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四自然有第五次,那一次又是發生在購物回家時,他們在路過一個小屋苑時,月幻猶豫好一會才說:「菅野博彰,我好像…又聞到…」

不等她說下去,菅野只是笑了笑說:「三盒。」

這三盒當然是指要三盒甜點作為陪伴、掩護的代價。在接觸多之後,菅野了解身邊的這個女孩不會說笑、不會說廢話、不會說誇大的話、更不會說無根據的話,若她說有屍體,那就是真的發現有屍體。而且也有過幾次經驗,他也習慣了。

 

「……糖尿病。」

「上次的體檢說我一切都在指標裡。」菅野臉上勾起好整以暇的笑容看著月幻,等待對方的決定。

「…土匪。在屋苑裡。」月幻根本沒有拒絕的選擇,雖然她不是每刻每秒都遇上,但一旦遇上就會被糾纏,只好順便報警。而且因為宗教原因,她身上的十字架似乎沒什麼用,看來……她確實要找天去找一下神社。

 

「真是失禮吶~月幻小姐,我現在可是用私人的時間在陪你玩緝兇遊戲。好了,你說的地方是在哪裡?」

「在某一戶的家裡……好麻煩。」月幻皺起眉頭,這下變成藏屍案了,而且還要想好一個原因才能叩門進屋,怎想都是一個麻煩又討不到半點好處的事情。

「原來你也明白,所以三盒不算多了。」

「菅野,若果是我猜錯,要怎麼辦?」

「六盒。」菅野揚起一個大笑容:「外加文件。」

「………」

 

幾個深呼吸後,月幻還是同意,於是叫上菅野信任的部下還有幾名巡查,以一名小偷逃進屋苑的名義進去搜尋,在月幻的指示下,他們在一間屋裡找到了一具已化為白骨的屍體……

 

菅野揚行慣例那惡作劇的笑容問:「你說你是怎找到的?」

「……」月幻眼神望向虛無:「氣味。」

菅野真想問一下,原來已變成白骨的屍體也會有臭味嗎?「呵、是嗎?原來月幻小姐的鼻子比獵犬們更靈敏。說別的原因吧。」

 

「這裡的窗、還有陽台,若用血跡測試應該可以看到SOS,剛剛在反光時看到,但…我不肯定。陽台聚集了烏鴉,然而屋的主人沒有趕走牠們,甚至……我沒見過烏鴉會這樣聚集,一定是有什麼氣味把牠們吸引至此。就是這樣。」

 

雖然這種事有點玄,但菅野是個無神論者,他不相信鬼神之說,一切奇怪的事都能用科學解釋,而且月幻也說得頭頭是道,最後也真的發現了屍體。自自然然地,他相信月幻的話,況且除此之外他也沒想到有什麼原因。倒是菅野不禁在想,她有這麼強的觀察力,不當警察有點可惜。

 

「菅野博彰,你怎麼了?」月幻強裝鎮定,但她早已緊張地握緊雙拳,背上冒著冷汗,擔心著自己的謊言被揭穿。

「沒事,在發呆。」

月幻翻了個白眼:「別裝了,你發呆會盯著人看嗎?說吧,什麼事。」

菅野聳聳肩:「你的觀察力很強,要轉來當巡查嗎?」

月幻沉默一會問:「……你相信?」她自己也不太相信剛剛說的理由,猶像福爾摩斯小說那浮誇的話,怎聽也很詭異,但……身邊的男人,菅野博彰似乎相信了。

菅野挑眉笑答:「我應該懷疑嗎?」

 

月幻愕然,雖然臉上表情沒有變化,她雙眼注視著菅野:「菅野博彰,一直沒問你,你……相信世上有鬼魂之說嗎?」

菅野也看著月幻,沒有半點猶豫答:「不相信。迷信鬼怪、是人在無知的時候所產生的恐懼現象,把不能理解的事情用非理性的方式解讀,才會衍生出那些無稽之談。現在已經是文明社會了啊~沒什麼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你也別迷信那些,過度迷信會讓你的判斷變得盲目、失去準確,明白嗎。」

 

「好。」對方全然不信鬼神的態度令月幻更安心地與他相處,月幻臉上難得露出微笑,她感到剛剛的壓力因為這句話消失,她輕輕地對菅野說:「菅野博彰,我有點喜歡上你。」

菅野愣了愣,也回以一個微笑:「呵、這不是一早就該如此嗎?但我還是應該回你『那真是我的榮幸』。」

 

「………」這是在告白嗎?

「………」他們這是秀恩愛嗎?在案發現場?這樣對嗎?

「………」菅野長官,我們可以先離開嗎?我感到閃光,我想去找兇手。

在旁的巡查和警部在內心崩潰,他們有點質疑自己到底是來調查案件,還是去當自己的長官與他的小女朋友的電燈泡。

 

於是,這個莫名的誤會仍在部下間繼續流傳中。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