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Nigrita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奇爾吾主人和他的一眾僕人又回到尼格里塔,所以維奧娜又再次每天都在日常購物和整理大屋中渡過,沒有時間找她要尋的人。雖然,之前那段日找不到,但她抱著一絲希望。

這一天她領著卡塔達到市集買這幾天的食材,忽然聽到一把聲音在喊:

『水果!水果!好吃的水果喔! 哎呀,那邊那位,有興趣嗎?沒見過這種水果是吧?來來來,這邊有洗過切好的,您吃一塊看看,多汁又甜美對吧?要不要帶一些回去呀?我看您有緣,特別算您便宜一點!』

維奧娜聽到後上前查看「水果…可以試吃?」
她不確定地問。

這位攤主眼睛閃亮一下「當然當然!這位美麗的女仕,你快嘗嘗,我保證你肯定會滿意!真的又多汁又甜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維奧娜忘了身為人時要怎看東西、她忘了身為人時眼睛看到什麼、她忘了身為身時皮膚的觸感、忘了身體的沉重、忘了跑步時如何呼吸、忘了心頭一暖的情感,忘了很多…很多…

唯一沒忘的是身體上帶來的痛。

因為…她現在仍感覺到這種痛,這痛每天都會纏上她。

只要她一回想自己染血的身體躺在眼前、只要她一回想被人用劍抵在脖頸……只要她一想起“死亡”,她會會害怕得全身發痛,甚至感到窒息,明明她只是個忘了如何呼吸的死人,但在痛楚來襲時,她卻有這感覺。

 

理應死亡了的人卻留了在這世上、理應不會死的亡魂害怕著死亡再次降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奇爾吾比較忙、又或過得很充實,因為新買回來的奴隸-卡塔達是個有點趣味的人。這當然不是說他會說笑話或做些討好人的事,他只會時常乾瞪著眼看他、眼神十分不敬,他表現出他討厭上位者的態度,每次要他駕馬車出門時也要先用魔法給他一點苦,用皮肉之苦迫他聽話,但對方依然是屈強不屈服的態度。

 

這令奇爾吾不禁笑了出來。

很有趣,不是嗎?

給他兩條路,但他偏偏要選痛苦的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靈魂是什麼?

對維奧娜這類沒有肉身的幽靈來說,靈魂便是自己。沒有原因,因為現實就是這樣…她是一個失去肉身、被稱作死亡的人類。

隨著時光一年又一年的過去,記憶就像她髮膚的顏色、一年比一年褪掉,支撐著她仍待下去的原因早就忘了,她只記得要回到尼格里塔、能在這裡找到答案。

 

在這裡她發現四十年這裡有佷多的改變,她又一次找到工作、遇到莫名奇妙的人、想起了遺忘很久的事……直到最近,她想起,她、曾經有過一個兒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家時,愛德文拿到了一封信...

 

拿著可以看到最重要之物的魔鏡,愛德文從大門口回來,正好看到代替戴夫的新僕人正在門口取信,順手從對方手中取過信件來到奇爾吾的房門前,得到主人的應允後進入房間。

 

站在桌子前,愛德文有些恍神的看著黑髮人類拆信的動作。他殺死了他的僕人,原本預計得到的是那男人的怒火,而他也繃緊神經準備與對方大吵一場甚至大打一架,但奇爾吾完全無視於吸血鬼的挑釁動作,只是再找了一位新的僕人,這讓愛德文更摸不清楚他的領主再想些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不經不覺又過了兩星期,她這些天沒做什麼別的事,在辭掉餐飲館的工作沒多久,便有一名叫查妮的人找上她,說她的主人想聘請她,而原因似乎是因為她懂得寫字。維奧娜簡單問了那位主人是什麼人後便答應,據查妮說那黑髮的主人是一名子爵,領地不在這裡,是在另一個地方,在尼格里塔只是短暫逗留,而目的並不是他們這些下人可以干預。

而那裡的管事對她說主人很快便會離開這城鎮,但現在這間大屋子也是花了一筆不少的費用買來,不想荒廢,所以便要請她一直在這裡打掃直到主人再次到來。不過他也不確定下一次來這城鎮的時間,或許是半年、又或許是一年,甚至也有可能是兩年。總之,他們要維奧娜一直待在這裡打理大屋的一切,包括趕走盜賊,不管用什麼手段。而當主人來到時,她除了平時的一切工作外,還要加上掌廚。

 

工錢方面他們會一口氣付兩年的工錢,共六枚金幣,這對平民的她來說是一筆不少的金錢。所以維奧娜沒多想便答應,不過她並不是對金錢心動,而是因為可以一直待在尼格里塔這裡,大屋有傭人住的房間,她不用另找地方住。再加上這位僱主沒有定下太多規矩,只要她完成每天的工作她便可以出門找她的兒子。

 

