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小的短文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進入十二月,氣溫持續下降,很多地方都下起雪來,就連被世人遺忘、被世界拋棄的角落-流星街,這兒也下起雪。一個又一個小小的雪粒從天而降,它們慢慢地飄下來,而且和世界所有地方一樣,雪是白色的,原本灰暗的天也因而變得可愛。

它們把四周都披上白色的新衣,雪白的一遍。

雪白的垃圾堆,雪白的垃圾山,猶像一張無暇的白紙。什麼垃圾、廢物、塵埃,全都埋沒在雪下。和那些閃亮、值錢、稀有的物品一樣,在白雪之下,他們同樣的美。

美。

美到讓人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滾吧,這個女人不是你能應付的對象,先生。若沒什麼事,老子警告你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面前,不然下次就沒這麼簡單可以走。」芬克斯手上拋了拋原本屬於地上男人的財物。

 

而地上的男人吃痛地蠕動著,他覺得他全身上下都被打到骨折,不僅如此,他的電話更是被對方砸爛。他想不通為什麼他會遇到這些事,他只不過是在追一個美麗的女性。他有完美的學歷和工作,不可能會輸給眼前那個一臉痞氣的男人。

而他正在追求的女性,從這場打鬥開始,便一直站在一旁,半點阻止的意思也沒有。

 

芬克斯當然沒理會地上的男人,他朝那女性望過去:「瑪奇,辦好了,現在要做什麼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從認識開始,我就知道你眼裡沒有我的存在。但我仍用一切方法纏著你,希望你能注意到我的存在、我的特別。

  我利用我的能力,我們終於可以手牽著手。我故意拖長用能力的時,把這牽手的時間延長。在你的假屍出現後,你很快便甩開我的手。或許,打從一開始,你從沒想過我們發展的可能。

  你會重視我,只是因為我也是旅團的成員之一,並不是因為我這個人。若我不是旅團的成員,你大概連我的名字和能力也不會知曉。

  

  我曾向你告白過,我曾鼓起勇氣,認真地對你說“我很喜歡你,小滴,不是同伴間的喜歡,我想和你有一段用念也無法複製的感情。如果可以,我想跟你交往。你對我……你可以明天告訴我你的想法嗎?”

  但一天過後,你便會忘得一乾二淨。你反問我“我們昨天說過這些話嗎?”,這時,我便知道,我們永遠也只會在各自的道路上走,我們之間沒有交叉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明顯是惡搞向, 但又像是這篇無關係短文11 的後續

 

(要是覺得這兒出現了Marvel銀河守護隊相似的生物,請不要懷疑,某V就是想寫他們。某V人生第一次樹萌哭!!!)

 

尾隨著獵人協會的人步入暗黑大陸,路上當然也遇到各種情況,例如不小心進入了一個蔓藤類植物的地方,數位成員被抓去,也不知他們的安全如何。但沒有人攻停下腳步,因為停下就表示自己會成為被攻擊的目標,所以只能前進。

  而且出發前,所有人都知道這次探險的風險,所以現在只能信任成員每一人的能力,希望他們能盡快自己歸隊。最理想是他們回來時還順手帶上一些戰利品回來,好讓他們能用對研究有貢獻和幫助為借口,得到更多的資金和資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和同伴制作『貪婪之島』這遊戲時,以他的固執和古怪思維,理所當然會和其他共同制作遊戲的同半發生爭執和吵架。不過,大多都是一笑而之、極之十分無聊的東西。例如怪獸的外表、弱點、城裡店鋪的位置等,全都是不重要的東西。但他們都可以為這些而吵半天。

  而在開始命名片的名字時,那更是恐怖的情境。在當時,他們間的爭執不但止沒停過、此起彼落,有時更會因一言不合,把四周能拿起的東西用來砸對方,整個工作室完全變成一個戰場。

 

  這種糟糕的發展沒停過,而最最最糟糕的是,發起這種事的人完全沒有自覺,還覺得這樣便能聽到更加多的意見,所以不但沒收歛半點,更是全程投入爭吵中。還硬是把沒意見的人拖進來,把戰火從三人升級到全體。

 

金一副嚴肅的樣子喊:「增高丸的名字不好聽,改神秘的高高藥!還有這個什麼瘦身的東西,直接叫毒藥吧。」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說揍敵客的秘密,一定要說『亞路嘉』這位少爺,他既是他們的少爺,也是他們的小姐。在他的體內,存在著兩個靈魂,另一位住客名叫“不明物",對揍敵客來說,他是一個未知,像深淵似的黑暗。

