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之前的種種因由,所以有了現下這個奇妙的飯局。一家三口共享天倫的一餐……不不不,全錯,應該是三個牛頭不對馬嘴的人,坐在一起認便宜女兒和便宜父母的一餐。

 

我貌似專注的看著臉前的兒童餐,但其實我的眼角有時卻偷瞄那位被稱為金的男人。但很奇怪,我也只是偷偷轉動眼睛看了他一秒,他就能立即察覺並轉頭向著我笑。

……於是我還是繼續低下頭看我的兒道餐。

 

閒扯了一會後,迪斯問我「小白,你覺得他怎樣?」

我看了看金,然後回「大叔。」而且還是一個髒亂的大叔,他那鬍子是怎麼一回事,目測大約有兩星期沒打理過。

「大叔?」迪斯瞇眼重新打量金「混帳金,不是叫你整理好儀容才再來嗎?」

金尷尬的搔搔頭「飛船遲了,我又不想令她失望,所以便匆匆趕過來。」然後溫柔的對我笑……我還是專心一點吃飯比較好,感覺超級奇怪,明明只是剛見面,為何會對我露出這種笑容?

 

……第一次有人這麼溫柔的對我笑……我不習慣這感覺,像是身體不是自己,僵住了。

 

迪斯嘟嘴嚷:「啊,你偏心!約我就經常遲到,有時甚至還會爽約,你這個負心漢!小白,你也幫我說句話教訓這個混帳!」

金對著迪斯,只無奈的笑「喂喂,你別壞小朋友。你叫白滇對吧?我可以叫你小白嗎?」

 

……我要怎去回應他呢……很緊張,而且覺得臉有點熱,但我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接著他的大手放在我頭上,溫柔的摸了摸「嗯,我叫金.富力士,你可以叫我金。」

真是一個爽朗的大叔,他的手還很大很暖,我怯怯的問「不用叫父親?」

迪斯單手托頭,笑著對我說「這種事,隨心就可以,反正也只是一個頭銜,況且你現在你也叫不出口,不是嗎?」

 

我狐疑的看著迪斯,難道她有窺心術?明明平時很笨,但為何她總是會察覺到我心裡的感覺?我應該沒表現過出來。

金接著她的話說「小斯說得對,我們才剛認識,沒理由迫你喊我們父母。而且這個做法的主次的目的是為了造一個身份給你,所以你就不要太介意稱呼這些東西。」

說錯!是這兩個人都有窺心術。而被說中心事的我,現在只可繼續低頭進食。

 

迪斯看著我的動作,高興的笑了笑,然後轉頭對金說「金金,快點吃完,我要幫你重新打扮。」

「欸!不太好吧……」金垮下臉看著迪斯,希望她收回說話。

可惜,迪斯抬起下巴看著他「哼,我說一就一,二就二,所以你的反對無效!」

嘆了一口氣,金無奈的搔搔頭「唉……好吧,怕了你。」

那個叫金的人完全被迪斯弄得非常無奈,想想也是,她太强勢了,但不討厭。

 

迪斯燦爛的笑「哈哈,知道就好,你也想讓小白看到你帥氣的一臉吧。」然後轉過臉看著我。

我疑惑的看著金……帥氣?據說,迪斯看事的審美眼光是異於常人,所以不能相信。所以我決定忽視。

「嗯,為了她,好吧,就聽你一次。」金最後答應這個要求。

「小白~你聽到沒,你為了你而整理這不修邊幅的外表~真羡慕呢~」迪斯高興的說。

但我只呆滯的看著他們兩個,我的手在微微顫抖。現在她的目光更呆滯,像是透過金和迪斯去回想某個遙遠的存在。

 

為了我?為了剛剛才認識的我?

 

好吧,迪斯算是認識了幾個月了。但……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為了一個多餘的我……我不能給他們任何回報,我跟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在今天之前,跟金根本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我想起很久的以前。

曾經,我也只是想要跟他們吃一頓飯,三個人,坐在一起吃一頓飯。打我罵我也不重要、即使我們不是真正的一家人也不重要,我只是想要可以三個人坐在一起吃一頓飯,這就足夠了……真的,這樣的話,我已很滿足。

 

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看著面前的人的互動,我的心很痛,我的眼很熱……為什麼要讓我去遇上?為什麼現在才讓我遇上他們?為什麼他們要對我這麼好,我們半點血緣也沒有。不是嗎?

我曾經期望過、我曾經的、期待的、用盡力的這樣盼望過,我還非常勤力的每天都向天祈求……為的,只是希望他們正眼的看過我一眼。一眼也好、一秒也好,但也至少真的看著我、看過我……但為什麼呢……為什麼會這麼不公平……我的努力完全白費……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因為這世界沒有神,所以你即使每天都向天祈禱也沒用啊。』小滴的話在耳邊響起……那小滴,我可以向誰求助?

『這個世界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團長大人好像曾這樣說過。

『去學迪斯吧,她是活生生的例子。』例子?俠客你說的例子是什麼……

『記得呀,不要太過相信人,即使是我,你也不要完全相信。』我看著師傅-迪斯,那我可以相信現在眼前的一切嗎?還是眼前的幸福全都是假的?

 

 

 

同座的人,都是神經敏感的人,他們當然也感到白滇的情緒波動,即使她沒有表情。金看著迪斯,迪斯看著金,她聳聳肩並用口形說「我不會安慰人,你來。」。

金看著白滇,然後抱起她。

白滇這時才回過神,金揚起一個令人安心的笑容「在想什麼?」

被打斷思緒的白滇回過神,然後立即搖頭。

金拍了拍她的頭說「那吃飯吧,看看你這麼瘦,該不會迪斯沒給你吃飯吧?」

 

迪斯用手上的叉子指著金說「金金,你真失禮,我有煮泡麵吃的。」

金非常不安的看著白滇,擔憂的問「………小白,要我幫你找個更好的監護人嗎?居然只煮泡麵這種沒營養的東西給小孩吃。」

白滇搖搖頭「我會自己煮。」

 

聞言,金燦爛的笑,讚揚的說「啊,這樣呀,小白真厲害,這麼小就會照顧自己。不會像某個人要經常要人擔心。」

白滇看著金,然後臉有點紅的低下頭。

迪斯賤賤的笑「哼,讓我發揮我的母性本能。小白,過來坐我大腿,我用我滿滿的愛來餵你吃~」

白滇看著對自己拋媚眼的迪斯,她有點厭惡的搖了搖頭「……不用,我會吃。」

不過迪斯沒有灰心,她笑咪咪的說「不用害羞的~我是你母親,我會照顧你的~」

 

但白滇依然不領她的情,繼續坐在金的大腿上吃東西。

金看了看她們,笑說「小斯,你就別作弄她。」

「什麼作弄,說得真難聽。呀~我知了~你在吃醋,對不對。不用吃醋,我也餵你,來來,張開嘴,呀-」然後迪斯真的夾起一些飯菜到金的面前。

金的臉立即漲紅,他小聲吼迪斯「別玩!」

 

「你在害羞什麼,以我倆的關係,這已是最低的程度的事。還是……你想我幫你換衣服,親愛的~」迪斯自然再拋一個媚眼給金。

金立即快速的搖頭「別別別別胡說八道!」

迪斯也明白見好就收的原理,她滿意的笑並看著白滇「小白,記得,將來選男人要選這種,欺負起來很有滿足感。」

金兇惡的看著迪斯「別教壞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