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上說-牽手、親吻對方、一起嬉戲、玩樂,這都是友好的表現,想加深關係,就必須常常做、日日做,最佳的是每晚都做。換穿對方衣服是早上必定會發生,有時玩一下醫生護士遊戲更勝每天都和對方一起。

穿布偶裝給對方一個驚喜也是個不錯的活動,同時邀請對方跳舞、一起做飯更是溫馨。

 

「……」神田緊皺眉目,這書的內容的確是無傷大雅,但他總覺得很奇怪。

 

「神田,你在看什麼?」亞連在旁忍不住問。

神田不耐煩地回:「欸,不就是書。」

亞連看了書一眼又盯著神田的臉說:「但你看到青筋都爆出來,而且眼角都變成倒三角,十足一副惡鬼樣。這本到底是什麼書?」

「誰知道!是拉比更塞過來的!」

 

「誒?既然你不想看就還給拉比吧。」

神田想讚成之際又想起拉比把書塞給他時的樣子,他當時一臉認真,而且還用嚴肅的語氣、正經的表情,滿臉凝重地問:「神田,你跟亞連的關係怎麼還是毫無進展。你們一起經歷過這麼多風風雨雨,而且還共同作戰和抗敵,為什麼還是這個樣。」

 

然後他輕咳兩下,從衣服內掏出一本書:「給你這個,看完後你和他就可以…」然後他對神田比出大拇指,留下一句:「記得到時請我吃紅豆飯。」便匆匆走了,連想拒絕他這本書的時間也不給。

 

回想完畢後,神田一臉憤然地說:「錯過時間!那個可惡的臭眼罩!」

亞連苦笑又好奇地問:「這本是說什麼?」

神田晃了晃書:「與戰鬥無關的事。這麼說來…喂,荳芽菜。」

 

「我叫亞連!」

「牽手、親吻對方、一起嬉戲、玩樂,這都是友好的表現嗎?」

亞連歪頭看著神田:「恩,是呀。」

神田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真的有人做!」

 

「這不是很正常嗎?以前我和馬拿都是這樣。」亞連想起馬拿,立即展露一個暖洋洋的笑容。

神田盯著他看,心裡有點不悅,他厲聲問:「你們常常做?」

但亞連還在沈醉於回憶中,完全感受不到對方的不悅,他笑回:「恩,常常做。我踩球和玩高蹺做得好,他還會摸我的頭。」

「很開心嗎?」神田的身邊開始散發著濃濃的黑色氣氛,大有想把死去的人挖出來再把它送回地獄。

亞連笑:「呀!這麼說來我和他還常常穿一模一樣的衣服做表現,有時還穿布偶裝派馬戲團的傳單,那時真的很開心。」

 

神田立即想起書上的內容:「穿布偶裝……那你們有一起做飯和和跳舞嗎?」

「有呀。」

亞連快速又愉悅的回答更進一步令神田黑化,不過他本人毫無自覺,還傻傻地笑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