也正是因為“不明物",亞路嘉才會成為秘密的存在。因為不明物有著特殊又強大又禁忌的力量,他的力量是先向他人發出三個要求,三個要求被滿足後,他便會實現那人的願望,所有願望都可以。當然,這也帶著一定的風險,只是這也是下一個人的事。

 

總之,揍敵客為了保護這力量,他們都不讓亞路嘉的存在被知道。同時,他們又一直想摸清不明物的所有秘密。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即使他們再怎嚴格監控,亞路嘉一直都有在跟體內的不明物在說話、溝通。當整個揍敵客裡的人都忘了她的存在,不明物並沒有。他一直都在沒人察覺的情況跟亞路嘉玩耍、跟她談天和一直陪著她。即使他們不能觸到對方,他們一直都在一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上有多少人把東西送進來流星街前,會思考一下到底為什麼要送進來?是因為它真的沒用,他們真的不需要?還是它還可以重用?看看這個,根本沒壞,他們為什要掉了它們?真浪費。不過,我們是撿這個換錢,如果他們不送進來,我們也會很苦惱就是。」一個約八歲的男孩一邊在翻找地上的物品,一邊喃喃抱怨。

 

  曾幾何時,在他們還在懵懂不知的年紀,幼稚的想法、天真的期望、虛無飄渺的希望便在他們腦裡消失。剩下的,全是殘酷的現實,一種弱肉強食的認知。

  

在男孩旁邊一個高大的少年說:「吶吶,俠客,我們其實是在垃圾桶裡的物品吧,我們其實都不是人吧,我們只是在垃圾桶裡寄存的東西,對吧?」

「不知道,我都沒見過垃圾桶。窩金,你為什麼這樣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絕對是延續這篇: 10.與愛無關(金X帕里斯通)  ,  上方的標註是無分攻受)

  去存活機率小的暗黑大陸,事前當然要做很多的搜集功夫。這些功夫不止是一或二人去做,而且分析各人的專長和興趣後,慢慢分配。

  原本以金和帕里斯通這兩人強大的實力和頭腦,他們是不會分到同一個小隊,而是成為某個小隊的領隊。但現在帕里斯通的心裡只有找金玩和把金的底細弄得清清楚楚,所以,他用了一些別人反駁不到的理由,強迫所有人同意他和金兩人一隊。

 

  金對此的反應只是噘起嘴說:「有需要這樣做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篇有點是像是續這篇: 7.簡訊的秘密 , 上方的標註是無分攻受)

 

  帕里斯通是一個自私的人,這點所有人都知道,他自己也是。

  他除了自私,還是很有計劃,為求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同時,他不愚蠢。他能把做過的事推卸得一乾二淨,就算被人懷疑,但他不利的證據從沒出現過。他也沒有重視的人或令他念念不忘的對象,沒把柄也沒弱點。

  所以,他過得非常狹義,如魚得水。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上每個人都有他的靈魂伴侶,在人一出世時,他靈魂伴侶的名字便會刻劃在他的身體上。有的是手臂、有的是後頸、有的是鎖骨,每個人的位置都不同。他們都是每個人的私隱,

  雖然你在出世時知道他的名字,但不一定見到面,更不一定會跟這名字的主人結婚生育。始終,這世界這麼大,在茫茫人海裡要找出一個人又談何容易。只是,每個人都說,要是能跟這名素未謀面的伴侶結合,你的人生就會幸福快樂。所以仍然有不少人的一生都在尋找他的靈魂伴侶。

 

  但,還是會有人身上沒有他靈魂伴侶的名字,小麥正是其中之一。每年的生日,她都會請她的母親幫她看,但她靈魂伴侶的名字仍沒出現。她的朋友或家人都告訴她,她的靈魂伴侶只是沒出世,但等了十多年,仍然是沒有。

  她決定放棄,也對自己說出現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訴求,遲了就是遲了。不管你心裡想著多少次“這之後我一定要告訴他”,但,沒說就是沒說,想話也沒有機會說。

 

她走了。

永永遠遠地離開。

她的血在她的額上噴出來,她明知道使用念能力後,她會死亡,但她仍然用了,她用來傳達他們團長的訊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帕里斯通看著手上訊息閃過不停的手機螢幕,他掛著和平日一樣沒分別的溫和謙遜的笑容,淡淡地瞟了一眼,然後又收起它。

