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月幻】妖夜事件簿 (7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下班後,月幻途經軍營出入口時,被一名不認識的男性准尉拉著她:「這位…准尉!你會說洋文,對吧!?你會多少種?」

「嗯,我會七種。有加急的翻譯文件要處理?」月幻不明白對方這問題的目的,但她還是如實回答,而那位准尉同僚聞言揚起一個大笑容,然後……直接扛起她似飛的奔跑到街道上。

 

「……」無言一下,月幻冷靜地撐起身體,問身下的人:「這位准尉,請問有什麼事需要用“**這特別的形式**”帶我出來?」

這准尉哈哈笑了兩聲,自我介紹道:「我叫高倉法克,我們巡邏時遇上一個奇怪的洋人,他不停嘰喱咕嚕,我們又聽不懂他到底說什麼,所以只能找人來支援!這位准尉,你就別介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位客人請留步,咭咭咭,我不是什麼可疑人士……快來看看來自異國並難得一見的怪奇神秘物品吧……只需要少許金錢或是等價的東西跟我交換就可以。」在路邊的商人在叫賣。

 

月幻本來不想理會,但她在越過攤子時看到一個樣子很醜、令人感覺不舒服的人形娃娃。這個娃娃的頭部是用動物的頭骨,經過打磨和一些顏色處理後,安裝在這人偶上,至於人偶的身體,則是用棉花和乾草作充填物、並以灰黑色的顏料染色、並用一塊看起來古老的石灰色麻布覆蓋、包裹。

它的大小像一個嬰孩,頸部的位置還掛著染著血色的獸齒,給人一種危險、可怕又不祥的感覺。她眨了眨眼,蹲下身細看,並問奇怪的商人:「這是什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方大人,可以問你一些奇怪的問題嗎?」浦登小夜子手上拿著一片殘缺的地圖,她站在月幻為她設的小結界中,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醒。

月幻輕輕說:「你問。」

 

「為什麼你要取名“日方”呢?」她問,她只知道幫助她的人叫日方,並不知道真實的名字,不過她從沒在意這件事,而現在問出來……只是用來維持清醒,分散注意。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置:https://www.plurk.com/p/mvn57i https://www.plurk.com/p/mw4vd5

 

拿起筆記本,整整幾頁的字都寫上奇怪的符號,中間夾集了文字、圖案,它們的排列有著規格、第一眼看過去,還會以為是歌譜。這些符文後,字體工整的筆記,內容有著靈魂的重量、生命的重量、怨恨的力量等,學術性的討論結果和論點。

但,其實這一本是寫著有關詛咒的研究和各種分析的筆記本。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這遍比較偏向小夜子的精神狀態,她已開始陷入瘋癲,看不懂正常。

 

被遺留下的火,在燃燒著。

從報紙到榻榻米,它努力向四周漫延,它吞噬著著能碰到的一切,把房子變一片火海。

在它壯大、在它變成火災前,房子的門再次被打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女郎蜘蛛名字:安古結衣。

 

人家是這一帶樹林的霸姬~

平日是吃些水果、青蛙、老鼠,有時會有迷路的兩腿動物進來,他們叫自己是人類,而且很奇怪呢,人家居然能和他們對話。

後來有一個鼬妖告訴我,我的祖先是“像絡新婦”的妖怪,她們可以化作兩腿動物,然後引誘好吃的食物主動過來。因為這故事太有趣,我用不吃鼬妖的條件要他告訴我兩腿動物的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輕鬆平常的日子,月幻忽然接到一通緊急的電話,是在外面的骨女浦登小夜子找她,說是遇上麻煩,需要幫忙。於是,月幻在午休跑出去花街的租屋找她。

 

「日方大人!你來了!」在推開在租屋的門後,屋裡的骨女熱切又鬆一口氣地喊。

「發生什麼事?」月幻疑惑地看著她,直覺地問:「是你現在跟著那個作家遇上意外?」

「是……是他。這樣的,我昨天發現……那個…我的目標同樣被一位女妖看上,所以想問大人的意見。到底要…怎麼做?」小夜子忐忑不安地說:「雖然不殺那男人會安全,但是…難洩我的心頭之恨!」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血,染在牆上、窗戶上,房子主人的屍體正躺在床上。

這裡是兇殺現場。

死的人是一名男人,屍體身上衣服凌亂、肢體被人用利刃切開,其中,斷掉的手臂落在牆邊,並用血在牆壁上寫下血紅的大字“你也該死!

