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3.和平之章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有時我覺得這群人有點像流星街的自衛隊。

十分諷刺的形容,但套在他們身上卻又十分貼切。

特別是在外面的社團進來時,流星街一些居民便會主動聯絡他們,請他們出面處理。
路人愁眉苦臉的說:「魯西魯大人,社團來了,這次也是想請人幫他們犯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女性成員都往庫嗶的房間,飛坦也終於重獲自由。他伸展手腳一會後便回自己的房間,看了一會書後便躺在床上喃喃:「俠客在躲小白?難道俠客……」

他瞬間坐起來思考,然後露出看好戲的笑容:「有趣,看來問一下沒壞,嘿嘿。」

 

飛坦走到俠客的房間,叩了門後進去:「喂,聽說你在躲小白。」

俠客滿頭黑線的看著飛坦:「飛坦……你是來幹什麼?不會是為了問這個問題吧?」

「當然不會,我只是想來看你的窩囊樣。」飛坦揚起一個惡質的笑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總覺得他有點有意無意的躲我,特別在我從獵會回來後的這個星期,即使在教學裡也比平時退開了幾步,而且只要眼神一對上便別開視線。

有古怪。

 

我站起盯著俠客的側臉:「俠客,你躲我?」

俠客僵了僵:「咳咳,當然沒有,我為什麼要躲你?」

「啊,但好怪。」我不太相信他的話,不是因為他不可相,而是我的直覺如此告訴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飛坦今天回到基地,他隔了幾個星期沒回來,但他一回來就見到熟悉的身影變得陌生起來。

但之前就算一年不見,他也沒有這個感覺。

他繃緊神經,看看這些人到底是真的成員還是別人假扮,結果經過打量後,他終於明白不是他走錯地方還是團員被換掉等的事,而是成員們『胖了』。

 

雖然他想知道原因,但要找人來問的話……首先團內的女性團員絕對不能問,否則一覺醒來手腳消失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於是,目標人物自然落在俠客身上。

「俠客,你……最近是不是太少出外?」飛坦疑惑的看著俠客並上下的打量他的身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現在我在獵會表面上雖然是正在接受老伯伯的教導,但老伯伯不是每天都有時間教我,所以都變成我自己一人在自習。雖然間中會有些古怪的人陪我對練,但若我對練習有不明的地方,他們都回答不出。

所以最後還是要等老伯伯。

 

不過今天我不是因為在練習上有問題而是因為一些其他問題找他,但找過平時老伯伯去的地方也找不到人。

看到豆子人,我問:「老伯伯?」

豆子人笑回:「白滇小姐,會長他外出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告別那個神秘又有趣的看掌的攤子,我便陪俠客買東西,買了很多…很多…很多呢……

連收銀處的姐姐都瞪大了眼看著我們,我還聽到有人問:「最近有戰爭嗎?他們好像在避難?」

我的臉子被你掉光了,笨蛋俠客!

極度無奈下步出超市,俠客他提了四袋,而我則是一隻手提四袋,幸好停車場很近,不用拿著這堆東西走太多路。

 

把東西都放入車尾箱後,俠客開車,他輕鬆的說:「小白,幸好你陪我,否則真不知怎提回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V:這回絕對是我的大偏心,另外風盈生正是小短曾出現的江湖術士wwww

 

 

「購物?」我十分疑惑的看著俠客。

俠客對著我點頭:「嗯,因為有些東西需要,但流星街買不到,所以便要去購物。」

「所以?」我不太明白俠客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扇門,一道水晶門,和白滇剛撿到的水晶一樣的成份。

庫洛洛一行人把石頭被移走後,看到的便是這一扇與這兒完全搭不上邊的門。
俠客自動的上前打量這扇特別的門:「嗯?看看……被人清除過的蹟象,有螺旋形的刻紋,似乎是用某樣東西把門拉開,大概在門後也有相同的東西,但不知有沒有被破壞。」
飛坦抱胸倚著牆說:「強行推開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面前門開後,一行人魚貫前進,庫洛洛在這時走到富蘭克林身邊輕聲的問:「富蘭克林,剛剛有錄到嗎?」

富蘭克林點頭:「有的,團長。」

「很好。」庫洛洛笑得燦爛,繼續往前進。而且一如他心裡盤算一樣在下一道門前白滇已停在一旁沒有唱歌的意思,他打趣的笑了笑便叫富蘭克林把錄下的歌放出來。

 

白滇聽到後當然是……還是面無表情,但從她的眼神中可以勉強讀取到她很不滿,大概內心早已在咒罵了。

庫洛洛他當然不會理會這點,他仍率眾人大搖大擺的通過門,這座山洞的路是向下走,而且是迴旋。他們用了一天的時間終於到達直到山洞的盡頭,那兒是一個很大的洞,除了壁畫外還有一個像是古代礦石加工場的設施。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剛剛那個戰役,大家都鴉雀無聲,更貼切的說法是大家仍沒把剛剛的地獄之聲排出腦海,所以不能說話。

「富蘭克林,剛剛那是什麼?」小滴小聲問。

「………飛坦唱的歌。」巨人眼神飄移的回。

 

