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永遠的謊言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幻影旅團找到除念師離開貪婪之島後,外面的世界原來己進入另一場無形的恐慌中。這比被大盜殺死還可怕,因為你會成為某種生物的『食物』。而某種生物是一種疑似“蟻”的有智慧生物。

雖然最終的結局是一樣,但感覺截然不同

人類從一種獵食者、僅有會懂得思考、發展、發明、創造、能靠自己意志違背大自然原則、生理需要的高等生物,自以為是食物鏈的頂端,現在一眨眼的時間,瞬間變成一種“蟻”的糧食。不管你是誰、身份地位是什麼、擁有多少金錢,只要被“蟻”看上,你就只能變成牠的食物。

 

流星街也是“蟻”襲擊的地點,幻影旅團原本是打算等派克諾坦除念後才一起回流星街,但因這個突如其來的事而改變計劃。他們分開兩組人行動,一組是戰鬥力和移動力高的隊伍,另一組是……其實也只有庫洛洛、派克諾妲和庫嗶。總之呢,高戰鬥力的隊伍趕回流星街,幫忙解決“蟻”,另一組等安全後才回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英文的句字,都是出自Avril Lavigne 的歌 - Hush Hush,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聽一聽。)

 

『So go on, live your life;so go on, say goodbye.』

去吧,去過你的生活;走吧,我們是時候說再見。』

 

在參加獵人考試前……不,應該說每一次當酷拉皮卡外出找有關旅團的資訊時,拉尼娜都會對他說、提醒他、用唏噓的表情在說- 他們兩人的目標是不同的、要走的路也不會一樣,要是酷拉皮卡想離開,可以隨時離開。因為,他值得更好,不用勉強自己跟她一起生活。金錢的話,即使分開,她也會借他,因為他們是唯二生存的窟盧塔族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Sibyl 的提醒QAQ 是真的重複了. 之前那篇我會刪掉.(於是只能在這裡補充感謝)

 

在賭場相遇後,拉尼娜再次跟蜘蛛們一起混,並和他們一起繼續在賭場內活動。短短的半天,他們便拿到所有賭場內的指定卡片,還在拉尼娜手段高明的分析和說服下,無條件把卡片送給小傑他們三人。

而小傑他們在近距離觀摩了一群職業賭徒賭癮發作的樣子,這印像深刻到……他們兩人都在之後信誓旦旦地說,他們長大後絕對會遠離賭場。總之,賭場的卡片集齊後,他們便繼續去搜集其餘的卡片。而且所有旅團的成員也意外地沒有留難他們,只是隨口說了句以後別多事、日後不相見、有事找老闆,等的話。

 

這就像相識的人送別,一切都很普通,對旅團成員、拉尼娜和比絲姬來說都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無人會留意或駐留多一秒的黃沙土地上,有兩個小小的身影在晃動,他們滿身傷痕和汗水,在跟對方練習對打。而在他們的不遠處,有兩位少女衣服光鮮,一臉悠閒地坐在陰涼的地方。

他們聚在一起休息時,更形成強烈的視覺對比。不過他們人,沒人在意,在表面上。

 

拉尼娜有些坐立不安,最後她決定在吃完飯後問:「小姬你也能教我一點念嗎?但我不要像他們兩個超辛苦的方式,我想要輕鬆一點的。因為你也知道,我只是個…文弱的學者。

比絲姬笑了笑,嘴上在說:「小娜,為什麼這麼突然想學」,但心裡卻是翻了一個大白眼,暗罵對方猶豫了兩個星期,終於肯開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把一切後續都處理好後的拉尼娜在第二天的早上時她拖拉著一袋子的槍和子彈還有家裡所有的手術刀出現在蜘蛛基地「我們何時出發

「你可以放出念了?」

「我成功令它在我身邊維持三秒。」拉尼娜抬起下巴自豪地說。

 

俠客無言地看著她,小聲咕嚕:「……只是纏…而且只有三秒…為什麼會念的人居然不會用纏…這也太奇蹟,不,是天方夜譚的程度。」

不過,他也沒糾結太久,調整一下後他用無害的笑容說:「當然了,我們走吧,教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上次信長離開後,日子過了五天。

 

俠客看著月曆,最後咬呀向庫洛洛報告:「團長,信長沒回來,已經過去五天了。」

庫洛洛輕輕點了點頭,眼神黯下問:「飛坦那邊有消息嗎?」

「沒有特別的事,他們說教授都乖乖呆在實驗室。」但說完沒多久,他們便要重新評估那兩人的可信度。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當麻煩又令人消化不良和胃潰瘍的嚴肅事件暫告一段落時拉尼娜再次受到挑戰,這次她要面對的是另一個人生交叉點。