他雙目瞪大、但嘴巴卻在微笑,表情相當詭異。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幻回到帝都十紋,在登錄完成、去到新寢室放下行李並整理,不管是房間或是室友,全都不一樣。是新的開始?還是新的不幸?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再次變成一個齒輪,在這個帝都的軍事機構轉動工作。

 

她透過寢室的窗戶看外面的建築物。

「真的回來了…這裡果然和京都不同,不管建築或民間衣著。」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續:https://www.plurk.com/p/mfxwxn

 

本來月幻沒打算走出十紋,只是她曾經的上司-菅野博彰家有喪事,即使相處時間不多,她還是盡一下禮貌義務前去拜訪,她下班後跟著其他人一起到菅野家慰問觀看告別儀式。自這天之後,連續三夜她是從別人的夢中醒過來……

「……呼……呼…」她坐在床上喘著氣。待呼吸平伏後,她拿起擺放在床邊的手帕擦拭身上的冷汗,接著拿起床邊的紙筆把夢裡出現的符文抄寫夢下來。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幻抬頭看她一眼:「是的。你已經逝去,你我第一次見面時,就已是如此。」

「哦…」小夜子迷茫了,她不懂她為何會變成這樣,她不久之前還是……一名剛新婚的新娘、正準備過新生活、父母也開心的祝福她………而她現在……已沒有未來。

 

月幻忽然開口打斷她的思緒:「現在你知道了,你想要放開仇恨、被超渡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時間:回帝都期間、地點:京都 】

“一步一步,從我家到你家。”

“一階一梯,這是我家的門前。”

“一步一步,這條路上充著我的腳印。”

“一階一梯,這是你家的門前。”

“今天起我是你的妻子、從今以後,這會是我們的家,我們會組織一個幸福快樂的小家庭。”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限定交流:菅野博彰(@kuro1980: )https://justpaste.it/4cgo3

 

半夜時分、街道上只剩下寂靜。

街上的燈火、住宅裡的燈光都全熄滅,行人全都回家歇息,路上只剩下在夜間活動的生物。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十紋的交宜廳多了一張充滿洋風的椅子,而且是用高級的榆木制成,它的外表也很華麗、彎彎的扶手、高大的椅背、寬闊堅固的下盤,可以並排坐上三人。它上面縫著柔軟厚實的坐墊和椅墊,墊子上還用金線繡著波浪圖案,令路過的軍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因為……實在與十紋的風格太格格不入了。

 

軍營是為了訓練能捍衛國家人民的訓練場所,所以在軍營裡所有物件都是些節約成本、簡陋、沒有特色,但十分實用的用品。在一堆簡陋的桌椅中,這一張豪華的椅子……實在有點刺眼。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核對並整理工作時,一名上等兵匆匆忙忙地跑進來,叫嚷道:「大新聞大新聞!在西邊的農場裡,生出了一頭長著人臉的小牛!還說牠會說話!說的還是預言!」

 

月幻身為無神論者,她第一個想法是“是人獸交的基因突變嗎?能拿去做遺傳學的研究嗎?”

不過她又很快回憶起自己是厄除的軍人,而送進來的案件或問題,即使沒有任何奇怪的異常,還是要用跟神怪的處理方法。在腦中分析這事的輕重後,她輕輕開口道:「三水上等兵,這頭牛有製造出什麼傷亡嗎?」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指尖翻開桌上有關奇怪傳聞的報告、和之前一樣,也是一些異聞軼事,不過這些都是沒有證據、沒人核實的流言。

「唉。」輕嘆一口氣,把幾張比較感興趣的報告抽出,然後對我現在新的長官-菅野博彰冷冷道:「我去調查一下這個。」

這是工作。

和以前一樣、一模一樣又重複的工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二十二歲的月幻在日本這個地方已是要盡快安排婚事的姑娘,很多親人都會為到達適婚年齡的女兒找親事、或是一些男性會透過媒人跟心意的女性約會面。

不過月幻暫時沒有這煩惱,因為一來她從來沒想過要結婚或是找伴侶、二來她在日本沒親人、三來她沒什麼朋友、最後她在日本這個國家沒背景、沒有後台,也就沒有人向她推薦相親的的人。

 

當然,這也有她自己不想的原因。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作為一個把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放在某個女孩身上的吸血鬼,愛德文非常有把握自己家的小小姐有什麼不對了。

不論是發呆的頻率或是恍神的次數都遠比以前來的多,這讓愛德文非常不安,他的小小姐內心一定有什麼事情,而她...似乎不想讓他知道。

看著月幻停下叉子似乎在思索什麼時,愛德文忍不住皺起眉頭問道「小小姐,最近有什麼讓你煩心的事情嗎?」

 

「……」但月幻似乎在發呆,沒有留意到愛德文正在和她說話,只是習慣性地維持著握叉子的動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收到血色蠟印送過來的家信後,月幻發呆的次數變多了,甚至連一些基本工作也頻頻出錯,有幾次在執行值勤時,若不是同行的隊友反應快,及時抓住她,她早就摔下小山坡。

 

「日方曹長你…該不會…失戀打擊太深吧?」同僚有點猶豫地開口。

「……?抱歉,你剛剛問什麼?」月幻呆然地看著似乎在跟她說話的男軍人。

「呃…就…別太在意,只是失戀,這真的沒什麼!不要傷心!那個男人太爛!你值得更好!」那人緊張又尷尬地喊,在京都分部的人都稍微聽過一些八卦傳聞,雖然不太相信,但內心還是會起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 菅野出發到帝都的三個月後

 

月幻收到姐姐寄過來的信件。

一封用牛皮信封、火紅色蠟印,封口完整封齊的信件,而且信封上用工整的字眼寫著“IMPORTANT(重要)”的字樣,月幻從英國海軍的人手中收到這封信時,沒有緣由地感到心悸和心跳加速,一種害怕的情緒從那紅色的蠟印透過眼球帶給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