你確定那是歌而不是地獄的厲鬼慘叫?我剛剛還有一種去了地獄的感覺。

小滴嘴角抽蓄:「我有一瞬間以為我去了地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成功踩著魚行到對岸後,那群幼稚小鬼完全呈現一臉興奮的樣子。

「想不到真的可以踏著魚走路,真是神奇的體驗。」食人鬼心情完全大好,真易哄,難怪師傅永遠都不把他當男人看。

「而且連我上去也沒事。」巨人不好意思的搔搔臉。

巨人,你是小女生嗎?為什麼你的動作總是令我想起小女生?難怪師傅也不把你當男人看。

 

「有小白在真好,很方便。」小滴笑著對我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是因為守衛太肉腳還是沒出來,

「村裡的人似乎想和我們玩躲貓貓呢。」

「但我們要找人帶路去他們的聖地,真頭痛呢。」團長大人,你是認真的嗎?怎麼你一臉期待發展的樣子

 

俠客伸一個懶腰:「沒辦法呢,只好『請』人帶路,不知附近有沒有住了些好心人家呢?」

小滴自然的回:「俠客這兒沒有好心人家,只有貪錢的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選決定後,俠客便說現在出發,日用品的話便在村落裡問人『借』。但在我問要錢嗎後,俠客只拍地狂笑,其他人也在笑還說了一些我不能理解的句子。

他們怎麼了?這次是神經抽蓄嗎?他們真是越來越多病,下次要勸他們去看一看醫生。

 

瑪奇忽然從椅子上站起,她走上前問食人鬼:「團長,是不是有其他任務?」

食人鬼張大他黑漆漆的眼瞳,樣子像是十分感興趣的問:「你的直覺?」

瑪奇微微點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俠客這幾天都很忙,似乎食人鬼這懶鬼終於想做運動,所以俠客都只在忙著在食人鬼的房間討論東西。

我也很高興的和小滴在遊玩和發呆。

不過我有一件事真的不太明白:「為什麼,攻擊我?」

 

在流星街有時很和平,一群年紀相彷的人會跑來跑去、一起找玩具、一起看書、一起分享食物等。

但若起亂的話,那的確很亂,就像忽然像發了狂那樣偷襲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一個月沒去基地,這兒只能用亂七八糟來形容,牆被炸掉好幾處,不知誰的血漬散落在屋內的四周,而且還有一段時間,怎麼都沒有抹掉!地上和沾到窗上塵埃又有幾寸厚,還有一堆快成山的衣服,全都要拿去沖洗,特別是他們的……洗也不用,全都拿去掉!

 

把雜亂的東西都整理好一大半時,我忍不住問他們這個問題:「你們,這兒打仗?血漬,難洗。」

但回答我的只有一片沈默。

門口開著……我用不太熟悉的圓感應了一下……沒人。他們似乎全都外出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上次的事之後過了一個月,我才回去流星街的基地,而且還是跟老伯伯爭取了很久才可以回去。

我本來想偷偷回去的,但不知老伯伯從那兒找了一個大煙筒,只要我碰到他的煙就會被抓到。那大煙筒還很不要臉的對我說,我可以叫他做師兄或叫他莫老五大哥。

嘖,叫他大煙筒就足夠。

 

都怪俠客這混帳戀童癖,突然把我拋出去令我帶著一身傷回獵會!獵會的哥哥姐姐立即跟老伯伯說,還說我的傷沒痊癒都不能走。我一個月沒見小滴了,我好想她,而且我不想再到情報部,現在那兒根本是活生生的地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滴歪頭想了想說:「既然團長有令,也只可以去。小白,你要和我一起去。」

「要。」我立即點頭。

俠客拍了拍手:「好了,時間不早了,再不回去團長會生氣。」

「是。」小滴和巨人一起回答,然後我們四人開始奔跑回去。

 

在途中,由於俠客不說話便會做惡夢的前提下,我們很無奈的陪他聊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滴新的屋子建好了,現在我和她會去流星街不同的地方探險。

但為了保護她,我必須要比她強和可靠,所以我問:「小滴,玩一場,好嗎?」

她笑著點頭:「嗯,也好,我很久沒跟你打了~」

「念?」我問。

她把頭微微側向左:「也可以,但我要先找武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流星街後,每當我有空閒時間便去找小滴,因為答應了要幫她把她小窩變大。

「小白,我們現在要先建第一層。」

我舉手:「好。」

於是開始把之前找出來那些比較完整的石頭和鐵塊來疊砌成一個牆壁,一個鐵壁。

 

不完整也不要緊,因為它另有用處,在這兒它的作用和外面並不一樣,它不是像外面那樣在保護主人,而是在做主人的武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老伯伯那兒的一星期,每天都要聽他的指導,在最後一天,我很辛苦才背到這個心源流的第十個招式。

希望在一個星期後不會忘掉,否則又要重新再聽一次。

 

早上時,老伯伯非常嚴肅的跟我說:「雖然你不是心源流正式入門的弟子,但既然你有跟我學習,那你也是心源流的一員。」

「嗯。」我淡淡的點頭回應。

他又輕咳一聲:「總之你已是心源流的半個弟子,明白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