 

「你要學懂怎控制念。」芬克斯- 拉尼娜的男朋友,一直等待被他求婚的愛人- 嚴肅地對她說。

 

拉尼娜瞇起眼,冷著臉道:「幹。不學,老娘是生物細胞學教授,只需要把細胞有機和無機物質分離,把原核生物的細胞、細胞的化學成份、真核、古核裡的染色體和基因列表全部放在顯微鏡下看一遍,把沒人發現的共同特徵、活躍週期和特性做一份報告,接著用這份報告去拿研究資金,然後開始做說了你也不會懂的研究。這才是我的工作,我的本職和我的成就,所以我不學。重點是我想破頭也想不出要學的原因,更別說目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不知怎樣發生,只是從拉尼娜為中心,一層又一層的冷空氣向外伸展。慢慢地,它形成一個龍捲風,包圍著拉尼娜,並無差別地攻擊接近它的人。

 

在所有人反應過來時,危險已迫近,甚至已令他身處險境。最接近拉尼娜的派克諾姐首當其衝,她半跪著並痛苦地抓著自己的胸口,用力呼吸。瑪奇反應過來後,立即甩出念線並把同伴拉到自己身邊,其他人也紛紛發動念來保護自己。

 

老闆則在一開始,不,是所有異變發生前便用她那條“念”所造的披肩保護著自己,小傑和奇犽被她護在身後,所以十分安全。不過,最令人生氣的是,老闆在這情況下還可以悠閒地喝茶,還和在她身後的兩個小鬼悠閒地聊天,而且主要的話都是在揶揄在她身旁的幻影旅團團長-庫洛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的友克鑫市非常熱鬧,人多車多,而在這平靜又繁盛的表面下,正進行一場沒人會關心或留意的追逐。

從頹垣敗瓦的廢墟開始,街道的一角、繁忙的車站、小街小巷、繁華的大道。雙方都是追蹤者,在前方的那團人正在追蹤一雙紅色的眼球,而在後方的追蹤者,則在偷偷地跟蹤前方那團。

直到剛剛,一切的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正如計劃一樣,沒有半點出錯。忽然前方那團的人停下,走在最新前方的黑髮黑衣男人看了看四周後,忽然抓住一個淡金色頭髮的女人,然後扛起她便再跑起來。

後方的人初時不在意,但待他們看那女人的樣子後,之前一切的計劃如同泡沫消散。

 

後方的那團人裡,其中策劃這次跟蹤行動的人-酷拉皮卡,他看到那女人的樣子後完全傻掉,跌坐在車的坐墊上和雷歐力對望。他難以置信地低語:「為什麼…為什麼會…不,為什麼他們抓住了拉尼娜…是…是我連累了她嗎?是因為我,她才被那群人抓住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拉尼娜現在覺得坐如針氈,因為老闆坐在她對面。除了因為想起老闆曾對她展示過那塊全是倒勾的地氈外,更是因為她害怕了,她終於想起老闆知道她認識旅團的人。她覺得她不是幹實驗幹上腦,就是因為那張該死的通緝令使她頭腦亂成一團糟,不然她不會在吃完那杯超昂貴的雪糕芭菲才想起這件事。

她不可能當著小傑和奇犽的面前對老闆說:「不要告訴這幾個小鬼我的男朋友是蜘蛛。」

 

雖然她覺得以一個毛還沒長齊的鄉村小鬼和一個從殺手家出來的小鬼會質問她,但她知道這兩個小鬼一定會把這件事跟酷拉皮卡說,這樣的話謊言會被揭穿……

這是她最想避開的後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拉尼娜擁有聰明的頭腦,優秀的記憶力,但不代表她的頭腦不會出錯,不會忘記某些約定或承諾。例如大半年前,她跟同居人和他的朋友們約了見面,約好的時間和地點等……

幸好,她的運氣沒有拋棄她,她們約好的地點在友克鑫,她的實驗室就是在那兒。她一臉自然地說:「你們終於到了嗎?」完全把她忘了見面這件完全推得一乾二淨。

 

在他們會合後,他們先是互相交流近況,像是雷歐力在學醫方面的情況,拉尼娜也說了她在利用揍敵客家的巨獸基因做研究,並對奇犽說:「要是你把這件事告訢你老家,我就把阿米巴蟲放到你的零食裡。」

