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仍然持續,現場仍是一號提出要求然後半强迫的要二號接受,完全沒有我能插話的地方。不過拜他們的對話所賜,我很快便記住他們的名字。

本來有想過要打住他們的對話,但我又覺得不妥當,於是我走去廚房,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衣服是濕的。

有點麻煩……

 

當想要怎樣迅速弄乾衣服時,我的身體自己動起來,一個熟識的暖流由體內湧出,慢慢包圍著身體,而且還感到全身充滿力量。

我懂得它,我知道要怎樣運用它,因為它是我用了很長的時間才能弄到手的東西。

 

雖然不能把衣服弄乾,但我感到十分安心,也有閒餘來觀察這房子。

大概是因為沒錢買東西,房子的擺設算是整潔,沒多餘的雜物。來到廚房,食材不多,常用的碗筷有四組,但這兒卻不像住了四個人,因為這兒地方真的很小,住兩個人已很勉強。

 

「哎呀,你是病人,怎麼亂走?快躺回去休息吧。」一號皮耶多走到我身後。

我淡淡的轉頭,然後指著那個火爐,我知道這東西!我記得這個。

他看著我指的方向回:「嗯?你餓了?」

我搖搖頭。

「呃……」他尷尬的搔搔臉,像是不知說什麼。

 

二號雷歐力說:「皮耶多,她失憶了,可能她只是單純好奇那是什麼和怎樣用。」

不是,我才不會不知那是什麼,那是用來煮食的工具,我閃過的畫面中,我是每天都在它附近煮食物。

「啊,對啊,雷歐力你真聰明。」

 

……

我再次無言的看著這兩個人。

但皮耶多沒發現我的無奈,他十分相信雷歐力的推測並自動的介紹廚房。經過他婆媽的介紹後,我也明白為什麼有四組碗筷。在這兒只有皮耶多一個人住,但他有三個朋友會來這兒吃飯,原因是買四人的食材比買一人的平宜,而且伙食費也可以平分。

 

在他停下介紹後,我終於可以說:「去逛一逛。」

「欸?」他歪著頭看我。

看著他的反應,我頭痛的再說:「我想出去。」

他敲手:「啊啊,明白了,你跟著我,我帶你去認識這兒。」

我搖搖頭:「自己來。」

 

他驚訝的看著我:「咦?但是……但是……」

我堅持的說:「我可以。」

我不想有一個礙手礙腳的人跟著我,看他的身手,即使用一天也逛不完這兒。所以我說完後便轉身出離開這個小屋子。

 

「呃……走了……」

「嘖,原來是一個囂張的小鬼,連多謝也不會說。」

咳……

其實我還在門外,而且更是聽得一清二楚。不過我居然忘了說多謝嗎?真糟糕,要找東西做賠禮。

 

在踏出門的瞬間我聽見鳥聲,我反射性的看向來源:「食物……」

用這些多肉的大型動物做賠禮吧,剛剛聽到他們沒什麼錢,為了節省伙食費還幾個人一起分擔,決定用這個了。

 

我緊追著那隻大鳥跑到一座山,從泥地上看出這兒還有很多大型動物。

跳上一顆高大的杉樹,從這兒眺望還可以清楚看見整個鎮的境觀,全都是由白色的屋子堆砌而成,風吹過來時還帶有點鹹味。

這兒很漂亮……不過……太漂亮太整潔了……我不認識這裡。

我不屬於這個地方,這兒的一切一切對我來說過於十分陌生。

 

「唉……」嘆一口氣後我繼續找肉。

這座山真大,繞過幾條小路還找不到我想要的肉,倒是肉沒多少但有著利牙的小動物卻有一堆。

直接用氣再把一隻嚇走後我忍不住說:「礙事。」

我想找的是有肉的動物,魔獸也好,但這些臉尖手細,乾瘦如柴的小動物,一看便知沒肉。

 

忽然我聽到一聲“咕咕嚕”。

這好像是豬的叫聲,太好了,終於找到肉。

我一邊順著聲音走一邊轉動手臂和肩膀,最後在撥開面前的草後我看到牠,牠正站在我面前幾公分吃東西。

在我正想揮手上的東西之際,我才發現:「咦……手上……沒東西?」

奇怪……應該會有一個武器?武器呢?

