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篇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0708091011

 

到了第二天,由於輝夜昨天早早睡著,所以一早便起床還把兩個仍在睡的大人吵醒。堂本只能抱著她到客廳煮早餐給她,好讓貙柩能睡多一會。而在他們都要出門時,就要奈良和小柩小艾陪她在家裡顧家,當然有某個翹班的常客在兩小時還沒到便穿著軍服回來……

「媽媽、媽媽不用去工作嗎?爸爸都已經出門工作了……」天天都是假日的小孩對這工作的概念感到模糊。

「媽媽有在工作啊,你看看媽媽都穿著軍服了,而且照顧小輝夜也是媽媽重要的工作~等一會小輝夜要跟著媽媽一起巡邏嗎?陪媽媽工作~」堂本很自然地把自己的翹班合理化。

「真的嘛、要去要去,輝夜也要工作~」小輝夜高興的跳躍著,用她那雙水汪汪的藍眼睛看著他:「兔兔們也會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07080910

 

「嗯、會阿……有的時候跟你說那些記憶,是想向你證明都已經過去了……但有的話在說之前就猜測到你的反應,一部份是不想讓你被不必要的情緒干擾,另一部份是不想讓你難過,人出生本來就是孤獨的、所以才想找人陪伴,但要是你覺得陪在身邊的我有時感到孤獨是自己的錯,那樣難過的感覺不想要讓你有。」沉默了一下的貙柩重新開口:「……抱歉、這樣說好像很狡猾,感覺像全拿你當盾牌……或許我只是不想繼續讓自己恨著曾是朋友的人,讓自己被恨的面具所覆蓋變得醜陋,不想聽你提醒有恨的理由所以必須去恨,因為那些都被我交易掉了……豐夜早就不欠我、他遵守約定滿足我的請求將刀鍛造了出來,我卻是因為想保全自己將自己跟他的友誼典當了,即使重新回想那些過往、我的內心卻始終只能像路人看待那些回憶,所以、就算要我去恨他……也不了解為什麼要恨一個跟我無關係的人,我想拿回刀子單純只是想守著兩人的約定,那是典當前的自己關於友誼的尊嚴。」

 

「典當?」堂本不解地消化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意義,在慢慢回想貙柩把長髮剪掉前和之後對豐夜有點疏遠的態度,他不確定自己想的事但又覺得不是不可能,他沉默一回沉聲問:「你是把你的情感賣走了?」

「阿、這麼說你大概有些誤會,不是所有的情感、只是針對我個人記憶中對海鷺豐夜感悟到的友誼,以及衍生出的偏袒、認同之類的情緒從過往割去,不影響記憶、只是對海鷺豐夜個人的感想從頭開始而已。」貙柩笑著不當一回事的說著,就像不是在說自己一樣:「畢竟年輕氣盛、做事也顯得乾脆了許多,雖然只是另一種逃避而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070809

 

三人兩兔玩了大半小時,幾人都開始玩到流汗,但小女孩輝夜還想要再玩。堂本當然奉陪,又一次衝過伸手抓輝夜,輝夜笑著、穩穩地躲到貙柩身後,堂本只好抱著扮雞媽媽的貙柩,手隔著人伸到後面嘗試抓小雞,並在貙柩耳朵笑問:「我可以直接抓雞媽媽回巢嗎?」

「拜託不要、外頭人多,這樣有點丟臉……」貙柩哈哈大笑的回答,但還是在堂本耳邊補了句:「如果是家裡倒怎麼抱都行……」

「你說的啊。」堂本退開,大大地向横跳,然後再次認真地抓小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0708

 

「聽其他有碰過類似的狀況的人說,這種箱子像是種把可能性呈現出來的東西……我想應該不會是幻覺,雖然我們都是男的應該不會有孩子,不過有可能是從親戚那邊收養過來,也或許是其他是借的我們有一方是女性生出來的也不一定,總之、往跟我們一樣突然傳送過來也不是沒有可能,但也或許只是箱子因某種可能性像紙人那樣創造出來的,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呢……」

 

