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被改變生活節奏之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丹格那上學時一直頂著一張臭臉,其實也不是臭臉,只是臉無表情。但對於看慣他每天都臉掛微笑的同學來說,這完全是恐怖嚇人的臭臉。

而且經過一年的相處,他們都知道他和雲雀一樣都是不能惹的對象,所以大半同學都不敢接近他,老師也是,眼神都會不自覺避開,就是看天看地看黑板看書本也不看他

 

到換課的空隙時,幾個平時跟他比較多交流的人走近他問:「丁鈴你怎麼了?」

「這聲……抱歉,我今天頭痛,沒有心力去分辨聲音。」丹格那沒精打采地說出今天臭臉的原因。

「我是京子,你頭痛?要不要去保健室?」京子擔心的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校的寧靜很容易因一個小話題或一點小事而引起大風波,而今天的引起風波的人仍是嬉皮笑臉的丹格那。

起因是同學在討論半年後的一個校慶活動,有些同學建議辦咖啡室,有的說鬼屋,更有同學說演話劇。提出主意的人為了得到其他同學的支持,努力推銷。

風波就此發生。

 

「演話劇?」丹格那歪頭問。

支持話劇的同學努力點頭:「嗯,是的,我們想丁鈴同學能出演穿肚皮舞服的侍女,放心,衣服不會太超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你過來。」犬瞟了在後的小女孩。

「呃……是。」這位小女孩身形嬌小,個子不高,聽到犬叫她時她便小步跑過來,她害羞又慌張地左右望向柿本和城島。

「……就是她?你們確定?」丹格那扶著下巴上下打量那位女孩子。

犬一臉得意地點頭看向千種:「啊!原來你這傢伙的眼睛真的看得見!我猜對了!」

 

丹格那用眼尾冷冷掃向犬:「現在沒你們的事,閉嘴。」完全不理會生氣的犬,他又對女孩子問:「我該怎稱呼你?小女孩,還有你多大?有沒有十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無奈的看著自己身處的地方-一隻小型快艇上。

而目的地則是所有黑手黨都忌諱著、全黑色的復仇者牢獄。

 

為什麼他會忽然去這一個奇怪的地方嗎?原因是探監,雖然他不認為復仇者的那些傢伙們不會這麼輕易放他去跟那個人見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個人跟他的部下又再玩了一次『逃獄』。

丹格那坐在快艇上嘆氣,明明天空很美麗,但他的心情卻差到像在打開冰箱看見已發霉的食物,爛透。而且令他最怕的是他的預感,他覺得里包恩找他做中間人的主因絕不會因為那人不知道他也是黑手黨的人這麼簡單,特別他是那種會作出超級長遠思考和計算的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以上是平時說出許多令人摸不著頭腦話的丹格那這一天的狀態。

經過一年相處,大半同學也明白他是一位愛說話的人,而且還愛說很多不好笑的冷笑話。但今天,丹格那沈默得嚇得,除了一些問答外,他都不怎麼說話,讓人十分在意。

 

「丁鈴,怎麼今天在悶悶不樂?」京子擔心的問。

丹格那擺擺手:「沒什麼,但總覺得今身渾身不自在,像是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要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處理完城島犬後,綱吉一行人又再開始尋找敵人,但綱吉忽然說:「好像有點肚子餓。」

此話一出,大家才想起從早上便一直東奔西走,沒怎麼正經吃過東西,於是緊張的尋找兇惡的通緝犯變成中學生的校外野餐。

看著建議和準備野餐中的眾人,丹格那嘴角抽畜問:「里包恩先生,我該形容為神經接錯還是毫無緊張感的白痴們?彭哥列準十代的思想行為真令我刮目相看。他這樣可以嗎……」

「看到獄寺和山本兩人對他的信賴,你認為呢?」里包恩沒有正面給予他答案反問。

 

沈默一會後,丹格那開口:「比我大哥好太多,有願意為他拚命的人,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而且……我沒感覺錯的話,隼人和武都對他十分信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把發訊的地方和里包恩手上的資料對照一下後,一行人便浩浩蕩蕩朝著目的地-黑曜樂園出發。

「隼人,你是重傷呢,你真的要去?你要明白你現在只是負累,還很礙眼,容易成為別人拖油瓶的那種。」丹格那一臉擔憂又苦惱的說著。

獄寺狠瞪著他:「女人!你不出聲沒人……傷口……」

丹格那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咦?你不知道嗎?受傷的人不要大聲吼和呼吸,會扯到傷口喔~不過別怕,我有帶鹽粒和繃帶,你傷口出血時記得告訴我,我會立即幫你有效地處理。」

 

同行的其他人一邊聽著,心也涼了一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v的話: 本人不在hk, 現在用朋友wifi 幾秒, 請想念我.

 

 

丹格那忽然喊:「慢著,草壁呢,我點事要問他。」

聽到問題後,兩名委員會成員一臉傷的用手臂抹眼,右邊那位嗚咽地說:「夫人…夫人……草壁學長他…嗚嗚……」

左邊的那位緊握拳頭:「草壁學長被打到入院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就是丹格那,對吧。」

毫無預兆

在某一天上學途中,一個身材高挑的陌生人在一條大路轉角的小巷這樣問在大道路步行的丹格那。

丹格那沒有理會,走了幾步才停下:「哎呀呀,太久沒人叫對我的名字,他們不是喊丁鈴就是怪動物,害我自己也差點忘了自己的名字。請問你在叫我嗎?」

「你就是丹格那?」那人微微皺眉再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山本武跟他老爸抬槓典期間,丹格那只在旁安靜地聽著這對父子的對話,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看到正常家庭交流,但還是有點好奇他們的對話內容。大概是因為這種普通不過的情境永遠也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特別在他所待的世界,家族裡的競爭是絕不會允許他們軟弱。

