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1.利用誤會來成名之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灰狐內容簡介

 

由德國來的少年-丹格那, 他受命來視察一切。

他個性隨月而安但極有有問題, 被誤會也當作小事,還利用此來達成目的。
先不說他有一個假扮失明人士的惡習, 他口不饒人還期待把人氣到七竅生煙的興趣, 令很多人都對他頭痛。

他真的能完成使命嗎?
還是把一切都弄得亂糟糟呢?

(刪除線)他其實是假作學習之意來帶給日本各位一個文化衝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雲雀打完一架後,丹格那獨自一人溜到天台,他難得說了一個D字開頭德文罵:「恭彌那傢伙完全不懂手下留情,這兒這兒還有這兒都要冷敷幾天了。」

他搓搓手臂和大腿,更鼓起臉頰悶悶的說:「這兩個星期休想要我弄便當,痛死了。」

 

里包恩坐到他的肩上:「你也不弱,當了全校的面前打了他一記重擊。」

想起剛剛雲雀的拐子和丹格那的導盲棒各不相讓,兩人不停互攻互擋,每個旁觀的人都看到瞠目結舌。但隨著時間的逝去,丹格那的體力明顯比雲雀不足,接招時開始力不從心還被打到後退。接著他更要用手腳來擋雲雀的拐子,所以才會被打到遍體鱗傷,在快要結束時他把身體豁出去,不管所有打到身上的攻擊,手腕一轉一個突刺,完美地擊中雲雀的腹部。

可惜他也傷痕累累,所以打到雲雀一下後,他便大字型的癱倒在地上喘著氣。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門外來找喳的雜魚全被綱吉他們罷平,但事情不會輕易結束,最起碼某個剛才在屋頂觀看的人正蠢蠢欲動。

丹格那一邊整理校服一邊笑道:「雜魚就是雜魚,真是弱。」

綱吉搔搔頭問:「呼……丁鈴,你怎會得罪這些人?」

「才沒有,他們是找恭彌尋仇,但報仇不成反被打,於是便找我下手,結果當然也是被我打倒。但我有留手,我只是打了他們一些神經位,令他們不能亂動後掉在垃圾站。沒有像恭彌那麼糟糕,把人打到半死。」丹格那悠悠地道出殘酷的話,像是覺得他做的事很正常,沒有半點問題。

 

「喂!女人,你到底是誰!我知了,你是不是想對十代首領不利嗎!」獄寺瞪著丹格那,因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身手,而且對方的眼睛還是看不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製造出連續幾次轟動性的事後,四周都盛傳丹格那與雲雀有親密關係,這些傳言更令他每天都多了一些餘興節目。

上學的途中、放學的途中、上洗手間,總之只要在他一個人時,都總會有人不知從哪兒跳出來大吼:「雲雀恭彌的女人,代替他受死吧!」

被吼的丹格那永遠也只是處變不驚,笑著對那人說:「要上就快點,我在趕時間呢。不過呢,怎麼你們就是要挑阿綱不在的情況來呢?」

接著那群人就會像中了毒一樣,很戲劇性地說:「要恨就恨你是雲雀恭彌的人吧!」說完後當然是衝上來圍攻丹格那。

 

有時來尋仇的人會手執球捧、鐵枝、布袋、麻繩等的東西來攻擊他,有時則會手持利刃、小刀、玻璃瓶等危險的東西,然而到最後,那些人的下場不是被打到重傷並放在垃圾收集站就是倒在醫院門口,而且雙手都被一些利器灌穿。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運動會當天早上,丹格那先到澤田家,他在門口按門鈴:「打擾了,我是丁鈴。」

很快門便開啟,一位女性走出來:「丁鈴,你來了,歡迎,請進來。」

「早安,奈奈。」簡單打了招呼後他便進入屋內。

這時女孩子的交談聲內傳入他耳內,他聽了幾句便知道其中一人是京子,但另一人他不認識。他用導盲棒敲地製造一聲聲響,他問:「這聲音是京子嗎?」

 

京子的聲音傳出:「丁鈴,你也來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變得很大條。

這是丹格那打開接待室的門時的感想。

 

對丹格那來說,言語的冷嘲熱諷他從不會過份理會,因為他說的話也不怎麼動聽,有時還很刺耳。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風紀委員的人會把事件無意識的鬧大。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個只有A班成員開的會議上,笹川了平很激動的發言,丹格那只覺得頭痛。

因為習慣性用聽覺和嗅覺來代替視力,他的聽覺是比常人靈敏幾倍,而笹川了平和其他同學激動的發言只能他感到聽覺嚴重受到損害。

他辛苦的撐過這一個會議:「頭……好痛……痛死我了……我以後也不要來這些會議……這根本不是人去的……」

 

