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4.遇上未來而變之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打倒白蘭後,大部份事情也不需要綱吉他們處理,現在只等入江正一把那個白色裝置啟動起來。既然都是在等,綱吉他們決定在離開前向所有幫助過他們的人道別。

丹格那沒有任何想見的人,他只想一個人靜一靜,所以在茶水間喝咖啡消磨時間。

 

「丁鈴,找到你了!」

突如其來的大叫,把丹格那嚇到彈起,還好他杯子裡的咖啡已差不多喝完:「小…小春,呀,還有京子,你們找我有事?」

小春生氣地嘟起嘴嚷:「我們問你才是,你怎麼了?而且在逃走時你忽然失蹤,我們很擔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的話把房內的氣氛弄得十分緊張,即使知道他是故意刺激人,但實在很難令聽者不生氣,而且說話的那方不止一次,是三番四次地刺激人。

桔梗站出來,十分生氣道:「白蘭先生,要讓這個無知的小姑娘知道說話的禮貌嗎?雖然我不打女人,但她的話真的太失禮了。」

 

「………」白蘭和丹格那一起沈點看著桔梗。最後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蘭完全不顧儀態地笑到在地上翻滾。

丹格那對這個畫面似曾相識:「我終於明白為何當時恭彌那看我的眼神這麼恐怖但又帶著一點無奈。喂,叔公,你笑得太誇張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平地上,丹格那一人獨自面對白蘭和他身旁的真六弔花,他輕輕把飛散到前方的頭髮向後掃,悠閒地說:「嗯……由於不知怎開口,那由我先說吧,恭喜你勝了遊戲但失去了重要的棋子呢,親愛的白蘭叔公,多天不見今回認真一看你又老了,而且你的笑容還開始剝落。」

白蘭用沒笑意的笑容說:「你的嘴巴還是這麼討厭呢,我的好外甥。」

 

丹格那躬身道:「多謝你的讚賞,我十分光榮能近距離見證到你棋盤被反起的瞬間。」

「你留下來絕不會是只想看我生氣吧。」

「當然不是,叔公你的外表根本沒有這種魅力,不過我留下的目的不想被一堆五顏六色的怪人聽到,會眨低我的理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到達塔下後走到一輛白色又很長的轎車旁,一拳打碎車子的側窗,十分熟練地開門,還一手伸進去方向盤下的紅藍電線,輕輕一接,車子的馬達便能開動。

「呃……」優妮傻眼地看著丹格那的行為。

丹格那不以為然地說:「迪諾太遠借不到他的馬,只用用車代馬。公主,你還是快上車,我要開車了~」

 

優妮尷尬地坐上車子:「車的主人會不會……」

「呵呵,如果這樣能令叔公更加生氣,那真是太值得了,我一定會更加開心。」丹格那愉悅的說著,而優妮則苦笑看著他:「你和他很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公告是, 其實某v 的電腦送了去掛病號

哈哈哈, 還好我有備份
大家, 請愛用備份.

還有電腦情況危殆, 我找到電腦就會發文, 找不到就哈哈哈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超短對話錄(2)

「丹格那,你不介意他們喊你做大姐頭?」有天,碧洋琪忍不住問。

這個問題她也曾問十年後的丹格那,那時他的回答是:「習慣了,而且我從不在意稱呼。」

她那時立即吐糟:「這不會很令人誤會嗎?你的男性追求者知道你是男生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晚上-

丹格那從床上扎醒過來,他坐在床上喘著氣,額上流著冷汗,沈默幾秒後,他吸了一口氣,又慢慢呼出:「原來是造夢……真是……噁心的夢。」

他嘆一口氣重重向後倒回床上,長長的頭髮散亂地:「我怎會做這種夢?似乎是因為我還在動搖吧。」

在夢裡他看到白蘭對他說-我這次要我全世界做舞台,道具是這些人的命,用命併命來表演一場精彩的演出。

「有真實感的夢呢。」他自嘲一笑,雙手交叉用手臂掩住雙眼:「明明只是認識一年半的人,為什麼我會動搖得這麼厲害。」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人都有不同的訓練,例如打開彭哥列匣和學習熄起指環的火焰。

不過以上的訓練對丹格那不適用,里包恩的說法是“他沒有覺悟”。沒錯,他完全不懂,他討厭決心、他討厭為某個人而努力、討厭沒計劃的作戰,而且也很討厭自己。

對他來說,覺悟就形同另一個世界的東西,遙不可及。

 