工作和住的地方解決後,她又開始在鎮裡不同的地方徘徊、看到有小孩子們經過時會停留,嘗試從陌生的身影裡找到那幻影中的孩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記起自己可能曾孕育一名小孩後,維奧娜有點茫然和感到無助,她沒有半點有關自己結婚或有小孩子的記憶。作為一個女人,她不相信自己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

即使身上僅餘的一切也慢慢消失、即使記憶會被時間沖淡,她都不應該會忘了這事。

 

她還記得她從幽靈狀態醒來時,四周全是人,她想推開圍在身邊的人,但才剛觸碰才發現自己的手穿過了他們。她驚恐地大叫、瘋狂地大叫、不顧會不會影響其他人般大喊大叫,雙手雙腳去推、去撞,攻擊著四周的人。可惜還是沒有任何人對她的叫喊作出回應、沒有任何人對她的攻擊而迴避,更沒有任何人在看她。

 

直到幾個像是智者和一名穿著像神職人員的人來,人潮才開始散去,她也能看到…『她自己』。『她』躺在地上,身上血肉模糊而且某地方有著野獸的牙印,馬車翻倒在旁……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哈~呀咦~嘩~呀呀~』幼嫩的、屬於嬰兒的聲音在四周響起。不,不是四周,因為維奧娜的四周除了不會說話的傢俱外,什麼都沒有。而那個嬰兒的聲音……維奧娜相信那只是來自她的幻想。

她只不過是一隻普通的幽靈,就算身體能碰到東西,但她早已沒有身體、沒有能盛載記憶的腦袋。遺忘的東西就自然消失,新的東西也會很快被遺忘,驅動自身的能量名為不甘和執念的無形之物。她回到故鄉是因為她的心願,雖然忘了心願是什麼,但她相信她會找到並完成。

 

『呀呀~吔哎~』聲音又一次響起,只是……

「……你是…誰?到底…是誰?我們認識嗎?」她對這聲音沒有半點印象,維奧娜決定不要太在意,雖然有點好奇,但這聲音也只是來自她的“幻想、空想”。只是幾天後她的“幻想”越來越嚴重,隨著踏足熟悉又陌生的城鎮、哼唱過往常唱的歌、撫摸那存在已久的建築物、感受著這城鎮的空氣……她甚至間中還看到一些幻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著狼的叫聲時,維奧娜看著窗外,皎潔的月亮發出潔白的光茫,她拿起原本用來打開窗戶的小木條不自覺地敲打著窗橍,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咚咚聲。

她皺起眉頭喃喃:「不是這個聲音……」

接著她從抽屜裡拿出一隻陶瓷碗、銅叉和銅匙,它們因為長期沒有人在使用,導致表面上有些白色的灰塵。維奧娜用圍裙抹了抹,然後用它們敲打著碗製造一些清脆的聲音。

 

叮-噠-叮-

這些聲音慢慢變成一個旋律,她記起…她的爸爸是戲子,說動聽一點便是吟詩遊人或表演者。拜此所賜她看得懂一些曲譜,也會分辦一些簡單的文字,就算不理解它寫了什麼,但唸出來是沒問題,她開口唱起一首歌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續魔藥後續前置1前置2正文1

 

女人的呻吟聲、女人用力留下的抓痕、女人濕潤的身體、女人散發出來的熱度,這些全都被愛德文當成不重要的事,他整個眼神和大腦都只專注在那個眼神黑暗的男人身上。平常精明的眼神此時微微斂起,氣息比起平常還來的短促而沉重,還有…看著奇爾吾抿起又張開的嘴,愛德文突然腦袋一熱,頭微微仰起貼上那個比紅潤幾分的唇,接觸的感覺就跟一般人類一樣溫熱濕軟,沒什麼特別的,但愛德文就是不想離開。

 

或許是奇爾吾也因為情慾關係,他沒有抗拒愛德文的吻,而且更是把手托在愛德文的後頸,和他擁吻……如果中間沒有那女人。兩人的嘴唇分開後,奇爾吾微微呼出一口氣,眼神比平時迷朧,微微舔唇後露出一個和平時不同的微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續魔藥後續前置1

==================

 

而在奇爾吾離開房間沒多久,一名人類的奴僕查妮叩門:「基德子爵大人,莎曼普夫人求見。」

 

「查妮,子爵大人現在不在他房間。」雖然很想開口說"渾蛋變態"或是直稱"奇爾吾",不過再被綁一次可不是他想要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繪的圖: http://www.plurk.com/p/lbmsrq

維奧娜-女性幽靈, 已故四十多年, 在生時的記憶隨著自己惡靈化而消失,但她並不知道自己在惡靈化中。

個性:目光短淺、只能想一件事做一件事。當想到要做一件事,便會欠缺思考。
對著騎士和貴族會不自覺低下頭。
在生時頭髮是褐金色,眼睛深藍,但不知為何現在是淺金和淺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