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現代PARO/黑手黨PARO (4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南宮被美豔姊姊帶上房間時,眼睛不敢四處張望、而且還十分緊張地縮起肩膀,猶像機械人般的走路。店子裡可人嬌俏的女性店員都不禁對他拋眉眼和飛吻,令南宮的頭垂得更低,耳朵更是紅到發燙。

「第一次嗎?客人。」牽著他手的美豔姊姊勾起一個嬌媚的笑容,飽滿的紅唇微張、發出令男人迷戀的甜美聲線說:「我叫莉莉,你呢?」

「咦!?什麼?什麼第一次!?」南宮慌亂地喊,這反應令一旁的女孩們也不禁發出嬌笑。

「咯咯咯~別這樣緊張,莉莉我呢~是看你很生臉,所以在猜你是不是第一次……來光顧的客人~」莉莉繼續拉著南宮的手,直到一個舠房間門口才停下,她揚起甜笑:「你的名字呢?」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菅野和月幻雖然是住在一起,有時會因為有相同的上班時間而一同去警視廳,不過兩人在平日的生活裡,並沒有因變得親密或瞹眛。公事上公事公辨,除了月幻會不時發現屍體、吸引奇怪的跟蹤狂這點需要特別處理外,兩人都不會干涉另一人的生活。

 

倒是,月幻與『南宮珀』的關係好(?)起來,除了工作上的接觸外,還會跟他討論工作以外的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名字
  • 請輸入密碼:

 

有四自然有第五次,那一次又是發生在購物回家時,他們在路過一個小屋苑時,月幻猶豫好一會才說:「菅野博彰,我好像…又聞到…」

不等她說下去,菅野只是笑了笑說:「三盒。」

這三盒當然是指要三盒甜點作為陪伴、掩護的代價。在接觸多之後,菅野了解身邊的這個女孩不會說笑、不會說廢話、不會說誇大的話、更不會說無根據的話,若她說有屍體,那就是真的發現有屍體。而且也有過幾次經驗,他也習慣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件事淡忘後,他們遇上麻煩的案件,是一件分屍案,一名行山的市民在山路上發現了一隻斷臂,於是報警。接著菅野的隊伍便集體出動,在山上尋找斷掌的主人和那人身體的其他部分。

只是呢,方位、地點全都模糊不清,要人怎找?

 

還好,菅野在出發前心血來潮時路過法醫處,然後叫上月幻還有幾個實習生。嘛,原因當然是人手不夠,況且山大概是第一案發地點,要蒐集眾多方面的現場物證,這也屬於法醫臨場考察科的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月幻有打算搬出,但當菅野看到她選的地點又是紅燈區、或是情趣酒店的月租計劃後,就笑著順手把傳單扔進垃圾桶。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了解和接觸,他明白月幻某方面也是粗神經,所以他怎樣也不可能同意對方住那種地方。

「……」月幻無聲地看著他抗議。

菅野支起下巴看著她笑問:「看什麼?覺得我帥?」

「以外表來說,你可稱為五官端正、以平常角度這只是還算好看,但你常一臉不懷好意的笑令你外表打了折扣,而帥這字含自戀成份,菅野警長,自戀是心理的因素,嚴重一點可以說是病。還請你小心一點。」月幻認真地打量他的外表還認真地評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題外:浴室洗澡時月幻不禁感嘆幫活人洗澡輕易過幫屍體清洗。

 

因為多處肌肉韌帶受創,菅野無奈坐在輪椅上,然後被月幻推進寬敞的浴室。

月幻戴上手術用的手套便拿起花灑和毛巾,輕輕地移動對方的身體,協助對方坐在一張椅子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一直沒機會問你,之前為什麼要選在紅燈區租屋?」在休養無聊時,菅野便看著身旁的看護-月幻問。

「?」月幻想了想:「方便。」

「在英國時也是?」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月幻離開後,一名警部和一名巡查便進來菅野的病房對他匯報並把寫好的報告給他看,看完後他只覺得事情有點奇怪和弔詭,特別是報告上指他和那四名綁架犯。

「你說找到我時,我和那些人都躺在地上?.........其他還有什麼特別的嗎?」菅野望向那名巡查,經自己部下(警部)介紹,這名巡查是找到他的人。

 

「長官,是的,我們發現你時,你平躺在地上,衣服有血跡和破損。」巡查緊張地保持敬禮的動作說。

 

在報告上他更是詳細地描述,他第一眼看到時有種自己踏入什麼奇怪儀式的感覺,另外四名綁架犯直直地分別躺在左和右,四周也十分整潔,不像曾發生什麼,但卻又給人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卡、嗒。
在他們幾人起哄時,門鎖悄然被打開又悄悄地關上,只是屋裡的幾人都沉醉在成為人上人的亢奮狀態裡,沒人聽到這個聲音,甚至沒有人發現屋裡多了一個陌生人。

 

懵然不知的綁架犯繼續起哄,他們拿著手機、神情專注地看著獵物。黑畤舔舔嘴,手拉過菅野的腰把他推到小桌子上,他的硬起抵著對方的臀瓣,手放到假陽具上:「哈哈,老子來試一下我們有名氣的警視身體了~」

「黑畤大哥之後到我!想想也興奮。」

「是我才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月幻名字-英文小寫
  • 請輸入密碼:

菅野醒過來時覺得全身發痛。而事實上、他確實被人以拳腳伺候了一整個小時,直到他不久前休克、那些人也打到有點氣喘吁吁,才停止單方面虐打的舉動,而他的身體也藉此得以喘息。他的雙手被人反綁、雙腿也被捆住、而胸中氣血正翻騰著,若非顧慮歹徒可能繼續施暴,他真的很想把淤積在胸口的血給咳出來.....眼下的他只能調息吐納,在腦中思考各種脫困與求援的可能。