 

「嚎!!」面前的野豬大叫並快速的衝過來。

「嘖,我在想事情,給我安分些。」往後跳了好幾步,在野豬快要撞上我前我打出一拳,這拳直接擊中野豬的額頭令牠失去知覺。

「死吧。」用氣纏上我的手,一個手刀劈下把這頭野豬解決掉。

 

****

“叩叩”我禮貌性的叩門。

「誰呀?……嘩!」二號出來開門,但門才開到一半他便大叫一聲並關上門。

「雷歐力,怎麼了?」聽語氣應該是一號,問得真好,我也想知二號怎麼了。

「野…野…有頭野豬在門外!」二號慌張的回。

一號聽完也很驚訝的大叫:「什麼!!但……為什麼會有野豬?」

 

咳,其實是我給你們的謝禮,但想不到黑髮的人只看到我頭上的野豬,看不到我,怎麼辦呢?

唔……想不通,乾脆再叩個門。

“叩叩叩。叩叩叩。”我叩出很有節奏感的叩門聲,你們快點出來吧。

「叩門聲?野豬應該不會叩門吧?」

他們對望一眼,再次緩緩的打開門隙,然後他們終於看到我。

 

二號鬆一口氣後打開門:「什麼,原來是你。那頭野豬是?」

我指了指頭上的野豬:「謝禮。」

他嘴角抽了抽:「………你在那兒找頭野豬回來?」

我指著一座山說:「那兒,這豬我放了血,你們可以吃。」

 

二號沈默了一會後大喊:「你笨呀!你居然一個人跑上去那座山!你知不知道那兒很多兇猛的動物。」

我放下豬摀著耳朵。二號,我站在你前面,你不用說這麼大聲我也聽到。

而且哪有什麼兇猛的動物?真的有嗎?怎麼我完全看不到?是我太幸運了?

 

一號緊張的看著我:「你知道你的行為有多危險嗎!要是你受傷要怎麼辦!」

「……」我就是知道我不會受傷,而且只是一頭野豬,即使我只用了一根手指也可以。

二號緊接著一號說出一篇長篇大論的廢話,內容是我只是幸運居然沒事,如果再受傷,他們可不管我,因為他們沒有閒錢。

 

「總之以後不許做危險的事,知道嗎?」

我頭痛的回:「是……」

還以為把野豬送給他們,他們會高興的接過,為什麼會變成要我在這兒聽他們訓話一輪?

特別是二號雷歐力,他超級的聒噪,現在我腦內全是他的聲音。

 

「喂喂,你找到想住的地方了嗎?」皮耶多問我。

我無奈的看著他後搖搖頭,哪會這麼快找到地方,而且前提是我身上沒錢。

他開心的笑:「那要不要住我這兒?我是一個人住呢。」

「不要。」我想也不想便回。

 

他非常失望的問:「咦……為什麼……你不是沒地方睡嗎?」

「睡公園。」別開玩笑,我才不要和聒噪的人一起住。

他哀怨的看著我:「一個女生睡公園不好吧。」

不過這招對我沒用,再哀怨的我也看過,我淡淡的回:「沒什麼。」

「怎會……唉。」

 

「喂喂,你逛了這個鎮後有沒有想起什麼?還有這頭野豬要怎弄!太大了!」雷歐力問。

我瞟了他一眼,巧妙的奪過他手上的刀和豬,開始把野豬肢解。

他先是愣了愣然後好奇的看:「啊,你會料理,比想像中有用。」

橫了他一眼,我繼續肢解。

 

「喂喂,有需要瞪我嗎?我只不過說了一句。」雷歐力不悅的盯著我。

「沒有瞪你。」我開始不想理他了,他真的很多話。

「難道你是天生眼神兇嗎?欸?根本沒……」

「或許吧。」

「欸?」

我沒有再多說什麼,總之把豬都肢解後便把刀還給他。

 

一號皮耶多拍拍二號:「雷歐力,幫我說服……對了,她還沒有名字呢。」

「叫她喂喂就好。」二號環起手不悅的道。

「這不好吧……」

是非常的不好,我扭頭,眼也不眨的看著二號,他不給我一個好名字我就這樣看他。

 

他似乎被我看到毛了,他垮下臉:「好了,怕了你們。」

「哈,你想到了?」一號笑問。

二號無力的點點頭:「嗯,叫『雲玄』。」

一號抬頭看著窗外:「雲玄?好像不錯呢,她的頭髮就像白雲般的雪白。」

雖然覺得有哪邊怪怪的,不過算了,比叫喂喂好多了。

 

「雷歐力,幫我說服雲玄住下來。」

我再聲明:「不住。」

「呃……」

 

最後經過他們半天的遊說,我一個字也不回的情況下,皮耶多終於放棄了,但條件是不能睡公園。雷歐力聽到皮耶多妥協後也鬆一口氣,然後他很快的說他知道有一個地方請人並提供住宿。

 

就這樣,我開始在這兒短暫停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