從來沒有知道他在做什麼,也沒有人明白或理解他這些行為的意義。

 

不。

 

那兩個人知道,他們知道他在做什麼。其中的那個人更是明白、理解和看透了他,而且還知道他背後的原因和動機。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姐你好美,你的芳名是什麼?」

「小姐你方便與我共進晚餐嗎?」

 

平時,若是聽到這樣的讚美,俠客只會臉上掛著陽光笑臉,內心則在竊笑:“哈哈哈,這群男人真沒眼光,居然看上我們團裡的女人”。

但今天不是平時。

今天他只想殺人放火,還把那些人的眼球拔出來。好可惜,因為幾天後會有一個小活動,為免打草驚蛇,所以只能忍住和加一句:「抱歉,我不認識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日曆,今天是五月十三日,星期五。

「嘩嘩,是黑色星期五,太好了。」我高興地看著日曆笑。

坐在我身邊的人眼看著手上的書,但耳朵和嘴巴都在我身上,他問:「俠客,什麼事這樣開心?」

「你不是都聽到了嗎,還問。」

「我是聽到,但我不理解你高興的地方。」他乾脆地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給在遠方探險的小傑:

若一切能重寫,我有選擇權的話,現在會變怎麼樣呢? 

在你用生命力變成強蠻的力量時,我經常這樣想。若我們沒有相遇,你不用受這種痛苦,甚至連那個人-凱特也不會死。只要我不在,他會抱著你逃跑吧。

我們沒有相遇的話,你就不會用“同行”,而是用磁力,你就可以更快找到你父親-金。
而且,你也不會去我那個家,不會受傷。
越想越覺得,我跟你的相遇,只不斷令你受傷。

或許,我們不該相遇,這一切的發生都是一個大錯誤。

你是怎樣想呢?小傑。

                     跟亞路嘉在遊樂場的奇犽上

****

給在天空競技場只為去買巧克力機械人吃的大笨蛋奇犽:

你這個大笨蛋!!
你乖乖在競技場等我!我現在立即出發去揍你一拳!

怎會是從未相遇好!你這個大笨蛋!這絕對不是錯誤!
即使給我一萬次,我也會說『要跟奇犽相遇』,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而且如果沒有你,前獵人會長不會跟我們玩球、我不會遇上你家的所有人、不會推得動大門、不會知道天空競技場、更不會學得“念”!

沒有念,我們連之後在友克鑫的一切都會不同!

大笨蛋!我還有三小時便到!你不準用亞路嘉的能力跑!

                     已儲好拳頭的小傑上

****

給大好人小傑:

慢著!你說的拳頭是你必殺技的那個吧!我要是被你揍到,絕對幾天起不到來!你不准來找我!
我的巧克力機械人還沒吃完!

                         收拾行李中的奇犽上

****

給在我前面的奇犽:

有亞路嘉在,你一分鐘便會起來,所以,你轉身看看後面。

                          在你身後的小傑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
我慣用的回答。
這習慣自我有意識時已存在。

所以在之後,即使成功受聘於揍敵客家,成為眾管家之一,我還是改不了這習慣。就算經過嚴格的訓練,我仍是慣性地回「喔」。工作時,若家主大人叫我殺掉入侵者,我回:「喔。」
少爺叫我偷偷端甜品給他,他因蛀牙被禁吃。我也是:「喔。」

主管對我這習慣都很頭痛,不過家主大人很好,他不在意地向主管說:「改不掉也沒辦法,這或許是他家鄉方言,反正沒什麼客人會來,這點不重要。」
於是,我可以繼續用我的:「喔。」
其實知道和喔的意思一樣,有需要要別人改嗎?

但唯獨今天,我不想回喔。妖怪婆婆主管,咳,我是大管家混蛋,她今天一臉倒八字眼又滿臉皺眉地對我說:「緒比,今天開始你去照顧四少爺。」
「喔。」
四少爺,這兒的禁忌,他的能力很神奇,聽從他要求,他會實現你的願望,但拒絕的話……命都沒有。
真諷刺呢……我雖然很自然地回喔,但……其實好怕!!

