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即我稱她為「師傅」的人,她很多說話,而且很多都是說完便忘記,有時她連有沒有吃飯都會忘記,更甚的是她可以忘記自己經洗了澡,然後再多洗一次。小滴教會我一個新的詞語『脫線』來形容她。

 

而我,白滇,她都叫我小白,我在沒多久前開口請求她,這個脫線的人教我變強。

其實剛開始時有點擔憂,因為她真的很脫線,她對一些應該要知道的事卻不知道。例如不能把雞蛋放進微波爐,否則會爆炸。但她居然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雞蛋放進去,被這麼白痴的理由弄壞的微波爐在我住來後已有七個(但有時我覺得她是故意)。

 

這也算了,我可以當她是電子白痴(雖然不明白她為何會用電腦),但哪會有人不知道受傷就要包紮、流血便要止血,但她居然沒有,她好像沒有這方面的常識,但其它很深奧的東西她卻會一二……除了無奈,也只有無奈

 

而最扯的事是,會被人用甜點拐去……這是我和她相處幾個月後親眼看見。蛋糕……一片巧克力蛋糕……那刻我真的有後悔叫她做師傅。不過這也不是最過份,最過份的是她的無賴行為。

 

「小白~」她喊我……又來了……真不想理她。

我走過去,去到相隔十步的距離後便停下,本來想相隔十步,她不會對我毛手毛腳。

可惜,我又小看她。

 

明明她手上沒有拿著鞭子,我肯定在三秒之前都是沒有。但當我停下後,一條白色的鞭子便突然出現,而且還環住我腰……接著,我被捲去她的身邊。

她抱著我,不停的用臉蹭磨我。在以前,我本來是用扮機械的方式應對,但對著她完全不管用。她居然……她居然可以抱著我一天,還一邊抱,一邊說我的表情真有趣。我很肯定我由頭到尾,連眉頭也沒皺半個,眼睛也沒睜大半分!她是眼睛掉窗的怪人!

 

這些還不止!若我完全不動,她則連上廁所也抱著我。幾次後,我終於忍不住,在廁所門前很努力的掙扎脫離她的魔掌。她還做出一面可惜的樣子,但嘴角則是向上翹起,真不明她在做什麼,好像是故意氣我似的。後來藍色跟我說,這種行為叫『欠扁』或『欠揍』。

 

所以,以後每當她對我毛手毛腳,我便很自然的掙扎。但她這次居然用鞭子,卑鄙無恥!

她在我臉上蹭了好幾下,她笑說:「果然是小孩子的皮膚最滑最柔軟。」

我感到我頭上降下一排黑線。

她笑了兩聲:「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在我下次甜甜的叫你時,你應該要擺好『架式』,準備隨時攻擊嗎?怎麼又忘了?所以你要罰被我抱一會,下次要記得啊~」

我點點頭,我下次絕對會記得,為了不被你毛手毛腳。

 

半個小時後,她放開我,並叫我繼續努力幫她把資料分類。因為她說要照顧我,所以帶我回她工作的地方並叫我幫忙。我主要要過去幫她運送文件,其次是幫她把一些資料分類,雖然我不想看到這堆像蟲一般的文字,但我還是會乖乖的去做。開玩笑!我寧願對著這堆東西都不想被她當洋娃娃抱,依旅團的人的說法,若迪斯不是女的,我絕對可以告她非禮和性騷擾。

 

我努力的辨認紙上的文字,將它們分類,然後再把它們送到負責人的手上。

不得不說,迪斯她在工作上真的是無比的認真,不把工作做完就絕不回家,令我也開始跟著她在她工作的地方工作和睡覺。明明她在假日很會睡,睡到黃昏也不起來,但如果有工作,她就會分毫不差的起床……狐狸,不,是俠客教我,這就是『雙面人』。

 

「小白真乖,居然幫我們做分類,我愛你。」其中一位大哥哥,好像叫威已收到後很高興的喊。

………我點點頭,面無表情的去到下一個位。

 

「小白,謝謝你,我很感動,我愛你~」下一位大姐姐收到後又很高興的喊。

………我再點點頭,然後繼續面無表情的做分送。

 

接下來,我不停聽到他們的感謝和『我愛你』……

這……這不是告白的字嗎?還是一直以來都是我誤解了?我每送一個都會聽到這三個字,而且說的人還含情脈脈的看著我,害我除了點頭外都不知可以做什麼反應給他們。

 

好了,現在到最後一份,也是最厚的一份,我艱辛的嚥下口水,努力的行過去。那個地方有三台電腦在前方,敲打鍵盤的聲音完全沒停過,如果一般人看過去,可能只會看到手的殘影,坐在位子上的那人和平時戲笑的表情不同,一面嚴肅的坐著,眼神凌厲的看著電腦,樣子十分認真。

 

那人正是由我認識開始從沒認真過的迪斯,看到她這個表情,我剛開始是大嚇了一大跳。據說那時我的臉是做出了吃驚的表情,而且險些連眼睛都凸了出來,證明我真的深深被嚇倒了。現在雖然開始習慣了,但面對時仍有點緊張,只能說幸好我平時沒表情,沒有人能看出。但其實,很難得看到她認真的一面,除非跟她一起工作。據說,沒有一個旅團的人見過她這個表情,他們只見過她公式化的表情,而得知這件事的我內心是有一點開心…………和得意…。

 

我把東西放到她桌子的左邊,因為據說,她習慣把沒做的東西放在左面,正在做的在中間,做完的放到右邊。

我才剛放下,她便說「小白,幫我把邊這堆東西送出去,上面有寫是屬於哪一個部門。」

 

於是我便到她的右邊,拿起時因為看到一個特別的記號,我疑惑了。

拿著那個有特別的記號她:「這個也要送?」

那個印有蜘蛛圖案的文件夾。

如果要送,那可能要花半天,因為他們又搬了地方。

 

她看了一眼便拍自己的頭:「哎呀,弄錯了,這個不用,這個我晚上親自過去。其他的你照送,然後午餐後我再教你體術。」

 

太好了,我聽到她的回答立即定一定神,我實在不想看到食人鬼,雖然他們全都是一群思想幼稚的人,但我討厭見到團長,因為他會問我一些我不想記起的事……我討厭他。

 

其實很想真接的跟迪斯說不去,但……為了小滴,我只好努力的忍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