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後的世界(?)
時代:綱吉正在讀大學

白蘭很無聊,小正在做研究,綱吉被他家的痴漢團調戲中
沒有好玩的事情,所以白蘭決定自己溜上街露鳥
白蘭溜著溜著,突然拾到一張宣傳單張!!白蘭雙眼發光,看著傳單上的棉花糖樂園,可是白蘭找不到路
**********************

但他從不在意這點小事。
「似乎很有趣♪。」他笑看著這傳單。
找不到路不要緊,只是有人代替他找到路就好,而且只需要記得去那人房的路。

他走到綱吉的房子附近,把宣傳單張摺成一隻紙飛機,然後輕輕把它送出去。紙飛機緩緩的飛,正要撞到石牆之際,一陣風吹過,把紙機的方向改變,跌跌撞撞的在綱吉房間的陽台降落。

在房間內,綱吉正被耍得團團轉。
綱吉頭痛的說:「藍波!不要在房間拿槍出來!獄寺!快把槍和炸藥都收起來!」
可惜大家仍然一如故往,只能說綱吉平時太縱容他們。

「唉……」對房內的人行為充滿無奈,但勸阻亦無用,頭痛之餘,他只好認命的走出陽台休息一會。雖然他是彭哥列之首,所有人都要聽他的話,無奈事實和真相永遠也有出入。

沒錯,所有人都必需要聽他的話,但!那只限於工作和關於彭哥列的事情上!
若是平時,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胡鬧和亂七八糟,完全令旁人頭痛。不過不排除這是綱吉的希望,綱吉他一直強調和他們是朋友,所以這樣的相處或許是最好。
在彭哥列裡只有暗殺部隊瓦利亞真的令他頭痛,他們還在城堡門口插著『不承認這一代首領』的旗了,除了苦笑還是苦笑,在意改變不到什麼,所以就乾脆保持這樣的相處下去。

綱吉依著直覺走到陽台,深呼吸後他笑:「今天的天氣真好呢,好想出外走一走。」
在轉身準備回屋裡時,他發現地上有一個紙飛機:「怎麼有紙飛機?」

他想伸手撿之際,一個黑色的影子掠過並拿走紙飛機:「哈哈哈哈,現在這個是我的,你想要便快點過來搶。」
「……」綱吉內心腹誹:根本沒人想搶。「藍波,你的功課好像還沒做完……」

“碰”一下清脆的敲頭聲,連接著的是某人的吼叫。
「蠢牛!不要拿十代首領的東西!」獄寺一開門便踩住藍波,然後從他手上搶過紙飛機,恭敬的躬起身遞給綱吉:「十代首領,還給你。」
「啊……謝謝你,獄寺。」綱吉汗顏的接過紙飛機。
不得不說,獄寺在成年後變得更帥氣但還是一個阿綱控。

藍波雖然被踩住但不代表他不能說話,他一邊掙扎一邊大喊:「你這個臭章魚頭!快放開我!信不信我把你撞飛!」
「欸!誰是章魚頭!看來要好好教訓你!」在這一吼後,獄寺剛剛帥氣的形象又變得盪然無存。
藍波已不是以前毫無還擊能力的孩童而是有一百五十高度的死小孩,他立即不服輸的回嗆獄寺:「哼!我才不怕你,你被電到燒焦後不要哭。」

獄寺手上的青筋顯露:「十代首領不要阻止我,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育藍波!單靠風太一人是教不到這蠢牛。」
若是在平時,綱吉一定是第一個出聲制止他們內訌打架的人,但此時此刻,他反常地在看紙飛機上的字,而且十分專注。
兩個正在吵架的小鬼看到綱吉沒理會他們便一致跑到綱吉身旁八卦一番。

「彭哥列,你在看什麼?」藍波好奇的伸出頭。
獄寺道:「蠢牛,你看不到紙上的字嗎?這兒寫著『棉花糖樂園』嗎。」
聽到樂園這兩個字,藍波雙眼完全放光,連獄寺叫他蠢牛也可以無視,他開心的道:「棉花糖樂園?好像好好吃!彭哥列,去吧去吧去吧。」

看著童心未泯藍波,綱吉笑了笑晃晃紙:「但跟本不知道怎樣去,要不要去找山本問?」
獄寺一聽到情敵的名字,立即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忽然他眼角瞥到對他有利的東西,他指指後面:「首領,背面有地圖。」
「既然有地圖,那我們去看看吧,我也很久都沒去過這一類的地方呢。」綱吉笑了笑。
「「不是有黑手黨樂園嗎?」」獄寺和藍波一起反問。
「……」那根本不是正常遊樂場好不好,綱吉心裡無聲的吐糟著。

既然決定要去,三人便立即動身,而在出門時剛好碰到鄰居,綱吉立即上前打招呼:「正一君,很久不見。」
正一點點頭:「綱吉君,很久不見了,你們還真是一樣的熱鬧。」
綱吉搔搔臉微笑:「哈哈,我們剛好要找東西。對了,你出門是要去哪兒嗎?」
正一搖了搖頭嘆一口氣:「我只不過是想去附近逛一逛,最近有一個研究碰到瓶頸,我已好苦惱,但那個令人頭痛的人又不停打電話來。呀……一想到這,我的胃又開始痛。」

大家同情的看著正一,大家都知道他到底是在暗示誰。

綱吉走過去摸摸他的頭並加以安慰:「別這麼苦惱,他沒有惡意,而且他十分體諒和重視你,起碼白蘭他沒有兩三天便強迫性的找你玩一堆沒有遊戲。」
正一嚴肅的看著綱吉,托一托眼鏡然後非常認真地說:「要是我被他這樣滋擾,我一定立即跟他斷交。你的包容性真的很強大呢,綱吉君。」
綱吉微笑搖頭:「不是什麼包容性,他只是想找朋友玩,所以若有時間陪他一會也無妨。」

他說完這句後,所有人都用佩服萬分的樣子看著這個毫無自覺的綱吉。

「對了正一,你見過這個樂園嗎?」綱吉把剛收到的傳單遞給正一看。
「棉花糖樂園?沒聽過。」正一搖頭。
「你要跟我們一起嗎找?可以輕鬆一下。」綱吉天然地笑著建議。
正一抬頭想了想:「也好,反正我也是出來休息。」

四人依著地圖的指示慢慢走著走著,拐了幾個彎後周遭忽然起霧,而且霧還逐漸變濃,但這一行四人沒停下腳步,只是其中三人手上已緊握自己的武器,鬆散的神情稍微繃緊。
「首領。」
「獄寺,再等一下。」
「是。」
綱吉並用眼神示意獄寺和藍波二人照顧沒戰鬥能力的入江正一。

霧很濃,然而前進的道路卻清晰可見,沒有一絲模糊,由出口還可見霧像是被命令一般站在自己的崗位一動也一動。雖然不知這霧的盡頭是不是陷阱,但後退卻更危險,所以大家都硬著頭皮行到路的末端。

「嘩嘩~很久沒人來這兒了,你們是怎樣來的?為什麼在踩進棉花糖迷宮後沒有迷失?」
一個外表約十歲的小男孩一邊黏著棒棒糖,一邊朝綱吉他們走近。

綱吉愣了愣:「呃……棉花糖?你是指那些霧嗎?我們是沿著少霧的地方前進,然後就來到這兒。」
「那些不是霧,是棉花糖啊,大哥哥。」小男孩老成地用捧捧糖指著綱吉回。
「是,抱歉。」
「嗯嗯,看你樣子挺老實又誠實的道歉,我就大方讓你們進入我的樂園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