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3.一直存在的暗湧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空之戰之後的隔天早上,丹格那一早便叫起屋內的住客,吃完早餐便一臉高高上的樣子說:「你們三個聽住,我要回一趟德國和義大利,而這間房子也會立即消失。雖然我前幾天說過,但你們好像沒放上心,所以我只好勉為其難再說一次。」

 

坐在他對面的三人,一人只托了托眼鏡,另一人則別過臉,一副鬧脾氣的模樣,不知把他的話聽進多少。

最正常的是第三個人,她問:「丹格那大人不再回來日本?」

「嗯,短時間內都不會回來。」

丹格那一答完,城島犬立即說:「走吧走吧,不是阿骸我才不會想跟你這個人妖一起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色由紅變黑,戲裡的所有演員都在並盛中學出現,於是『大空之戰』的晚上便開始。

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因為中間實在太多事發生,例如那群自稱切貝羅的人居然在一夜間,無人察覺時,在學校裡安放了六座高塔,而且還連著手銬。說為了要以防各守護者在大空對戰期間進行干預,所以要各隊的守護者們都套上它,否則決鬥不會開始。

 

而旁觀的人也被她們請上學校天台,理由同上。

丹格那在被請走前笑一笑,主動牽起其中一位切貝羅的手,輕輕吻她手背後,臉貼近著她耳邊問:「說話別這麼冷漠,害我想認識妳一下都心驚膽戰。」

切貝羅沒有任何感情變化,只是停了一秒便重複地說:「……請你快點到天台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間內的氣溫開始提昇,這令房內熟睡的丹格那醒過來,他掩著嘴打了一個呵欠:「唔……呵…」

「啊,你終於醒了。」他一起來坐在他旁邊的史庫瓦羅便說。

丹格那微微皺眉:「史庫瓦羅……你好臭,沒洗澡嗎?」

史庫瓦羅挑眉:「我根本不能動,洗什麼澡!」

「真沒用。」

「欸!?你混蛋說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醫院後,丹格那很光明正大地擅用那兒的廚房,而且還命令迪諾找人幫史庫瓦羅刷牙,他可不想一進去便聞到一身惡臭的人。

迪諾雖然無奈,但因為一些考慮他還是照辦,而且由他的手下來做絕對比丹格那做令他安心。

不過,丹格那一放下食物便用揶揄的態度問:「全身有臭味的史庫瓦羅,今天覺得怎樣?」

「混帳!跟人打招呼是用這樣的語氣嗎!丹格那!」雖然史庫瓦羅被綁而且全身都帶傷,但全都影響不到他的大嗓子。

 

丹格那掩嘴笑了笑:「什麼嘛,我見跟你關係不太壞才這樣說,若是其他人我會直接說“你怎麼還沒死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霧之戰隔天的早上(雲之戰當天),因為不用上課的關係(只限丹格那一人),丹格那一大清早便出門去超級市場買食材,特別是魚生、義大利的餛飩和厚麵包。在他要付帳時,一把聲音忽然出現在他後方。

「你昨天果然是胡扯……」

他不慌不忙地打招呼道:「唷,迪諾,你怎會在這兒?」

迪諾回:「我本來是去你家接你,但去到時霧之守護者說你出門買東西,所以便在附近找你。」

「哈哈,還真不愧是我好友,對我真好,但你不是很忙嗎?」丹格那笑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臉上堆著無害又帶點傻氣的笑容,用孩子氣的語氣喊:「迪諾迪諾,我剛剛對你這麼體貼,可以把廚房借我用嗎?」

迪諾點頭,不自覺伸手摸丹格那的頭道:「恩恩,可以,你想用就用吧。」

「那~也可以把食材借我嗎?」

「當然沒問題。」

「餐具呢?」

「哈哈,當然可以。」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病房裡,史庫瓦羅睡在房間中央白色的病床上,四周有四個迪諾的手下,丹格那則坐在史庫瓦羅旁,即使羅馬利歐怎勸他離開那個危險人物,但丹格那則當作耳邊風,繼續坐在那兒看書。除了翻書時會用手,其餘時間都動也不動,連口也不多說一個字,直到迪諾來到。

 

「丹格那,你怎麼不等我一起來?」迪諾來到時滿腹疑惑地問。

丹格那看了迪諾一眼燦笑回:「因為你很吵,會騷擾我看書。」然後再次把注意力放回書本上。

迪諾垮下臉,微微不悅地開口:「那你為什麼坐在他旁邊,羅馬利歐說他怎勸你都不聽。」

「嘿嘿,這很公平,誰叫你們的醫生十問九不回。那麼醫生跟你說些什麼?我的好友。」丹格那緩緩地合上書本看著迪諾。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要回國的事一決定便立即收拾好他的所有行李,和來日本的時候一樣,只有一個箱子。但他仍卻跟學校說要『因回國做手術,所以要收拾行李,我的行李很多,需要多點時間』的名義向學校請了假,結果昨天便是他這一個月最後一天上學。

