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貙柩X堂本】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前注意:這篇出現的最主要原因是中之看完Sense 8後感性起來幾天,只能用此角色來舒發。

等我情緒收回,可能會刪。

 

====正文====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riginal : https://www.plurk.com/p/lqvc5p

堂本知道自己的戀人貙柩是工作狂,在未交往前便知道。但之後對方是大尉,工作量還算可以,但剛剛……對方升職為少佐……
這應該是一件開心、值得高興的事,畢竟上司對自己的功績有承認、也對自己看重。
但……貙柩要處理的事情又變多了。
雖然是有下官,但要一名工作狂把自己的工作分給別人……他又會分給對方多少?

堂本一整個哀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場內時間:時間請倒退回二期剛開始、波提師後、紙人副本後
TAG:貙柩 、 接續:PART1PART 2PART 3

 

回去宅子的路程裡,車裡的氛和去宴會的時候相反,貙柩臉色陰沈得可怕,他在車裡不說半句話。堂本則仍是一身酒氣,醉呼呼並傻笑著,完全是一副沒有半點還擊力、任人魚肉的樣子,整個人倚著貙柩坐。

 

堂本忽然舉起手,想像平時那樣捏貙柩的臉,但因為現在的身高差太多,她稍微移動並跪坐在貙柩的大腿上。她伸出她的手放在貙柩的臉頰上,傻氣地笑說:「貙柩你怎麼氣呼呼的樣子,哈哈,來吧,笑一個吧,難得你今天穿得這麼帥氣~我喜歡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場內時間:時間請倒退回二期剛開始、波提師後、紙人副本後
TAG:貙柩、月幻, 接續:PART1PART 2

==========

在跳完一曲完後,山上貙柩和堂本小愛(堂本艾仁)兩人有點依依不捨地停下,手牽手離開舞池。堂本心裡罵自己怎麼變了女人就忽然嬌情起來,為了掩飾這情緒,於是她拉著貙柩去拿食物。只是他們還沒走到長桌,再次被其他在場的其他賓客圍住。

 

在聽完貙柩簡單的介紹後,堂本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是軍方的高層或一些部門的幹部,所以要禮貌一點。稍微打完招呼後,他們接二連三的與貙柩攀談著。問的問題也五花八門,有的是詢問他父母的近況,有的是問工作上的事,但更多的是繼續向貙柩推薦和介紹自己的女兒、姪女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場內時間:時間請倒退回二期剛開始、波提師後、紙人副本後
TAG:貙柩, 接續:PART1

 

============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場內時間:時間請倒退回二期剛開始、波提師後、紙人副本後
TAG:月幻、貙柩

============

貙柩要參加一個舞會,堂本為了令貙柩安全回來於是請月幻幫忙,希望她能做貙柩半天的女伴,但月幻一聽到“山上貙柩”這名字,她想也不想便回絕並說:「你是他戀人,你去不就好嗎?」

「欸?我是男人來的,小幻,你就幫個小忙吧。我可以每天都來幫你整理房間啊。」

月幻想了好一會,緩緩地開口:「這樣嗎?要我幫忙也不是不行……你來整理是當然的事,但,我要和山上貙柩另外談些條件和細節,另外,直到舞會那天為止,我每天都要午餐。」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置: 日本橋的約會1

 

堂本不在意、滿足地笑著接受貙柩的拳頭,而四周的人在想什麼呢?他更不會在意。當他們拿著一袋衣服,一走出男裝部,堂本便迫不及待地問:「貙柩,我們要回家繼續嗎?」

「要回去你自己給我滾回去,我要繼續去看下午的戲、票已經都買了。」堂本不提還好、他一提起,他就剛好看見旁邊男裝部的工作人員,對著堂本的方向豎起拇指讚賞。

「呃……不…我怎會讓你一個人呢,嗯嗯,我們去看下午的戲。」堂本拿出戲示看時間,並說出不可能的希望:「那我們回劇院吧,希望它能早點開始。」

「劇組又不是你的、你說甚麼夢話。」另外將剛剛挑的服裝多選了幾件請人打包後,就這麼不客氣的全數往堂本手上塞過去,然後就走出了店家。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 於是他們兩人從音樂室乘著自動電梯到一樓的男裝部,這裡除了洋服還有很多男性裝扮用的墨鏡、領帶、皮帶、皮包、帽子等不同的東西。不過他們只是看了一眼便直接走到洋服的服裝區,那裡立著幾面全身鏡子和試身室,方便顧客配襯不同顏色的衣服。