奇犽和小傑過得十分富豐,他們兩人先是去了天空競技場,然後又去了小傑出生的鯨魚島,還在鯨魚島出找到小傑父親留下給他的資訊,從中知道了一款他父親制作的遊戲『貪婪之島』。不過這款遊戲只有一百套,價值不菲,所以他們現在的正在存錢。

聽完後,拉尼娜問:「小傑,你父親的名字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拿了老闆的獵人牌後,拉尼娜立即使用它來得到各式各樣的優惠和福利。

她揚眉:「飛船免費升為貴賓座位,一船的巴士不用錢,各項跟獵人協會有關係的商店可有半價優惠,這個卡還真不是普通的好用。幹,老娘居然現在才知道,要是一早知道,我一定會拖著克斯去幹這種體力活。」

 

不過她也沒時間去後悔以前的愚蠢,現在她要先找一間實驗室,最好旁邊有實驗用品販賣的店,而且還有住宿和伙食。她敲著電腦,瀏覽著網頁:「學校附屬的實驗室沒有材料,而且很遠,交通不方便。私人的話……嗯,有一半都是非法,而且設備都很舊。嘖。」

 

最後,她選了一個在友克鑫的政府實驗室,一來她只是做生物和細胞的分析,設備最主要有顯微鏡、保溫箱、分子分離機、無菌室和各種常見用具。而且友克鑫有一個超大型的市集,還有各式各樣的地下拍賣會,例如是一些已瀕臨絕種的動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的夢想是『把母親撒下的謊言變成現實』。她母親曾說『我女兒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學者,一位世界知名的的生物學家。』,所以,她離開與世隔絕的村莊,獨自前往大城市去唸書,爭取更多、更有效的機會。

 

  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拉尼娜離開平靜又安全的村落後,住過很多不同的地方,遇過很多不同的人,像是學生、小混混、乞丐、欺詐師、警察、殺人犯。她明白群體生活的重要,她曾跟著一群不良少年混,跟著他們做非法的事,賺些生活費。但她並沒有因此放棄學業,因為這是她的夢想。

  

  在學業有小成就時,她認識了芬克斯和飛坦,之後還有老闆。不知不覺地,她還成為某個黑醫的助手,幫住在附近的小混混和罪犯療傷。不過有一種人她會拒絕治療,那就是銀色頭髮的人。

拉尼娜曾認定『銀色頭髮』的人是殺母仇人,更覺得銀色是危險的顏色、是破壞她生活的顏色,也是令一切改變的顏色。因此有一段時間,她打從心裡痛恨所有銀色頭髮的人,不管那是的年紀和身份。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拉尼娜永遠也會記得那件事,還有她下定決心的那一天。

  那件事發生在她八歲時,她靠著她母親-埃德蒙教她的『千金小姐防身術』和獨特的鍛練,她比村裡任何一個小孩都強,打獵時比獵人還安靜,下手時比屠夫更快更準和更狠。同時,她也隱藏得很好,沒人起疑,除了拉尼娜。

  直到有一天拉尼娜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會對她母親的話起疑,因為在同一天,她終於能分辯出真話和謊言。

 

  同時,這也是所有事情轉捩點的那一天,埃德蒙說約了朋友要獨自出門,還在出門前叮囑她所有平時不會說的話。拉尼娜覺得奇怪,在那些話裡,她感到一種異樣的感覺,一種不安纏著她。於是,她偷偷跟著母親出去。

  當然,不是用普通的跟蹤,而是從腳印、聲音和高處觀察森林裡的動靜來猜測方向,用埃德蒙教她的追蹤獵物方法。不然的話,只要尾隨五分鐘,她絕對會被她母親發現。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謊言是美麗的,謊言是便利的,謊言是可利用的,謊言是秘密的朋友。它們都是生活的必須品、生存的武器,只要活著,就會需要使用它們。

即使謊言是邪惡,沒有人能離開謊言而生存,也沒有人能將他的人生和謊言完全劃開。因為這便是人的一生,由真實、虛構、幻想和謊言組成一個故事。

 

只是,不是每個人也會把他們的故事和人分享,他們想隱藏自己的故事時,會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出來,這個謊言會用經驗、知識、情感、想像力和欺騙慢慢成型,然後用這個新的故事來取代真實的故事。

 

  拉尼娜的人生正是由謊言所編寫而成。在她出世前,她母親-埃德蒙,即席莎騙了整個窟盧塔族,說她被逼婚,沒有家可回。她編了一個新名字、一個不真不假的家庭背景、一個人生故事給自己和其他人。又用虛偽的情感、語言和身體騙了她未來的丈夫她愛他,令她能順利住下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的電話,是老闆打來嗎?」芬克斯問向身邊緊皺著眉、瞇起細長眼睛,神情明顯不悅的飛坦。