當然在學校的同學,包括綱吉在內的所有人全不知情,知道的只有今天早上接他電話的校務處秘書。

他心情大好地玩弄自己的頭髮:「不用應付那些令人生氣的祝福真是太好。」

他討厭被人關心,不過沒人知道和察覺到,除了他那神秘的叔公外。

 

「還剩下大半年時間,大半後要做什麼呢……」他瞟向書桌上叫庫洛姆幫他借的書:「嘿嘿,先完成無趣和無聊的大學吧。」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之戰是一場劍術的比併,丹格那十分難得的有來現場觀賽,他獨自走到一個沒人的高處吹風,因為他今天早上花了很多精力應付班上同學的問題,令身心都完全在疲倦中。

例如要做手術,你怕不怕?;你什麼時候再回日本?;要我們幫你留起功課嗎;等,諸如此類的關心的話語,這令有他差點控制不住嘴巴回一句別浪費時間做多餘的事。

 

本來他晚上一點也不想來,但無奈決鬥的主角二人都一致叫他前來觀戰,而且其中一人更說他若不來便在決鬥後衝到他的家抓人。

想到這兒,他又忍不住嘆一口氣,他放大音量對下方的兩人說:「你們兩個呀,知道妨礙我睡眠是一件和單著身子碰龍的逆鱗相似的事嗎?」

下方的人抬頭,山本問:「丁鈴,你為什麼跑到這麼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校裡不停傳出爆炸聲,迪諾跟羅馬利歐聽到爆炸聲後,不顧一切衝入學校範圍,正當他們想進一步跑入學校看個究竟時,被拖過來的丹格那終於掙脫出來。

他一重獲自己便退後幾步,神色辛苦地掩著耳朵說:「我不進去了,你們自便,爆炸和火藥味令我耳朵好痛,而且我肚子好餓,想去吃東西。」

「我就叫你要吃點東西……」迪諾無奈,他剛剛不停勸丹格那先吃點東西再看書,但無奈被人當作耳朵風還因為囉唆而被趕走。

丹格那完全不知悔改:「我比較想看書,不知能不能潛入學校圖書館呢?」

「不可以!」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叩叩叩-”「有人嗎?我來拿回被洗淨的盒子。」

 

「丹格那!你來了!」迪諾打開門露出燦爛的笑容,開心地看著訪客。若是不認識他的人,一定會以為他是鄰家善良的大哥哥而不是黑手黨的首領。

丹格那揉了揉眼,在剛剛他有一瞬間彷彿看到迪諾多了狗耳朵和尾巴,不自覺地伸手摸迪諾的頭。

迪諾當然不了解他內心的糾結,只是對他的反應有點疑惑:「丹格那?」

他汗顏,決定閉上眼不看迪諾,本來他想說打擾了,你的傷好了嗎?但話到了嘴邊卻變成:「我覺得我被日本的擬人文化渲染,我想念真正的阿努比斯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綱吉完全當機的關係,丹格那直接跟老師說他不小心稍微有點用力拍了綱吉一下,結果他昏倒了,所以要送他回家。

老師默默點頭並弱氣地說:「下次小心點,不要用力,大家的身體沒有雲雀同學那麼好。」

而山本也趁機會說正當理由蹺課:「他一個人搬不動阿綱,我去幫他。」

老師神色哀傷地點頭:「為什麼總是你們幾個經常請假。」

丹格那聳聳肩還沒心沒肺地說:「沒辦法,或許我們前世是哈里波特吧~老師你應該為能教到我們而高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睡得真舒服,終於自由了~不用管臭小鬼了~」雷之戰後的那天,丹格那在家裡廚房開心地哼唱著。

坐在客廳看報紙的千種淡淡撇他一眼:「你這麼輕鬆是不行的,房東。」

「丹格那大人,而且昨晚發生了好多事……」庫洛姆怯怯地發言。

「我知,而且有一半由十年後的我引起,不過這樣事情不是變得很有趣嗎?」丹格那淡笑,昨天的經過他昨晚已分別從里包恩的短訊裡得知,他還用粗體字註明綱吉已被知他的性別是男。

 

他笑了笑:「本來的軌跡被人用輪盤轉動半圈,所有事都重新連線,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雖然我不想和彭哥列牽涉過深,不過……」我喜歡被他們關心、注意的感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身邊的氣氛驟然改變,與剛剛截然不同的嚴肅還有強列的殺氣,並用冰冷、沒感情起伏的聲線道:「背叛者切貝羅,十年後的你們藏身太好,害我白白浪費時間,所以我決定要現在解決你們,即使只有你們的其中一人。」

