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6.傳說的七七之癢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雲雀總是會忽然親丹格那,丹格那永遠也只是接受和回吻,完全不理會場合。所以,他們兩個在交往的事很快便通天,而且消息也傳到瓦利亞和加伯羅湦。

 

迪諾知道後,除了驚訝萬分還一臉大受打擊,不過他還是恭喜丹格那,並叫雲雀好好照顧這位亂來的友人。

 

在跟迪諾分別後,雲雀在公眾場合把人抱緊,托起他下巴並深吻下去,丹格那只好等雲雀停下才問:「你搞什麼?」

「哼,你跟迪諾擁抱太久。」雲雀不悅地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個英文字母的頭四個(小寫)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個英文字母的頭四個. (小寫)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個英文字母的頭四個.(小寫)
  • 請輸入密碼:

事件很簡單,也來得很突然。

原本是一件複雜的案件,只要一點點的突破口,就能變成一件簡單的案件。

 

案發時間:下午四點,黃昏時份

案發地點:雲雀的寢室

紀錄人物:雲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加深和別的組織的關係,還有為了穩定新首領的威信,彭哥列九代在某個離島舉辦一場舞會。

場地佈置美輪美奐,而且還是特意請一位設計師來設計;食物方面也是最高級,還有為了這一次舞會,九代首領還特意命人買一批新的銀餐具。

被邀請的客人當然開心。但,事情是有兩面,有人歡喜,自然有人愁。丹格那正是愁的其一,他到逹會場後便直接到主管室找人理論。

 

他臉還是掛著淡淡的笑容,他說:「嘿嘿,這是我第三次來這個島。第一次是旁觀首領被襲擊,第二次是看著他和九代玩接接拍,第三次的現在是在做舞台劇,而且入場費全免。我的好首領還有九代首領,你們是當我是死嗎?而且申請費用的名義居然只用外交的名義申請,似乎以後的審批要再嚴謹一大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羅傑的事『處理』完畢後,彭哥列回復平靜,特別是綱吉回日本基地後,整個義大利基地真的靜上十倍。丹格那也可以用這段悠閒來。

一個手下叩門喊:「大姐頭,有視像通訊,是十代首領。」

「啊?他有說是什麼事嗎?」丹格那問。

 

那人抓抓臉:「他說不是太重要,是私人的事,叫你有時間再找他。」

「唉,還是老樣子。」丹格那小聲地喃喃,然後對門外的人說:「叫他等個兩分鐘,我要關溶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綱吉和獄寺山本在處理好彭哥列的事情後,便去丹格那家裡探病。

「丁鈴,你身體怎樣?」綱吉顫著身問。

丹格那托頰笑:「完全好了。」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綱吉怯怯地說著。

 

丹格那轉身送身後的人一拳,不過被那人接下:「史庫瓦羅,你的臉嚇到首領了。平時你的樣子已很兇,怎麼現在還比平時兇五倍,便秘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這樣明顯在逞張的丹格那,六道骸借出自己的肩膀:「你吸了麻醉藥,先扶著我,還是你想被我抱住?」

「真煩,那我要肩膀。」丹格那頭痛地回。

「咯咯咯。」

 

迪諾一邊擺平他的對手一邊喊:「丹格那,不要勉強了,我來背你吧。」

「……」丹格那瞟了迪諾一眼:「不要,你太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冒,在平時只是一個病徵的統稱,但現在,它變成彭哥列最有威脅性的敵人。很多成員也因為這個敵人而倒下,而十分不幸,丹格那也是其中一人。

他又因不肯吃藥,令感冒惡化,最後要請假回家休息。綱吉原本希望方便照顧,叫丹格那回彭哥列基地休息,但他討厭被不熟悉的人包圍,所以他拒絕了綱吉的好意,堅持要在自己的家。而且還糾正阿綱道:「咳咳,基地是工作才會住用……咳咳,放假當然要回自己的地方。」

 

綱吉滿臉無奈看著病躺在床上的友人:「丹格那,這裡沒人可以照顧你……你真的不肯來嗎?」

「不要,我什麼都不要。」丹格那把頭埋入睡枕,表示不想再說話。

「唉,那好吧,我會尊重你的意願。但為了不讓我們擔心,我請庫洛姆留下來照顧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獄寺和丹格那無聲地拉鋸時,綱吉想了想後說:「這樣的話,半天便會被揭穿…丁鈴,你在準備什麼?」

丹格那揚起一個狐狸笑:「嘻嘻,所以我在進來時才會對你說『再這樣下去我會失去笑容』。」

「咦!?」

綱吉愣住,然後像想通什麼般點頭:「這樣是不錯,但犧牲會不會太大。」

 