 

「不好意思、這款式的領帶可以請你們拿出其他種顏色嗎?」沒有看多久貙柩的目光就停在領帶區,他停了下來抓住堂本、然後用工作人員拿出來的其他領帶直接在堂本的身上比對,最後挑了幾個同色不同款的領帶,不等堂本發話就先出錢買下了,然後拿出其中一個就這麼直接繫到堂本脖上,貼身幫他打起了領帶來:「看著你穿這西服總覺得少了些甚麼,太習慣你把領口扣子解開、沒發現還沒看過你打上領帶的樣子呢。」

 

「不是不買嗎……」堂本不習慣地拉了拉領子:「我不打上領是因為不習慣脖頸有東西,總覺得會呼吸困難……」原本想拒絕這領帶,但他看著貙柩一臉興致勃勃地幫他挑的模樣,說出口的話變成:「我這樣穿好看嗎?有被我帥到血脈沸騰嗎?」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買,沒說我不買……」仔細壓平、拉直領子後,聽到對方的話他笑著邊說將唇附到堂本耳邊:「我發現就算是這樣穿你看起來還是有些痞氣,不過……也穩重不少感覺真的挺帥的,如果真的呼吸不過來,可以找我人工呼吸阿……」說完在堂本臉頰上親吻一下後就退開:「要不趁這機會、除了挑些洋服外,也選些西服跟小禮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著兩人便手挽著手,雙雙離開帝國劇院走到在一橋之隔的三越吳服店,這又是一個宏偉的西洋建築物,一共是七層高。門口安放了兩頭雄獅,而且在裡面更有自動樓梯和空調,就算還沒逛裡面的售物,只是看它的建築和享用這些當前最先進的科技,就已令顧客心情很興奮,就算是平日在市集看到的東西,也會覺得這裡賣的是與別不同的東西。

 

「說起來、要逛的話,吳服目前並不缺呢……」雖然在過去身高不停增長的歲月中,服裝被大量的替換著,但現在固定下來後,對服裝的需求也降低了不少,在說他現在穿著女裝、那他到底是要是男裝還是女裝也是大問題。

「嗯嗯嗯,那我們來玩這個自動樓梯吧~先走到最高然後又下來~」其實堂本也沒什麼要買,只是聽說這裡有很多新奇的東西才打算來,這時他想起:「啊,好像有個花園在頂樓,而且還有音樂室。那裡好像會有唱片和一些西洋樂器。」

 

「不行喔、那樣在樓梯上來來去去,又不是小孩子了。」貙柩聽過堂本的介紹後思索了下:「唱片……說起來家裡其實有唱片機,只是最近沒怎麼再用呢,乾脆買片回去放吧,也順便到你說的花園也好看看那裏的西方園藝設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戲劇的票很貴、所以肯出錢請戲劇的票錢,如果拿到的還是對方喜歡的戲票、很少有女性會拒絕,之前醫護室那邊的要是遇到有人被邀約戲劇,隔天會請醫護室的其他同仁午餐呢。」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理解,為了文義藝術的嗜好答應的有,但有的只是為了門票珍貴轉手賣的也挺多的,不過這種小心機還是不用說出來好。「那麼、我們去購票吧,位置有陣子沒來我記得在……」

「欸?這個…為什麼要請其他人午餐?算了,你喜歡就好。」在下車後,堂本被貙柩帶到售票處挑選場次時間,選好後堂本便拿出錢包,順便推開貙柩搶著付錢。

 

「嗯……我又不是買不起票,誰出錢都沒有關係吧?」被推的稍微往後退個一、兩步後,輕蹙起眉有些小不滿。

「行了行了,是我來約你,當然是我付錢,而且我之前的儲蓄還在,一分錢都沒少,你就乖乖地接受我的約會吧~」堂本買到票後心情很好地說:「等你約我時,你才出錢吧,哈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回遡:接著堂本因搭訕和誘拐未成年少女,以及當眾猥褻一名紅髮軍人的罪名被帶進警局拘留 &  【被關的七天後】

