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問小滴,她剛剛的話說得太小聲,我只聽到一小部份,而且也不懂她話裡的含意。

小滴眨了眨眼,然後高興的笑:「沒有。」

「但我……」我無助的看著她,然後用腦電波說 “我不小心殺了他們,以前是被命令,但現在居然不小心殺了人。”

「殺掉是沒問題,否則他們會攻擊我,所以你做得很好。」小滴點頭讚我。

“但……不是說不可以亂殺人嗎?”我不解……

「唔…」她抬頭思考,十分苦惱地向我解釋:「小白,你要記得這兒是流星街喔,如果別人攻擊你你不反擊的話,你會被殺掉呀。」

 

我不明白,以前不停有人叫我做乖孩子,不能把麻煩帶給別人,不能做壞事。殺人是壞事吧?會被討厭吧?所以是不應該做的吧?但為什麼小滴卻讚我?

 

雖然不明白原因還有分別,但對現的我來說只要小滴不討厭我就可以、只要不會令小滴苦惱便可以,只要小滴笑就可以。

小滴忽然拉起我的手:「走吧,再不走便又有人出現,他們會攻擊我。我只是搶了他們的錢,他們居然追到現在,真是呀,明明是他們自己弱,沒能力保護自己的東西。」

 

我看了看周圍,的確還有人在注視著我們,他們全都想攻擊小滴?若是這樣的話,我便要保護小滴。

我回握著她:「放心,我會保護你,我不會讓人傷害你。」

她看了看我,她笑:「那也要你比我強才可以,你現在連念都不會呢。」

「我去學,為了保護你。」我認真的跟她說。

 

然後我又回想起,我以前曾經每一天都對著那人說:「我會做你的騎士,我會變強來保護你。」

然後『她』,曾經是我公主的『她』就會漾起一個非常漂亮的笑容:「呵呵,是嗎?我失去了王子卻得到一個小騎士嗎?還不錯呢。」

可惜,現在那人有新的騎士,他們討厭我,他們覺得我很礙眼,他們最後把我送了給別人。

但這次,為了不再被拋棄,所以我要比上次更努力,要比任何騎士都強,絕對要保護到小滴。

 

「…………小白,」她怪異的看著我,但又沒把話說出來。

「嗯?」我問。

她停頓了一會後說:「幸好你不是男生……否則你一定會被吃掉。」

「人肉不好吃。」我很直接的回。

我記得,在那時,那些研究人員為了令我們動手殺人,所以什麼事也有做,其中一項就餓我們幾天,在我們面前煮人肉。很難吃的肉,很臭。

 

她敲了我一下:「我說的吃掉不是指進食。」

「不是?」我好奇了,除了進食,還有其他意思嗎?

小滴樣子很無奈,她沒有回答我的疑問,她只是說:「…………若沒人看著你,你絕對會被吃得一乾二淨也不知道。」

我歪頭看著她,我不明白,人肉都不好吃。所以我只是說:「我不會被吃,我會打跑那些人。」

她嘆了一口氣:「算了,先回去,明天再找之前住的地方。」

 

晚上,師傅來了,她看到我,她還是平時的笑,但我總覺得有股冷冷的感覺,沒有平時的溫度。她開口問:「小白,怎麼眼睛紅了?」

「紅?」我看了看牆上的玻璃碎片,沒有,還是樹葉的顏色。

我疑惑的看著她 “你別亂說,才沒有紅,都是葉子的顏色。”

她笑看著我問:「那叫綠色。還是記不住嗎?要加功課嗎~」

我立即搖搖頭,又再點點頭,代表我會記住,不要加功課呀。

 

她拍拍我的頭:「先去洗澡,你全身都是血呢,到底是誰陪你玩得這麼激~」

我點頭,看著小滴:「一起?」

師傅突然說:「你一個人洗,你看看,小滴都沒有髒,不用去洗澡。」

我看了看她,然後看了看自己。的確呢,我整個衣服也有血,小滴沒有,所以不用洗。

我點點頭,然後便跑向浴室。

 

******

在小白離開後,迪斯直接地問小滴:「她哭了,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嗎?」

小滴搖頭:「她找到我時已哭了。」

迪斯再問:「那她有說什麼嗎?」

小滴想了一想便說:「她說有鬼,吃小孩子的鬼。」

 

「鬼?」迪斯看了周圍一眼,然後指著芬克斯罵:「一定是你的樣子太兇,所以嚇倒小白!你給我去整容!」

周圍的人看了看芬克斯的樣子,然後明暸的點頭,接著便繼續做他們正在做的事,但耳朵是打開著。

芬克斯吼:「欸欸!你這傢伙在說什麼!欸,是像,窩金和信長的樣子比我兇才對!」

迪斯哼了聲:「哼,總之就是你嚇倒小白,你給我去整容!」

芬克斯用力反吼:「為啥你要認定是我!不能說其他物品嗎!而且我今天才剛看見她!嚇屁!」

 

迪斯愣了一會,然後轉向飛坦:「那就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在打戲機時的畫面嚇倒她!」

飛坦撇了迪斯一眼,淡淡的說:「她一來到便找小滴,看什麼?你不要發瘋了。」

迪斯不悅的拍桌:「那是因為令女性哭泣的人是最可恥!最不能原諒!」

「小斯,你太囂張了,只是小小的哭。」俠客笑著說,但手心卻在冒汗,他剛剛終於想起另一件事,迪斯是一位女性主義者。而他是幫兇……所以他現在決定要努力令迪斯冷靜。

 

可惜,沒人體諒俠客的苦,飛坦和芬克斯異口同聲的說:「無聊。」

飛坦更說:「只不過是哭。」

「啊?無聊?你們居然說令女孩子哭泣是無聊的事!」迪斯挑眉,然後她手一揚:「那你們來體驗一下吧。」

「糟!快阻止她!」俠客緊張的大喊。

 

這一喊,立即有人衝上去。

 

但,已太遲,迪斯借由她的鞭子把自己升起,吊上半空,她賤笑:「來吧各位,在飯前好好享受一下我為你們而設的『神經衰弱』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