我知道主管好討厭我,但想不到居然要我做這麻煩的差事,唉。
我去地四少爺的房間,為了不被要求,我沒有打招呼便開始整理房間,還好,我還是有點智慧。
忽然我覺得西裝外套被東西勾住,我轉頭看過去……四少爺 - 我服侍的對象,阿路嘉少爺用又圓又大又可愛的眼睛看住我。

我微微彎下身問:「有事嗎?」
他對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吶、吶~你叫什麽?」
嗯…如果他不是有那個會令人做惡夢的能力,我也會覺得好可愛的小孩,但……
我微微退後半步:「…緒…緒比。」

少爺偏頭說:「緒緒比?好怪的名字。」
我扯下嘴角:「不,那是因為你說多了一個字,是緒比。」
「納尼尼呢?今天為什麼不見他?」
納尼尼,上一個照顧這麻煩少爺的人。我聳聳肩:「死了,一臉哭一臉說受不了,然後在跟大主管講數時失敗,當場自殺了。」

「吾,這樣嗎?那~緒比,陪我玩。」他燦爛地笑,一點傷心的感情也沒有。
正巧,我也是。
自殺的人最笨了。
「喔。」回是這樣回,但我沒做,我還在為比少爺更乖巧的桌子抹塵。

他又拉拉我的外套:「緒比,抱我。」
「喔,等我做完清潔才抱你。」真麻煩,難道這少爺不明白什麼叫『別阻人偷懶』嗎?我可是可以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只擦亮一張椅子而自豪。

「緒比,給我手。」他又喊。
「喔,等一下……來了,你等我,你等我,我洗完手便來。」我慌忙地扔下抹布等東西,這是三個要求,一定要做,不做就會被爆頭。

我給了他手後,他晃搖我的手又說:「緒比,飛高高。」
「喔,等我有力才飛吧,我很想累了。」
「你只是抹了一張桌子。」他反駁道。
嗯……不是說他完成要求才會說其他話嗎?算了,只要不死就可以。我聳聳肩回:「那是很累人的工作,我是由頭抺到尾,再由桌子的腳抹回桌面,這深奧的功夫,四少爺你不會明的。」

他鼓起臉瞪住我,我勝利的笑了笑,繼我抹我的桌子。
「亞路嘉,我來陪你玩……嘩!偷懶管家,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我望過去,是三少爺 - 奇犽,是常叫我偷偷幫他拿甜點的那個。我聳聳肩:「之前那個死了。」

他表情相當不悅地喃喃:「那也不要派你這廢物,真不知老爸想什麼。喂,這兒沒你的事,出去。」
「喔,等我抹完這張桌子就出去。」我坐在地上,開始抺桌子底部。
同時,三少爺叮囑四少爺:「你不要跟他說話,他是這裡管家中最不濟又不負責任又常偷懶的那個,我不想你學壞。」
「知道~哥哥~」

太好了,我性命保住。不過,什麼最不濟,我可是所有管家中最會保命,又最會享受人生的那個。

經過幾年時間的相處,我仍然生存!還是可以用一小時來抹淨一張桌子或椅子,我對這件事十分滿意,雖然就新來的管家也看不起我,但我一天到夜都在四少爺那兒,對我完全沒影響力。
不過,四少爺卻替我改一個別名,還有一個令人頭痛的請求。

每當我拒絕了他兩次,第三次的請求,我一定會做……於是,第三個請求是-
「喔喔生,不準再回“喔”。」

又來了,我討厭這遊戲。我心灰意冷地問:「一分鐘嗎?」
他大力地搖頭,還給我燦爛到不行的笑容說:「是一小時!」
我皺起整塊臉:「好……我…我儘量。」

他高興地拍手:「嘻嘻~喔喔生,我想吃漢堡飽!」
「……」我臉容扭曲地點頭,好想說“喔”呀!
「喔喔生,我要畫畫。」
「…隨…隨便你……一小時嗎?我去抹窗。」我無奈地看著我的朋友 - 水桶和抹布,好朋友,我們一起吧。
「喔喔生,給我漢堡飽~」

「……是…是的…亞路嘉少爺。」我嘴角抽蓄地說著,用眼神向朋友道別後便跑去廚房。
我決定要去廚房磨時間,直到時間完結為止!不!要偷懶多半小時,可惡的小鬼,不要以為大人是你可以隨意戲弄。

但在我蹭磨時,一個轟動的消息嚇我一跳。『離家出走的三少爺回來,他是來找四少爺,並想借四少爺的能力。』在我想衝回四少爺那兒時,妖怪主管攔下我:「緒比,你守在門口。」
「……喔。」

但守在門口也有好處,例如不管怎樣,三少爺和四少爺都要經過這兒才能離開。
我衝到少爺們身前:「亞路嘉少爺!奇犽少爺……你要帶他離開這兒嗎?」
三少爺冷哼了一聲:「我要救我的朋友,誰阻我,我就殺誰。」