所以他做的事往往只有同一樣,就是在旁做一位旁觀者。在平時,這是很普通的事,但可惜現在不是,現在只要他閒下來便會想白蘭那天的話發呆,因為這樣他即使睜著眼睛看路也會撞牆,像現在-

“碰!”丹格那摀住額:「好痛……」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基地後,丹格那感到頭痛,他跟綱吉說太陽太大令他不息,他需要回房休息。他才剛轉身沒多久,背後便傳來一陣喧嘩,可惜他真的沒精神理會其內容。不過他也停下腳步,原因是有手抓住他的腳不讓他移動,在他還沒回頭望時,那人已用快哭的聲音叫:「丹格那……丹格那!」

這一次,丹格那終於聽清來人的聲音、聽到話的內容、終於想起他的一位老朋友。

 

他微偏頭看向腳邊道:「唷,十年後的迪諾呢,嘖嘖,還想說你變得有男人味,但你現在這個五體投地的姿態怎麼了?」

「嗚……丹格那!」迪諾先站起然後又用全力撲向丹格那(其實是迪諾不小心摔倒),還把他撞倒在地上,引起一聲巨大的“呯”。

丹格那吃痛的叫了聲:「嘩呀呀!好痛……迪諾你搞什麼子彈,我不是標杷也不是由加利樹,你撞什麼?給我滾開!」丹格那努力掙扎想踹開壓在身上的迪某人,但由於他實在太重,丹格那只好伸出一隻手揪迪諾的耳朵再說:「我叫你滾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解釋後,大家對入江正一還是半信半疑,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始終他對他們所做的事真的很過分。

他一邊感受著惡意的視線一邊繼續說明現在的情況:「你們最終敵人是白蘭,他正是所有事的主因。」

 

「欸?」因為熟悉但又沒預期的名字出現,丹格那也忍不住發出一個音,但他很快又閉上嘴繼續聽下去。

只是同名、一定是同名都是叫白蘭、只是名字跟他叔公的名字完全一樣,但他的叔公只是個貪玩的人,所以這個白蘭不會是他認識的白蘭,丹格那自我安慰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丹格那會合草壁他們幾人後,雖然對於為什麼吵死人的小鬼都來了這一點有異議,但基於這是里包恩的指示,任何不滿或反對都無效,他只能乖乖跟他們在一起行動。

在庫洛姆的幻術下,他們成功騙過所有監測螢幕成功潛入。而警衛方面,因為他們是緊追在雲雀身後,所以更加安全,入眼所見只有倒下的人。

 

在成功在武器庫和一些通道設置搖控炸彈後,丹格那忍不住說:「順利得叫人感到恐怖。」

「怎麼了,丹格那大人?」庫洛姆輕聲問。

丹格那看著庫洛姆,她因為身體受創而臉色蒼白,而且沿路上都用著幻術令她身體開始應付不到而喘氣。他微微嘆一口氣:「沒事,不過庫洛姆,收起幻術。」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快,時間便到了攻入敵陣的前一天,綱吉和山本都找到自己的打法,獄寺懂得用他的武器,丹格那則掌握了十年後的科技支援,萬事的準備全都做足,剩下的只有實際行動。

他們開作戰會議決定突擊隊的人數和隊員,丹格那和阿綱他們分開行動,他的任務是去破壞他們的槍械庫和令監視器停止運作。

「總之請大家都加油吧,一定要回到我們的時代。」綱吉衷心地說。

 

在晚上,女生們則為他們開預祝,丹格那無奈地被扯入廚房幫忙,因為京子和小春並不知道他也會去進行敵襲,他本人也不想說,所以便被當成閒人。

山本走到他身旁,輕聲在他耳邊問:「丁鈴,她們知道你是男生了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入敵陣前三天,山本已一個人在看史庫瓦羅給他的錄影帶,空閒的里包恩便去找丹格那抬摃消磨時間。

「嗨。」

「早上好呢,里包恩先生。」丹格那笑了笑然後又低頭看這個時代的他的公文來消磨時間。

沒錯,這兩人一樣都處於十分閒的狀態。里包恩是因為學生自習,而丹格那則因他不是彭哥列的人,來這兒只是傳話和觀察,所以什麼作戰都跟他無關。

 

里包恩對他說:「我來幫你做一點小訓練,以你現在的身手跟著他們,即使是旁觀也很危險。」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攻入敵人基地前的五天-

 

丹格那把電話卡廢置在一個垃圾站後回到基地,他還心情大好地買了一些燒餅給阿綱他們。先到女生房間分給京子她們,她們先是被丹格那被換成十年前的樣子嚇倒,然後更因丹格那眼睛正常而興高采烈一番。她們拉著丹格那東談西扯兩小時後才小歇一會,還約定晚上再繼續聊天。