「丁鈴,你沒事嗎?」綱吉雖然剛剛被點了名做高柱的主力而大受打擊,但他還是很擔心朋友。

「阿綱……我十分有事……找人,找幾個人把我抬去接待室……我的耳朵……我快暈倒了……」丹格那無力的站著動。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因為飯做多了,所以也給恭彌一個。」丹格那的一句說話只消半天的時間已傳遍整個校院,甚至在校園外都有人在談論他。

 

丹格那本人很滿意這個效果,特別她準備去接待室拿回自己的便當盒時,有幾個雲雀的手下對他九十度彎腰,把那個盒子雙手交還給他。那時,他完全由心裡笑出來。

「嗯,這個效果不錯,以在學校走課會方便很多。」然後下一秒變成陰謀得逞的笑:「想用這種程度的秘密要脅我,門都沒有。本來那個便當只是想打好關係順便答謝你幫我入學,但居然對我進行試探而且態度還這麼惡劣,我不陰你就跟你姓。哼。」

 

他原本的計劃是打好他和雲雀的關係,凝造一個方便他觀察的環境,然後耐心等找雲雀喳不成轉移找他的人,目的是為了在綱吉他們面前展示和平常人不同的身手,令他們慢慢接受他是黑手黨的事實。只是意外發生了,他被一個普通學生挑釁,而且不只一次。雖然那個學生或許是這所學校的帝王,甚至是這一區最強的人,但那人只是他的同輩,然而他可是某個黑手黨的二少爺,容忍也有限度。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是有嚴重渴睡症,但這不是什麼病,只是想說,他隨時、隨地都可以睡一頓,而且還睡得很熟。即使有人騷擾,他也能照睡無誤,不過騷擾他的人事後有沒有發生什麼查不到的意外就無人知曉。

 

接近中午的時候,烈日當空,天上無雲,在學校天台蹺課的雲雀被刺眼的陽光刺醒。他不悅的坐起來,還瞪了大陽一眼。

 

他站起拍拍身上的灰塵並看了看周圍,忽然出現的怪動物仍在睡,完全沒被猛烈的陽光影響,半點睡醒的跡象也沒有。雲雀緩緩靠近丹格那,先是用腳抵住他腰,然後輕力的踹了他一腳,但他眼中的那怪動物仍沒有起床的打算。

雲雀皺起眉頭:「喂,怪動物,你礙路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靜又日常的學校生活很快便被丹格那的一個想法破壞。

想通了什麼的丹格那,他一大清早回到並中,他先去到接待室,在桌子上放下一個飯盒和一張卡紙便離開。

 

他勾起一個笑容,安靜回到自己的班房,期待今天開始發生的事。他在這一段時間都在回想及思考一堆有的沒的事,特別是那天從十年後的藍波口中得知十年後的他居然在幫彭哥列做事。別人他不管,但他可是高哈根的二少爺,怎會去到義大利的彭哥列去,難道和家裡鬧翻?

但機會也很低,雖然家人對他的態度有點不滿,但仍不至於會把他趕去彭哥列……不,或許真的有可能。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為了學會日本的食物,他來到澤田家向綱吉的母親學廚,雖然剛剛發生了一些令丹格那深有興趣的事,可惜學習料理是他這回的本意,不能過分招搖。

他專心的聽奈奈的話,用嗅覺和味覺去辨認出一些調味品。日本的調味品和德國很不同,德國是加一堆香草然後拿去肉去醃製,但日本的食物是由幾種調味粉同時加上去,而且有些食材是可以生吃,完全不用加工。

而且烹調方法差異也不少,說得好聽一點的是日本菜要花很多時間,直接一點說便是浪費時間。

 

奈奈一邊洗菜一邊問:「丁鈴,你平時在家也是自己做飯嗎?」。

丹格那點頭,笑回:「自己做飯比較安全,而且我母親只會做炸物,吃得多會感到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今天難得主動的走向綱吉的位子,他笑問:「阿綱,今天里包恩先生有來嗎?」

綱吉被這問題嚇倒,把口中的水噴了出來:「噗-咳咳,丁鈴,怎麼了?」

丹格那一臉不以為言地回:「我想請你媽媽教我煮一些簡單的日式食物,所以想問里包恩先生有沒有安排教學行程給你。」

「什!什麼課程!」綱吉心中大驚。

 

察覺到他的反應,丹格那頑皮的笑了笑:「他不是你的家庭教師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學校的午休時,正是同學交換八卦的時候,丹格那當然坐在位子上偷聽。

坐在他右邊的京子拉拉他的手袖,京子問:「丁鈴,你放學有事做嗎?」

 