 

在那個事件發生後,貙柩還是一直生堂本的氣,對他冷淡和不理睬,還被趕到客房睡覺。堂本對此十分苦惱,經過和一些人的交談後,他決定要弄一個美好的約會把戀人哄回。
星期三,同時也是貙柩和堂本的假日。

和平時沒什麼不同,堂本一早起床便做體能運動然後煮早餐,吃完自己的份後便開始煮貙柩的份,因為也到對方的起床時間。堂本捧著味噌湯、煎蛋捲、魚肉蒸滑豆腐,配上一碗白飯拿到房間,他推開門用討好的語氣說:「貙柩,我來服伺你早飯。啊,小柩和小艾的玉石我也準備好,已經餵了牠們,你不用操心。」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英文字母列的頭四個,小寫
  • 請輸入密碼:

時間: 接著這個放置play

 

堂本無奈地向著屋子喊:「奈良大人…你在嗎…可以…幫我解開嗎…」

從牆壁內跑出了一個臉上有張紙的人:「我在喔、不過還是不解開比較好吧?」

堂本苦著一張臉:「不!解開比較好!你也不想他明天一起來看到我光著身躺在這兒吧,他會傷心的!」

「會不會傷心我不清楚,不過……慘叫您變態然後衝出家門的可能性感覺更高。」奈良收拾了下被廚房內的水槽東西,然後意思意思的丟了對方的衣物在身上幫對方保暖。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 堂本被烏羽蜻蜓點水吻一下

 

堂本右手掩著臉跑離病房,一邊跑出去一邊大喊「我不是故意的!!!

他完全沒留意身邊有什麼人經過,也沒有因為『不能奔跑』的喊聲而停下來,他直直跑到醫院的屋頂朝天大叫:「呀!!!我嘴巴的貞操沒了!!!

原本在屋頂曬太陽的病人立即用一副精神病患跑出來的眼神看著堂本,不過堂本沒理會,他蹲在圍欄旁邊抱著頭,十分苦惱地抱著頭:「剛剛到底發生…發生什麼事…那…那個…嗯,那只是意外…應該是開玩笑之類…吧…呀呀呀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烏羽第一次清醒後當晚 http://www.plurk.com/p/l7jj1f

 

骨折需要一點時間痊癒,雖然堂本已能上班,但無奈手的傷只能暫時轉調到後勤的位置,像是看守關在十紋裡的罪犯和……他最討厭的文件,分類和整理這些簡單但細膩的工作。他真的很想跑出去做任務,無奈跟自己的戀人約好要乖乖地待著。

他下班後便先到市場買些新鮮的蔬果和肉,等著貙柩回家。

「我回來了、今天晚上要煮甚麼?」等到貙柩回到家裡頭時、可以看見他對堂本強撐起來的笑容,背後似乎有甚麼陰暗的東西具象化的纏附在背後。

「今天是雞蛋抄芹菜和豬肉蒸豆腐……」堂本看著貙柩,答完後歪頭問:「你怎麼一副賭錢輸了的樣子?老頭子們抓你開會強姦你的時間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置: http://www.plurk.com/p/l8s0qy

 

凡事總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接受了第一次後,接下來的第二、三四或更多的次數,那也只是數字上的分別。山上貙柩和堂本艾仁的相處便是如此,從第一次吵架到數不清吵架的次數,從第一次一起出外到不知多少次一起購物,他們的關係漸漸地變得更緊密。

 

因為喜歡,所以併命地想接近對方。

因為想成為對方的支柱和依靠,所以努力表現自己,即使有時弄巧成拙。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發: http://www.plurk.com/p/l8n08s

 

堂本在這天是早班,所以下午巡邏完回十紋時,順便去買萩餅,準備下班後和貙柩一起起拜祭前同僚。當他回去十紋,走到貙柩的辦公室時,他四處張望也找不到自己的戀人。
「咦?奇怪了…」
於是他隨便找了個人來問,得到的答案是:「山上大尉已下班離開了。」