堂本聽後有點緊張:「這…這真糟…要是前幾個假設…我們…我是指那女孩來的地方的我們…應該很擔心吧?還是要滿足什麼條件,她便會回去?」

「時間差不多就會回去了吧,上次我們不也如此?我跟烏羽之前碰過的經驗,那邊對這邊時間沒有影響,我們在那個世界待了三天左右,托那箱子的福、倒是好好度了個假,消除公文帶來的疲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07

 

奇怪的玉手箱事件後過了整整兩個星期,堂本從剛開始像是得了不舉病的愁雲慘霧,慢慢回復到一般能和同僚點頭打招呼的模式,不過每當只剩下他一人或回(貙柩)家時,他又會開始消沉和沒什麼精神。貙柩當然有察覺,也有勸導堂本,但就是堂本的頑固病又發作,仍然一直自責著自己和悶悶不樂。

在這個時候、整理倉庫的奈良,將整理出來的東西放到了走廊上,而在那其中、赫然有和上次樣子一模一樣的藍色玉手箱,以及之前紙人實驗中出現的紙人。

堂本看到這些物品後立即大退十多步並大喊:「喂!奈良!那個幾個危險的東西別亂碰!快扔丟!還是小心,不要打開,特別那個該死的破箱子!那是危險物品!」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06

 

重新回到堂本跟貙柩這邊,貙柩伸出手摸了摸堂本的頭,沒有去提之後關於孩提時自己之後會有的遭遇,只是使用溫和的語調開口:「我們回來了喔、這裡是我家。」

「那…他也回去了嗎…」堂本點點頭,然後扭頭看著原本小芻柩在的位置,只是那個位置上現在只擺放著一個普通的書櫃。

「嗯、他會自己走回家的,森林畢竟是他經常玩著的地方。」他拉著堂本到旁邊床邊坐著:「現在你願意說了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05 

 

堂本一邊聽一邊隨手拿了顆石子拋到水裡,石子在水面跳了一下便沉下水。而聽完芻柩的話後他翻了個白眼:「你爹還真是……咳咳,這些小事根本不需要在意,總之應該要注意安全,別管什麼輸贏。你現在冷嗎?先套回和服吧。」

「輸掉的話、爹爹會被人說不好聽的話,所以我要努力贏。」小貙柩搖了搖頭、石頭燙燙的,下午的太陽曬得很舒服並不會感到冷,雖然堂本沒有說出來,但小孩子是敏感的、對於堂本情緒上的變化感到困惑:「叔叔很討厭豐夜嗎?因為剛剛叔叔說了豐夜壞話,現在也是只要提到豐夜叔叔的臉就臭臭的。」

 

「覺得冷就一定要穿回衣服。」他看著芻柩瘦小的身體擔心道,而在聽到小孩的提問時,堂本整張臉立即皺起,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臉努力放鬆臉上的表情說:「沒有。只是…你應該要認識更多的人、和更多的小孩子一起玩,不要黏著他,要毫無顧慮的玩才對……在我那家鄉的小鬼們,每一個看到外人也會主動跟他們說話…也會常嚷著要跟父母一起下山玩……你要主動一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04 

 

活該。

堂本聽到這事蹟後心情變好一點,他繼續把小芻柩從自己肚子上舉高又放下,但有些無聊和好奇地看著四周:「小芻柩,你平時來這裡會玩什麼?這裡應該沒有貝殼可以撿來玩呢,不過可以用石頭玩水飄。」

「……會釣魚,拿線跟撿附近的樹枝做的釣竿……」小芻柩鼓著張臉覺得這樣被舉高放下除了暈外,就沒有甚麼好玩的、重新看向瀑布水面,炎熱的天氣水藍的水面被陽光反射相當漂亮。

「釣魚也太悶了…」堂本微微皺眉:「游泳呢?在水裡玩水呢?都沒有做過這些嗎?這些比釣魚好玩幾十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03 

 

聽到名字時,堂本的注意力已在那個孩子身上,雙眼有點興奮地看了看身旁的戀人,同時心裡冒起很多問號。在看到他跌倒後,他立即拉著貙柩跑過去然後單手抱起那位“芻柩小女孩”,堂本看著她眨了眨眼微笑問:「啊,你有沒有受傷?」