「太少做不到大事的,首領。」丹格那轉向獄寺:「隼人,去我的房間一趟,記得全程不要說任何一句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22歲,單身

隸屬家族:彭哥列

職業:雕金師

列明:重要人物,不准單獨外出,保護其安全優先

 

陽光普照、風光明媚,在義大利的市雜有很多賣食材的小攤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公園裡,櫻花正盛開,風輕輕一吹,櫻花便隨風紛飛。一個身穿白色婚莎的人在公園裡跑,他左顧右盼,最後朝著西邊一個日式建築的小涼亭跑去。

「恭彌,你在這兒做什麼?」

 

雲雀倚著柱淡淡地說:「賞櫻。你拍攝完了?」

丹格那搖頭:「沒有,唉,我想你幫我們一個小忙。」

雲雀挑眉,丹格那遲疑了一會後咬牙開口:「我想你做我拍檔陪我拍攝。」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瞬間便到了拍攝當天,雖然丹格那本人很想這一天忽然從世上消失或用時空跳躍跳過這一天,可惜世上沒有這東西,他只能用盡彭哥列的權力把場地一帶清空。對外,他叫草壁守著四周,連一隻蟑螂也不準通過;對內,他放狠話若有人未經同意來看,他就扣起他們三個月的薪水。

 

「丹那丹那~你能想辦法在這個位長出兩團肉嗎?」紫羅蘭雙眼冒出閃光,甜甜的笑著。

丹格那睨了她一眼:「…你裝可愛也沒有,我不吃這套。」

「丹那丹那丹那~」紫羅蘭繼續喊,若不是丹格那己穿上婚莎,她絕對會拉扯他的衣角。

「你在向我撒嬌也沒用,我是男的,這兒不會長肉,還有你在捏的話,我要告你性搔擾。」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丁鈴。」京子對坐在同桌的丹格那喊。

雖然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是丹格那,但為了報復他騙了她們這麼久,所以故意喊他丁鈴。但,習慣一養成便改不了,結果之後想喊他的名字,但最後出來就是變成丁鈴。

不過丹格那對此沒什麼在意,有時還拿這個名字揶揄其他人。

 

「怎麼了?」丹格那托頰問。

京子立即問:「你覺得結婚的定義是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彭哥列的日常,就是有些毫無關係,但又有點關係的人自由進出。即是在義大利本部,也會有些人忽然出現,像是京子。「丁鈴,今天基地附近有一個日本祭典。」

丹格那點頭:「啊啊,我要去幫忙。」

京子眨眨眼問:「你要穿什麼衣服?」

「就這套西裝,本來是想穿男式的和服,但……實在太沒美感,就像一條蒸烏頭但沒有蔥花作配襯,完全違反我的美學。」

 

「給你這個~可以掩人掩目。」京衣把手上的大紙袋遞給丹格那,丹格那順著她意拿出來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大姐頭,有人找你。」草壁在丹格那的工作室門外大喊。

「我沒收到預約,跟他說我在忙不方便。」丹格那不悅地抱怨:「嘖,那個老不死居然叫我一星期內把這堆鐵全變精鋼,可惡!真是太小看人!我要在三天內完成給他看!」

 

原本想安慰他的草壁愣住,為了掩飾尷尬他又説:「呃…那人是說是你叫他來這兒的。」

「我叫?他的名字呢?」丹格那皺眉問。

「忘了問……」草壁話說到一半便感受到冷冷的殺氣,他立即躹身大喊:「我立即把監視螢幕接過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一句常見不過的告白,在一個公園裡發生,一個男人把手上的花送前給對方。

「………」被告白的人沈默一會,嘆一口氣:「我是男的。」

「我知道!但我真的喜歡你!」那男人再接再厲。

「謝謝你的心意,但我對男生沒有興趣。」被告白的人直接拒絕。

 

那男人十分認真地說:「或許會有!請你再三考慮我!只要相處過就知我是認真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人也分很多種,有浪漫主義也有實際主義的人,但也有兩者並存的人。丹格那做事工作都是十分注重結果和效率,但對感情,他是一位浪漫主義的人。即使他會去情色街,但也只是因為工作,他並沒有一夜情的習慣(雖然絕大原因是他的潔癖影響)。但不知為何,彭哥列裡卻紛紛傳出他經常一夜情的傳言。

 

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而丹格那方面,他對這些謠言一律當歌聽,也沒有對人多作解釋。

現在更還大搖大擺地坐在彭哥列的餐廳裡,跟美女一起共享晚餐。他笑:「真是人怕出名,狐狸怕沒老虎,老虎一不在就被人當綿羊,你說對嗎?碧洋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