 

「老爸,丁鈴她是德國人,沒吃過正宗的壽司,所以我才帶她過來試日本地道的食物。」

忽然,山本叫他的名字令他飄遠的心思回來。

山本剛環胸點頭並舉出一個大拇指:「啊,明白,要讓她明白壽司的美味!」

山本武回他一個大拇指:「哈哈,沒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丁鈴,你放學方便來一下我家嗎?」

在一個天朗氣清,白雲在飄鳥兒在叫的某一天,山本問伏在桌子上像在睡覺的丹格那。

丹格那耳朵動了動,換成單手托頭,沒精沒采地反問:「嗯,我是方便。但怎麼了?」
山本燦笑說:「哈哈,因為你好像沒有吃過壽司,所以便邀你來我家。」
「嗯?兩者有關係嗎?」丹格那淡淡的問。
他這一問令在意他們對話和想八卦的同學都跌滿一地。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草壁跳出來打破僵局:「委員長,抱歉打擾你們,我們向那邊的攤位收到巡邏費。」

雲雀轉身發號司令:「啊,去下一處。」

草壁微笑問:「委員長夫人要一起嗎?」

丹格那擺擺手:「不用,我的朋友在等我,我只是剛好聽到恭彌的聲音才過來打個招呼,我也要快點歸隊,否則會令她們擔心。」

 

「請問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了一段路後,京子和丹格那便到達廟會的地點,京子看了四周後笑:「今天也很熱鬧呢。」

丹格那附和地點頭苦笑:「人真多。」

雖然人多也是意料中的事,但面對時還是會感到苦惱,而且除了人的交談聲外還有音樂及太鼓的敲擊聲,他對這些聲音感到無比頭痛。他現在只希望等一下進去後,仍可聽清京子和小春的聲音,不會和她們走散,否則他要上演一場瞎子張眼尋人的戲碼。

 

胡思亂想一會後,丹格那便聽到一陣急速的小跑聲往他的的方奔過來,那人並喊:「京子!丁鈴!」

「小春!這兒!」京子回並向她揮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丁鈴,你後天晚上有空嗎?」京子在轉堂時問丹格那。

丹格那點頭:「嗯,有呀,怎麼了?」

「後天在寺廟那邊會有夏日祭典,你要去嗎?」

 

「祭典?什麼來的?」丹格那滿臉疑惑,對在外國長大的他來說,祭典無疑是一個新奇並難理解的詞語。

京子手指碰下巴苦思,努力地解釋:「是一個傳統活動。是紀念夏天完結,秋天正在來到的慶典,你可以當他作盛大的派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回到店子卻找不到一個人,無奈之下只好張開眼四處找人,還好在不遠處便找到人。他沒沒立即上前跟他們匯合,而是在一旁靜靜觀看了一會:「他們還真喜歡一群人聚在一起呢,不過……原來有趣事發生。」

丹格那適時裝尋人的模樣大喊:「阿綱、隼人、武、京子、小春,你們去了哪兒?」

「丁鈴!」京子和小春大喊。

丹格那說:「啊,京子小春都在呢?」他懶散地揮動導盲棒朝著她們的聲音走過去,並又再一次把人群一分為二。

他帶點戲謔的問:「嗯哼,怎麼氣氛這麼嚴肅,發現浮屍嗎?要幫忙處理嗎?」

「呃……不是。」綱吉被丹格那的問題弄得手足無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沙-沙-

撲-嗷-

海浪拍打和風吹的聲音、

 

「嘩-海很大!」

「京子,我們快去換泳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來平靜的丹格那今天傳出一聲悲鳴與哀號:「你說什麼!!你說老媽她來日本!你為什麼不阻止她呀!!!老頭子!」

 

『我覺得沒什麼大問題,而且她說她只是想逛街………』高哈根的老大在說到後半句時,底氣明顯不足。

丹格那更是挑明問:「你相信她的理由?她可是徹頭徹尾的戰鬥狂。」

電話方沈默好一會才發出一聲咳嗽聲:『咳,或許她身為女性的自覺覺醒了……咳,總之去接媽媽,丹格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不經不覺的覺去,春假瞬間完結,迎接著學生們的便是沈悶又帶點刺激的學校生活。

開學第一件事不再是趕著回教室而是看著新一年的班級分配,大家都不想鬧出進錯房室的灰諧笑話。

「丁鈴,我們又在同一班了。」京子牽著丹格那的手開心的說著。

丹格那勾起一個微笑問:「嗯?在哪一班?」

「2A」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委員長夫人,我們來接你了。」

在新一年的大清早,丹格那家門口便有著這比軍隊更齊整劃一的喊聲。

 

「啥?」這次,丹格那又再被那群人搞到摸不著頭腦,他打開門對那些人問:「什麼接我?你們在說什麼?」

其中一名風紀成員站出來,他先向丹格那敬禮然後道:「委員長夫人,你還記得星期四那天委員長說過什麼嗎?」

丹格那雙手環胸歪頭回想:「嗯……他說是要我幫他弄幾個便當,說是有什麼活動,所以你們是來接便當?真是呀,說話清楚點,等我一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之前的事,丹格那要求迪諾在並中附近的公園等他放學,然後順道一起去吃個飯再回家閒聊。

「唷,久等了,我的朋友迪諾。」丹格那跟他來個短暫的擁抱。

迪諾回擁:「丹格那很久不見,上次太匆忙根本沒時間跟你好好地聊一聊。」

丹格那難得張開眼看著久違的朋友問:「是呀,你們站了多久,要去附近的咖啡店嗎?」

 

「我們?」迪諾不解的看著丹格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