「……元服前、我一直穿著女服啦,所以之前才不想讓你看小時候的照片,堂本你快放他下來、看起來快要哭了。」貙柩小小聲的在堂本耳邊私語。而還是孩子的芻柩即使跌倒了也緊抓著小提袋不放,當他的視野變高時、本來以為是家裡的人將他從地面抱起來,但眨了眨眼睛一看卻是個不認識的陌生叔叔,他緊抿起嘴唇不發一語、看起來像是快要哭出來卻硬忍著。

而名為豐夜的小孩則是站在旁邊眉頭緊鎖的開口:「那個、叔叔謝謝你幫了我朋友,可以請你放他下來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0102

 

午餐的地點、貙柩挑了個比較人少靠近城鎮邊緣的街道,然後在那附近的和食餐館用餐,木製的窗格、全手工縫製的桌布與窗簾、木雕飾品,給人一種溫馨的氛圍。

坐下後,堂本仍然鼓著臉頰,隨意點了一個定食後便單手托頰看著外面的境色。

或許是因為這家店弄了許多木製的圍欄,給人一種半包廂的私人空間氛圍,所以貙柩感覺相當放鬆的坐在位上,點了套餐後又另外點了一些小菜跟甜品,他看著還有些鬧情緒的堂本微笑問:「還在生氣?」

「哼。」堂本對貙柩做了一個鬼臉後又繼續看外面,不過眼角不時偷看對方的表情。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00 序01

 

堂本繼續柔聲說:「是的,但都已過去,而在這裡,那件事還未發生。這個地方是你童年的回憶、是你童年時會來玩的地方,對嗎?能重溫那些早已忘掉的童年回憶,這個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擁有,我們很幸運呢。我們可以一起回憶你的童年、走上你童年真的碰過的事、走過的路,不是很浪漫嗎。」

 

「我知道阿、我真的知道阿……所以才說你是個渾蛋,所以才一直跟你說不能上山,一直說、一直說著……你把我的家人想的太神通廣大了,他們現在的年紀比我們現在還要年輕的許多,都是正值壯年、對孩子投注期待的時候,都還是不知道未來孩子會做些甚麼的時候,為什麼一直要堅持上山去啊?」

堂本微微皺起眉頭:「我…沒有堅持要上山,只是…嗯…想去看一下你成長時的地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00 序

 

或許是貙柩裝得太好、或許是因為剛來到,堂本半點也沒有發現戀人的不安,只是不停東張西望:「這小鎮感覺好熱鬧呢,啊,貙柩你帶了多少錢?夠我們兩人嗎?還是買小草鞋,感覺便宜一點。」

「放心吧、完全夠……就算一時找不到方法回去也夠住宿的。」來到鞋店裡、在工讀過來招呼,幫兩人挑選時、鞋店的老闆有幾分困惑的往貙柩多看了幾眼,他認識這個老闆許久、但對方既然沒有一下就認出自己肯定有時間上的落差,所以他在堂本跟工讀的女孩子聊天時,走了過去向老闆詢問日期跟時間,老闆一邊說著三十二年前左右(明治時期)的時間,一邊將腦內的疑問問出口:「哎呀、客人是洋人嗎?跟我一位熟悉的可真相像阿,那位女士可真是一位美麗的太太呢。」

 

「是、謝謝,我是伊莎蓓娜的表親,收到她嫁來這裡後,忙碌了幾年特地從海外過來探望她的。」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篇 00 序 地震惹的禍  (原因: 四色玉手箱 - 紅玉手箱)

 

在接近年末、迎接新一年時,堂本都會做一次大掃除。之前他主要在宿舍睡,所以大掃除的範圍只有那張床和自己的櫃,但現在他是戀人的家和宿舍兩頭走,所以只好在休假時去貙柩家裡做一次大掃除。

 

「其實晚幾日弄也不要緊吧?平常奈良都有在進行清掃的工作……」貙柩打著哈欠、還坐在房間的床上,雖然已經將睡衣換掉換上了便服,但臉上還寫著『昨晚熬夜還想睡阿。』的表情,兩眼無神的不知道在看哪裡。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