我苦笑:「放心,我很愛惜自己的生命,不會阻你,只是……亞路嘉少爺,你的漢堡飽,別餓壞肚子…還有吃完記得刷牙和洗手。」
四少爺接過飽點頭:「嗯!喔喔生,那我跟哥哥走啦。」
我微笑點頭:「喔。」
「要懷念我啊。」
我再次點頭:「喔,當然了。」

忽然他歪頭問:「嗯……你要跟我們走嗎?」
喔……我答不出,我只能搖頭:「我會待在這兒,一直清潔你的房間……如果你永遠都不回來,那就告訴我,我幫你轟炸那兒。」
「哈哈哈哈,我會打給你的喔喔生。再見~」他朝我揮手,還有露出怪異的笑容。

我嘆一口氣:「喔,你們好好保重呀。」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BL, 不喜者勿看)

相遇、相知、相識、最後別離,這是人與人交往必然的定律。
所以,你要離開我身邊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因為是定律。
你跟下一個朋友相遇,也是定律。既然是定律,他離開你,也是定律,是吧?即使是我促使這件事的發生。
這樣,你離開的理由就沒有、再不存在。

「飛坦,你來這兒做什麼?」那個擁有翠綠色瞳孔的狐狸微愣地問。
我瞟了他一眼,揮動雨傘甩掉它身上的血:「殺人。」
他環起手點頭:「這點我看得出,但為什麼是殺他,不是殺其他人?」

我不語。
我沒有義務要告訴他原因。
他狐狸笑,狡黠的眼神來回看著我和地上的死人:「飛坦,我認識你二十年以上,他不是你用來消遣的類型。而且你表情好恐怖,他做了什麼令你生氣的事嗎?還是你怕我被他搶走?」

「哼。」
他把頭湊近我的耳朵,在我耳邊抱怨:「喂喂,不要只哼一聲,你不說我不會明白啊-而且我可是很辛苦排出時間,約他出來,結果他忽然變成死人,我很難接受一句“哼”做回答。」
「嘖。」我皺起眉,不悅地回:「因為他說他要帶你離開這兒!」
「欸?就因為這樣?」

我沒回答,只朝另一個方向開始前進。
問題解決了,留下來也沒事做,去找其他樂子抵銷剛剛的不快。
從深藍色斗篷裡,我拿出一把鋒利的手術刀,還有一把鉗子,有這兩個東西便足夠。想到之後的可憐蟲,我勾起一抹冷笑。
但一句話打斷我的假想-
「飛坦,你笑得好嚇人呢,又想幹壞事嗎?」

我再次皺起眉頭:「你怎麼還在這兒,俠客。」
他聳聳肩,欠揍地笑回:「原本約了的人被你幹掉了,特~意~空出來的時間又不知做什麼,所以便來關心一下你。你看看我,多有同伴愛,是不是很感動。」
我嗤笑一聲:「無聊就去找其他人,別來煩我。」

「我真的很有同伴愛喲~既然同伴心情差,當然要開解他,以免之後的任務出錯。」
「多餘的擔心,根本是你想八卦。」瞟了他一眼後,我繼續在路上漫步,順便找個可憐蟲。
「喂,等等我呀,飛坦。」他在我後方叫喊。

哼,又在裝模作樣,這個速度,他才不會跟不上。不過……
「喂,俠客。」我停下來轉身喊他。
「恩?做什麼?」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離開這兒,一定要跟我說離開的原因。」我嚴肅地說。

「雖然我不會離開,但是飛坦,你不是說過『離開的人,毋需問理由』嗎?為什麼特別是對我說這點?」他一副胸有成竹地笑問。
嘖,明知答案都要問。
我冷冷地回:「為了令你不能離開,我絕對會把那些令你想離開的理由,一個不剩地殺掉他們。」
「哈哈哈哈,飛坦,你可以直接說不想我走。哈哈。」

哼!我不悅地說:「囉嗦。再吵,殺了你。」
「是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流星街的名言- 我們不會拒絕給我們的東西,但別從我手上拿走任何東西

 

這不是規矩,是我們對生存的執著。

 

還記得有一天,我站在破銅爛鐵上,看著腳下的流星街,人們穿著防毒衣,走在勉強能稱為『路』的土地上。

這兒,我長大的土地上,我學會了想要的東西,就永遠不要放手,併了命也要握緊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