 

他順著將尼II的指示找到阿綱,才打完招呼便感到強列的敵意和氣壓朝著他。這個時代的雲雀在不遠處死瞪著他,而且每過一秒氣勢更強,令他有一種被一百枚炮台指著的感覺。

「呀……阿綱,可以告訴我未來的我做過什麼事嗎?怎麼十年後的恭彌他……這樣瞪著我?」丹格那果斷地躲在綱吉身後,手死抓著綱吉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到房間後,丹格那好奇地打量房間和擺設。

一張一張的紙條、一部這個時代的電腦還有這個時代的腦電波電腦配件裝置。紙條上刻有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句字,房間的用色是他所喜歡的灰白色,所有東西都一塵不染井井有條。衣櫃裡有幾套正式的西裝和數件淡黃色的和服,他伸手拿出兩件尺寸明顯比其他衣服小的和服:「知道我會來但只預備兩件衣服,未來的我也太小氣了。」

 

在和服上摸了摸,他又找出另一張紙條,閱讀後冷笑一聲:「嘻,十年後的我改密碼的品味還真差,希望他要我看的東西不是垃圾。密碼:『我就說我最討厭小鬼頭,給我全部滾出去,還有誰是女生,你們去插眼吧』」

電子音緩緩響起:「密碼正確。」

螢幕上的畫面變成很多小正方碎掉,全黑的畫面慢慢浮出三個資料夾『武器』、『日記』、『機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不見呢,各位忘了請假而失蹤的同學還有老了很多的人呢。」丹格那一開口便是揶揄的口吻,他瞇起眼笑:「你們看起來混得還不錯呢。」

「丁鈴!」/「十年前的大姐頭!」

丹格那單手叉腰另一隻手輕輕一揮:「唷,半個月沒見,身體沒退化嗎?」

綱吉激動地站起問:「你怎會來了?你也被十年後炮打中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當然的,不過呢……我是來送情報。」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綱吉那兒,事情還沒完,那個時代的雲雀來到基地,他和草壁把傷者抬去醫療室,但因為討厭群聚的關係,把人打完後便叫草壁跟他們說一下SOS訊號的事。

明白事情源由都是京子的事後,綱吉才鬆一口氣,但下一秒便收到將尼II的緊急通訊叫他立即去指揮室。

 

原本平平無其的指揮室被兩道氣氛緊張的氣勢包圍。

白色的氣勢是丹格那,他額冒滿青筋但仍微笑有禮地問:「不知貴人事忙、經常神出鬼沒來去無蹤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先生大駕光臨卑人的簡陋工作室是想做什麼呢?」

黑色的氣勢正是他的說話對象雲雀恭彌,他挑眉:「你很不想見到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依然是在十年後的世界,那個時代的丹格那徹夜無眠坐在自己的工作桌前想事情,十年前的人帶著這個時代沒有的東西來了,他在思考這會不會和現在崩壞的世界有關,而且又會帶來什麼影響。

他用特殊電腦把搜出的資料傳到腦,然後加上自己的猜測和某些秘密資訊把現在的情況寫下。

 

“滴溚滴滴叮-”

一陣奇怪的聲音響起,丹格那嘆一口氣按下頭上的機械:「我是丹格那,什麼事?」

『大姐頭,可以過來一下嗎?』將丹II的聲音響起。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在十年前大家都在擔心,但身處在十年後的他們雖然佷想念自己的時代自己的家,但他們忙碌到連想念家的時間也沒有。

十年後的狀態是里包恩簡簡單單地向綱吉說一下他知道的事,另外將尼II則介紹基地的設施和在這十年間,那個時代的綱吉做了些什麼事,另外也在檢查那個時代的獄寺正在執行什麼任務。

 

忽然一個灰黑色的人衝進來並擋在他們前方問:「將尼,我剛聽到有趣的消息,他們在哪兒?」

將尼禮貌地喊:「丹格那大姐頭,要喝水嗎?」

那人微笑說出難聽的話:「你做研究做瘋了嗎?連人話都聽不懂嗎?我在問他們在哪兒。」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里包恩和其他彭哥列的關係者逐個逐個地失蹤。』

這是丹格那相隔一個月後,從義大利國回日本打探到的第一件事,也是令他摸不著頭腦的事。

在說的時候,雲雀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你的朋友失蹤了,你知道他們去了哪兒嗎?」

 

「失蹤了?」丹格那沈默一下旋即問:「有誰?」

回答他的是不負責任的回答:「自己看新聞。」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