 

閉上眼聆聽著綁匪們的話,菅野得知對方有四人,並且全都是他們正搜捕的對象之一。只可惜......他們不是幹部,雖然也是名單上的人,只是重要性不及他背後的人。

至於被抓的原因嘛……不用說也知道,最近對掃蕩毒梟的部署行動,新聞上常有他出垷。而另一個原因是他的車子顯眼,而且路線也很固定……看來被跟蹤不是這幾天的事。

也怪他剛剛大意了,在路上撞到人時想也不想便下車查探對方的傷勢,即使是對方忽然跳出來。他以為只是單純的碰磁,不料那人竟是誘使他下車的餌……他一碰到人,那人便用電擊槍把他電暈後和其他同伴一起擄著他離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菅野警長最近正和他的下屬在追查一批毒品交易,由調查所知是由海外的黑道集團和一個京都的黑道組織做交易,之後又從黑道裡把毒品分批經由小混混集團出售,甚至有人故意拿進學校裡售賣。

這種害人的東西絕不能擴散,所以菅野的部們和別的部們進行『合作作戰』,這段時間另一個部們的警視交替工作,忙於把販毒組織據點找出來,然後逐一搗破,甚至在追查的過程中還得知海外那黑道集團組織的名字-『基德』。

 

在忙了整整一個月後,從現有的證據裡尋找主謀和關係者,捕捉與審問交替進行,把藏頭藏尾的主犯迫到死路,再準備一口氣撲殺盡之。他們瓦解了半數的毒品販賣地點,逮捕了三十多人歸案,行動可說成功但也可以說是失敗,因為他們全都是層層分銷下的棄子。雖然在全力追查後沒能找出分銷的中心,但也已將範圍縮減為十處,現在正和其他單位進行人力分配和各種調動部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名字
  • 請輸入密碼:

 

管野博彰家的住宿環境很好,但月幻不怎麼喜歡這些高級住宅區,這些環境令她感到壓力,又或許是菅野家的佈置很清新、沒有虎皮地氈、為了彰顯勢力的槍枝、沒有名貴的古董裝飾,更沒有血的氣味,是另一種世界的富裕,令她覺得自己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與紅燈區不同,從這裡去車站要走好一段路、同時這裡也沒有便利店在附近。若她工作時間和菅野十分接近,她能坐對方的便車回法醫院,若不同,她便必須要走路再坐車出入。但也有不少好處,像是環境安靜、屋裡的浴室等設備光潔乾淨、活動空間不只是一個四方空間,更有工作桌。

 

她覺得和菅野相處算輕鬆,但也有點莫名奇妙。整間屋只有菅野一人住,她不用刻意跟誰誰誰打招呼,令她感到輕鬆自在。工作上也能合作,有時她把工作帶回菅野家處理時,菅野會坐在她身旁說出對那些屍體死法的猜想、有時還會開始推想怎樣被殺死。而當菅野把工作帶回自己家處理時,月幻會好奇地張望,接著會被菅野命令去遞茶水和甜點,之後又會被他拉去幫忙著案件的分類和問她對案件的想法。雖然有點麻煩,但想到自己能從對方身上學習,況且她現在是寄人籬下,她便應下對方的要求和指令,就當作是住宿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身為黑手黨千金的月幻可以不用工作,但因為有一雙麻煩的眼、令她從小被麻煩跟著,她不喜歡待在家裡,一心離開家、跟家裡脫離關係。所以,她很用力讀書,目標是成為一名法醫人類學、毒物學專家。而原因是反正她從小看慣屍體,對生死很淡,有一副冷硬的心、這一科的獎學金最多,況且…她發現即使是幽魂也會說謊,只有死人的身體才不會說謊。

 

於是,在她畢業後便去遠赴日本,到日本的京都警視廳做實習。雖然沒有法國的好,但起碼不用再被質疑她是否靠家裡的關係或其它不法目的。另一個原因是她有修讀英語、日語。

(法醫病理:現場勘察和病理解剖,人類學、口腔學、毒物學、化學、精神病學、放射學等等,還有昆蟲學)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位英文字母的頭四個,小寫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6位英文字母的頭四個,小寫
  • 請輸入密碼:

1) 三角形 - 月幻、愛德文、蘇笙

2) 你會點煙嗎 - 奇爾吾X愛德文

3) ==接續==

喉嚨被那雙溫暖的手掐住,愛德文呼吸困難起來,抬眼望去,那人還是笑得跟往常一樣,不管是上床、收留他、或是殺人時都一樣的笑容。

血流減緩時帶來的暈眩讓愛德文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但是他還能感覺到脖子上不斷增加的力道,艱澀的扭了一下身體,對方剛洩出來的陽物還在體內,但是屬於同一具驅體的主人卻想要他的命。

身體開始掙扎起來,但卻非想逃脫,而是把自己又微微發燙的分身蹭到對方精實的腹部上...好像...聽到了什麼...愛德文聽不見也不在乎。在沉入黑暗的意識最後還是感覺到那份溫暖...所以...這樣就好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續-長官的惡趣味眼睛的後續

 

在晚上的涉谷有很多年青貌美的女學生做援交,而東京有名的不夜市- 歌舞伎町更是有專業提供性服務的店和有特殊服務的店,當然也有正常又普通,只負責表演的店子。總之住在這東京工作作和住的人,每當內心寂寞空虛、四周孤值、日常有不滿或壓力大的事時,都會來這裡尋歡作樂。

 

堂本和損友們今天也去那裡尋歡作樂,找了個自己喜歡的女人花費一下,便回家。但他沒料到,工場上的“壓力”並未因為這樣而消散,甚至不知怎的跑進他的夢鄉裡。不過他仍未知道,體力消耗完,眨眼之間便睡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