堂本尷尬地抓抓臉。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點: (金平糖後)

 

堂本看得很投入,即使只是意識進入了回憶,但因為太過生氣、情緒過於激動,他早已咬破自己的舌頭和嘴角,血沿著嘴角流出來。於是貙柩一開門便見到堂本在吐血……應該說他內心在吐血,嘴角的血只是舌頭和嘴巴只是一般破皮,過了幾分鐘都沒整理,有點嚇人。他的臉色則因為之前受的傷還沒好便隨處亂晃、又因剛剛難以接受的故事變得蒼白和鐵青,總之……堂本現在的模樣十分難看。

 

看到這樣子的場景、貙柩還以為堂本是因為找不到自己,然後突然寂寞胡思亂想甚麼的,才露出像這樣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往這方面想過後他內心無法宣洩的鬱悶跑出了一部分,畢竟努力跑到山上去將重要的戀人弄下山,結果發現下屬的愛慕比自己想的還要嚴重、還在說服時讓烏羽弄了點傷,結果這種內心、身體都需要治療的情況下,看到堂本這麼沒有用的樣子,就讓他說話帶了點不滿:「不要突然準備死我辦公室!要死也是我宰了你先!」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入十紋、初遇的兩人】http://www.plurk.com/p/l6l932 

 

春天是花開的季節,櫻花開遍整個河畔街道,風一吹花瓣便隨風在空中飛舞。所以一些結業禮、畢業禮也會選手在這季節,並在繁花盛開下跟朋友們道恭賀的話和送上祝福。同時,這也是入職和調職的季節,堂本艾仁不忿地拿著調職的通知信和自己的幾件隨身物進入新的就職地點。

 

他抬頭一看,外表和一般的警視廳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它的紋章和制服顏色的基調,這裡是黑和紅色配搭。這兒名為十紋,隸屬厄除的一個專門建立來對付怪異的政府機構,是以武力為主,同時,這裡的成員更有些是半妖。

原本堂本對這兒敬而遠之,只是他在警察那兒跟其他人的合作出現問題,最終堂本艾仁被警視廳調到厄除的十紋。他心裡全是滿滿的不甘,但礙於他倔強和要臉子的個性,他不想這樣半途而廢地回到家裡的鑄鐵廠工作。所以即使他不願進十紋與半妖的人一起工作,但也只好硬著頭皮進去。找到入職申請在哪後,便把警視廳發出來的轉職信和一些基本文件交給他們,直到手續都辦好後,便依著指示到自己的寢室。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堂本因搭訕和誘拐未成年少女,以及當眾猥褻一名紅髮軍人的罪名被帶進警局拘留和審查,順便也留在那兒反思自己的罪行。

原本堂本以為他的戀人兼好友的山上貙柩會這幾天裡保他出來,但他的期待最後落空了,他這一扣…便是一星期………。這一星期他每天都期待著貙柩的到來,雖然在被拘留後他勉為其難地把小柩交給貙柩照顧,但他是相信著很快便能離開這個沒有美人的監獄,沒想到……他真的只有一個人被關。

在最初被關的兩三天,他都把頭伸到鐵欄外或是放在鐵欄上跟四周的人說話,張著大眼期待地看著門口進出的人。在第四天後,他開始改為蹲在牆角,手指在地上畫圈圈和把長在牆角的野草拔出,嘴裡還喃喃:「小柩…小柩…小山上是壞人…我很悶,你快點逃出小山上的掌心來探我…讓我揉捏你的小屁股和戳你的肚肚吧…」

但是這樣的心願不但沒有達成,貙柩反倒派了小艾叼著卡片進監牢後就跑了,卡片的內容居然是:『沒事乖乖待著,不要嚇警局的人,他們都認真在工作呢。』,像這樣不但沒有關懷、反而還讓人更加哀傷的東西。

堂本覺得自己的心都碎了,而且他又沒做什麼壞事,但卻沒人明白和理解他。於是在收到卡片後他便把臉埋在膝蓋裡,在屬於他的牆角散發紫黑氣和霉(?)氣,令獄卒都在懷疑再過幾天,堂本身上會不會長出磨菇。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