 

「慢著!我們沒背叛!你的話全都沒根據!」切貝羅的女人努力反駁。

十年後的丹格那不屑地笑了笑:「嘻嘻。我是按命令行事的,要求情就去跟十年後的boss救情,現在先來乖乖受死吧。」他微微用手壓低帽子後便躍身衝向切貝羅,手中的銀棒露出它的利刃,無情地襲向女人。

 

“碰”一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風吹過天台,天台中間是臉帶笑臉十年後的丹格那,左邊是殺氣騰騰的瓦利亞們,右邊是一頭霧水的準彭哥列十代與其守護者,附帶一個臭汗大叔一號。

 

十年後的丹格那和現在的丹格那一樣,全程都曾張開雙眼,不管是周圍的環境還是人也完全沒看過,而且由出現開始便戴著一頂很大的扁帽,眼睛更是被帽子覆蓋著。

即使大家也在疑惑他奇特的打扮,但沒有一個人開口發問,因為他們的注意力早就被丹格那的話語吸引住。

 

「什麼!你加入了彭哥列!」史庫瓦羅張大口看著十年後的丹格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指環戰開始,第一戰是晴之戰,由笹川了平對瓦利亞一個打扮古怪的魯斯里亞。丹格那沒去觀戰,因為他要爭取最後一秒把身體調理好,而且也迫藍波儲足精神去應戰。

雖然依他的推測不管是現在的藍波還是十年後的藍波都不是敵人的對手,雖然不會被敵人秒殺,但相去不遠。

「這十天真的有意義嗎?」丹格那躺在他的床上反覆自問。他也想起一個說法『未來每一天都在隨著現在而改變。』

 

「未來還真是虛無飄渺的東西,真醜。而且我居然還生存著……令人反胃,不是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解散後,他們各自回家,但丹格那則陪著綱吉他們一起回澤田家。他們各自安撫小孩子們去睡,然後不約而同坐在客廳。

里包恩先打開話匣子:「她們說他們是彭哥列的切貝羅,由九代首領指名監察指環爭奪戰,而且還會由她們來宣佈勝負。」

丹格那壓低聲音道:「但是,她們的事沒有人知道神秘的人……全是女性這點也很奇怪,還有完全不像九代作風的處事手法……真有外星人侵略的感覺。」

「她們出來的時間也太好,而且和XANXUS……或許是我的錯覺,但太不尋常。」澤田家光頭痛的扶額。

 

里包恩直接的問:「你覺得她們有鬼?家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七天,丹格那快被藍波搞瘋,最後他決定讓他跟著風太出外遊玩。雖然他也有跟著去,但只是因為京子和小春也在,他不用再看著那些小鬼。他自我感覺良好的閉著眼走路,態度完全是不打算理會同行的五人。

 

他做的事只有一個,就是放空腦袋去散心。

天煞的,他從不知道教小孩子是一件這麼費用又不討好的事,本來他不喜歡小孩子,但直到教導藍波後,他討厭小孩子的程度更是提升到另一個層面。

在他心裡,所有小孩子跟小魔怪完全畫上等號,他甚至覺得惡魔也比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可愛,他多想用皮帶把人綁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答應了別人,丹格那就會開始動手。這並不是因為他有責任心或要做到最好這想法,而是他很好奇十日之後的結果,這種預測結果的快感令他不顧迪諾手下們的阻止動起來。他好以待暇地觀察,雖然現在能給他觀察的人不多,但也足夠該他從中取樂。

 

給家裡的報告他決定把指環和瓦利亞的事全都隱瞞,而且六位後備守護者的情報也足以讓他在半年內什麼也不做。他可是很期待某一天跟他家老頭子說:「指環戰?早在幾年前完成,你的消息也太落伍了。」,期待看著他老爸生氣發飆的情況。

 

史庫瓦羅說的沒錯,他是一個怪胎,而且他所待的家族有著他真的很可憐。他對家族裡的所有事務和名譽都不感興趣,雖然這絕對是受了他叔公的啟發,不過他越是長大越是明白他喜歡看現在的一切來推算結果。會聽家裡的指示做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想知道推算出來後的結和真實的差多少,新一代的彭哥列正是他所需要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是藍波的角度***

 

 

我的目標是要打倒里包恩,要令無視我的你出糗。

然後有一天,有一個好討厭的姐姐來了,她頭髮很長但眼眼很小,而且常常閉著眼。藍波討厭她。

而且她常常瞪著藍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