  飛坦冷冷地回:「不是,是拉,她打來問我關於老闆的事。」

  芬克斯收起輕鬆的表情,緊張地問:「她…打來問什麼嗎?是知道了我們聘請老闆去保護她的事嗎?她有鬧脾氣嗎?有說什麼嗎?」

 

  飛坦白了他一眼:「沒有,她只是問老闆平時會說什麼髒話。但,我從沒聽過她說,只聽過她說一些色情又瞹眛不明的話,對象都是拷問對象。之後她就說要什麼治療什麼,掛了我線。嘖,浪費我的時間。」

  芬克斯釋懷地大笑:「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她的求知慾還真是豐富。不過她沒考到獵人真是可惜,她的身手也不弱,只是不懂“念”,對吧阿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拉尼娜的母親是一位神秘又吸引人的女性,在窟盧塔村內沒任何人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包括拉尼娜。她宣稱她的名字是“埃德蒙",另外還為自己取了個外號-大小姐,村民們也不反對。而且她母親不管對著誰、處身在什麼環境,她的行為都保持著優雅高貴,令全村的女性都會模仿她。

  即使這只是表面功夫。

  她曾問她母親為什麼要假扮、偽裝自己,她母親不悅的瞪她一眼後又嘆氣,但從沒解釋過原因。不過從村裡其他三姑六婆的流言猜,她母親應該是某個有錢人的家的千金小姐,然後因為不滿家裡安排的政治聯婚,所以離家出走。她們還說,第一次見到她母親身上的衣服時,還以為是某國的公主。

 

  總之在機緣巧合下,母親在山裡迷路時,她的父親碰巧經過。原本她父親想送她回家,但母親立即大哭,還說她就算死也不會回家。無奈之下,只能帶她回窟盧塔村,結果一去到後,她母親就說很愛這個村子,要這兒住下去。村裡的人也沒辦法,他們總不能趕走一個(自稱)無家可歸、身無分文、柔弱的少女,村外的世界的確很危險。

  於是,她母親便住下,還像肥皂劇般,跟帶她進這條村子的青年相戀,沒多久後便結婚和生下拉尼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席巴.揍敵客,世界大名鼎鼎的殺手家族 - 揍敵客的現任主人,是一位認真的生意人同時也是一名實力相當的殺手,殺人從沒失手。即使對象是幻影旅團,他也只是說對方不好惹,這生意不化算,但並沒有拒絕他的客戶。他對家族以外的人,從來沒放過半點心,每次工作都會迅速俐落地完成。

  只是有一次,他碰巧經過流星街,看到一個少女跟他的朋友在打鬧。

  原本席巴不會留意他們,只是那男的感覺和一般流星街的人不同,那人很強,所以才會留心一眼。他沒想到,這一眼令他看傻了。

 

  令他看傻的當然不是那個男,而是他身邊的少女。

  那少女有一雙蔚藍色的大眼睛,鵝蛋臉,淡金色的曲髮,姣好的容貌加上青春活潑的氣息,是一位會令旁人不自覺把目光放放在她身上的漂亮少女。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已是拉尼娜來到這兒的第三天,她終於踏出大宅做她該做的工作-動物保健。

傑諾獨自走到藏書室,這個藏書室是在書房裡,要用特定的方法,才可以進去的密室,這兒放著整個揍敵客家的歷史和貴重的物件。他翻開一本相片簿,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聲。

一個身形龐大的老管家站在藏書室的入口,用一種拘謹又嚴肅的聲音問:「在大廳裡的那位小姐,就是席莎小姐的私生女嗎。」

「嗯。」

「……她們母女長得真像,難怪席巴少爺會有那種久違的反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拉尼娜花了快五小時才去到一個像中途站似的地方「嘖路真長到底還有多遠……手機居然沒訊號真爛。」

忽然廣播聲響起:『這個賤塔是為了把你們隔離出來,當然是沒訊號。』

「是隔離還是囚禁?哼。」

帶著狡黠味道的笑聲響起:『嘿嘿嘿,你的運氣真不錯,這條路上沒什麼機關,但你還是小心點,嘿嘿。』

「無聊。」拉尼娜高姿態的回答,但心裡卻在腹誹“老闆你一定不是人類,你其實是外星生化兵器吧。不過那雙坑爹的眼,滿方便,下次問她借點細胞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