丹格那回過神,然後搖頭:「嗯……沒有,我回家都是去研究日本的食譜。」心裡再加一句:還有把整理準十代在學校的事。

京子有點吃驚的問:「食譜?你在學煮食嗎?」

丹格那笑了笑:「嗯,因為恭……因為日本這兒買外國食品很難而且價錢也令我想割脈,所以決定要入鄉隨俗,要做些傳說中的日本便當。」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雀睡著一會兒後,忽然感到有個熱量在身邊,他伸出手摸了摸那物體,很柔軟很滑。於是便抱著它,但時間過了一會,那物體有呼吸,於是他驚醒了。

他低頭看了看物體,一個灰黑色髮的女生依畏著他睡,雲雀本能是想把人打飛,但他忽然記起『對了,好像是我叫她來這兒。』

於是他瞇眼回想剛剛的事,他終於記起這個女生就會那個奇怪的小動物。

 

為什麼會用奇怪去形容?

那是因為一個正常人扮失明,這不奇怪還有什麼奇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課後,丹格那完全沒有回去班房的打算,他剛剛被女同學的熱情累倒,他給自己找了一個藉口- 我花了很多體力去應酬女生們,現在要去休息、一個人靜一靜、吸一吸新鮮空氣。

於是他跑到學校的天台上,伸了一個懶腰後大字形的躺在地上。他伸手悠悠地拿起藏在裙子裡的望遠鏡和竊聽器,身旁還放了剛剛在家政課的飯團。

 

現在的情況是女生們十分熱情的把食物送給男生,而京子的對象是綱吉他們。

丹格那愉悅的笑:「啊啊,京子她們完全沒發現料理們被調包了。但阿綱……嗯,看他的樣子他是發現了……觀察力比我想像中強,雖然碧洋琪也做得很明面。但為什麼武和隼人都看不出呢?你要怎應付呢,善良的準十代,除了京子外,還其餘女生做的食物都被沾上碧洋琪的毒。」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下午的家政課,老師很興奮的說要教大家做飯團。而且還說難得有外國的學生來這兒,當然要讓他們明白日本飯團的美好及其精髓。

丹格那得知原因後笑著感嘆:「嘿嘿,你們的老師們都很風趣,似乎我和隼人這兩個混血兒刺激到他們呢。」

京子開朗的笑:「對了,你習慣這兒的食物嗎?」

丹格那點頭:「嗯,我之前也有接觸過日本食物,因為母親說德國的太多肉,很油膩,所以有時也會叫人弄中國菜和日本菜。」

 

她又問:「對了,你打算把食物拿給誰吃?綱吉君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學如言,丹格那認命的陪女生們逛街,本來京子和花子都想牽著丹格那的手,但丹格那想也不想便用

「我想學普通人那樣自己逛街,但我會跟緊你們的。」

這一句來打發她們,成功的逃離被女生牽手的窘境。

 

京子和花子當然不知丹格那的心意,她們都一臉欣賞地說:「你真堅強。」

對此,丹格那臉上高掛著優雅的淡笑,但內心卻是一個接一個的苦笑:『日本的女生真……熱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丁鈴同學!」坐在丹格那前方的同學轉過頭來。

「嗯?」丹格那微微歪頭。

同學們熱心的問:「你的功課還可以嗎?會不會聽不明老師的話?」

丹格那搖搖頭:「現階段還可以,雖然不是很簡單,但我之前在德國學過一點基礎,只是你們的國文有點麻煩,所以我正在向學校申請括免。」

 

同學們讚嘆:「丁鈴同學很聰明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各位同學,我們今天有一位新的插班。雖然她有點身體阻礙,但不會影響到各位學習,大家要好好照新同學。你進來吧,丁鈴同學。」老師拍拍手,引起全班同學的注意。

 

「是……」門外的人回了一聲,聲音偏高。

一位穿長裙的長髮女生進來,五官有點西洋人,鼻子高高,可惜,是失明。

女生進來,她向所有人點頭:「各位好,我叫DENNIS,是德國來的,因為一些原因會和各位成為同窗,請多多指教。」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嘆了一口氣,打量身上的衣服:「腳很涼……沒有其他的衣服嗎?」

環視一周,想找但又怕雲雀回來看到他在找東西,對失明人來說,找東西是高階段的事。於是他很無力的把上半身趴在那個櫃檯上,整條裙因他這個動作被拉高,春光外洩。

當然,前提是丹格那是女生。

 

但他是男生,只能說-嗯,很臭。

雖然他伏在櫃檯上,但手則習慣性的摸東摸西,忽然他摸到一件衣服:「嗯?什麼又是裙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