咳兩聲:「衣櫃的這一處……放的都是某位獵會幹事不要的衣服,然後這一處是放她遺忘了帶回的衣服,還有這一處是她買的手信,最後這兒的是其他獵人忘記的衣服。」

「很多。」我讚嘆。

矮小的人笑說:「請你慢慢選,我在門外等你。」

 

怎選……而且也不能慢,因為很快便要到山頂。但……左上角的也可以無視,那堆是什麼,完全是晚裝和洋服。那右上方……校服?忍者服?還有和服、水手服、女僕裝和陰陽師的裝束………這不是手信嗎?這完全是cosplay……我很懷疑買這堆東西做手信的笨蛋腦子是長成怎樣。

 

右下……是襯衫……但全是大碼和加大碼,果然獵人都很強壯。最後一個……我拿起兩三件便放下並關上櫃門。無視掉它們,怎看都是把人埋入地裡才會令衣服變出這詭異和近乎排O物的顏色。

 

那我可以選的……只有那一堆……

 

我只好把手伸入去,隨手選了一件方便活動的衣服。我穿了後走出去,船也到了光頭山,然後走到雷歐力附近。

雖然雷歐力怨恨的瞪著我,但反正他沒事,我也不需要操心。

女考官則在為我們講解等一會要做的事情,「現在開始第三關。第三關的題目是水煮蛋。」

但她要的不是普通的蛋,而是葡萄蛛的蛋,是長在而且她應老伯伯的要求而做試範。

 

接著我們便模仿她那樣跳下崖。

說起來還真容易,只不過居然被我看到那個胖叔在使詐……居然搶了小傑的蛋……令我有點想一腳把他踹下去的想法。

所以我在等蛋熟的期間一直盯著他,令他渾身發毛,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