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推門就能進去?對嗎?」我一邊把綁手綁腳的繃帶脫去一邊問發漲大叔。

發漲大叔點頭:「是可以進去並免受三毛追擊,但這只是第一步。之後還會有其他管家看守,他們都很強,但怎麼突然問?小傑他們還要訓練多兩個星期才可以推開門。」

「那是他們的事。」我平淡的回,在這兒我已浪費了幾天時間,即使那是休息,我可沒這麼多時間。而且我根本不需要做任何訓練便可以開門,但因為這一身的傷,所以被禁止去太遠的地方。

 

我想了想又說:「今天幫忙叫雷歐力他們走遠點,不要去大門。」

發漲大叔搔搔臉:「欸?可以是可以,但你想做什麼嗎?」

我看著遠處的門:「推門。」

「其實他們只要再過一會便能有能力推門,你不等他們?」

我搖頭:「他們,會礙事。」

想起他們惹的麻煩就知道,我有預感只要和他們在一起,我花成任務所花的時間一定比自己一人長。

 

發漲大叔嘆一口氣:「既然你這樣說我不也好說什麼,我儘量幫你安排吧。」

我對他點頭道謝:「謝謝。」然後站起:「我去做飯。」。

 

閃身去到廚房,開始弄今天的午飯還有晚飯,雖然張漲大叔的廚藝不算差,但我也在這兒借住好幾天而且又沒幫忙做家事(因為傷太重),於是我決定幫他們準備好晚餐的料理才走。

 

「呃……你怎麼還在做飯?」發漲大叔站在廚房門口問我。

他怎麼一臉錯愕?我疑惑的問:「說了要做,所以做。怎麼?」

他搖搖頭:「沒有……我以為這是你離隊的藉口……」

我不解的看著他,離隊根本不需要藉口,只要轉身走就可以,這大叔的思考模式真奇怪。我對他解釋著:「他們吃飯時,我會走。」

 

「那……需要我叫他們慢慢吃嗎?」他問。

慢慢吃?你指那三人?……他們沒狼吞虎嚥就該偷笑了……算了,這也是別人一番心意,我輕輕發出鼻音:「嗯。」

雖然我認為你不會成功。

 

做完午飯,我便走到那個很大的門前,大大的揮動著雙手,差不多有整整一個月也沒動過了,現在所有關節和肋骨都恢復真是太好了。那個可惡的大變態居然令我傷得這麼重,我一定要詛咒他每天都打幾個噴嚏,拉屎拉不出。

 

想著想著,越想越生氣……於是用力一推,輕輕鬆鬆的打開了門,完全不用花力。然後我沿著大道向前移動,走到一段路後有一名紅髮的人站在路中間阻擋我的路。

她對我喊:「站住,我不會讓你通過。」

我看了看她:「你不能。」

她瞇起眼看著我:「我為什麼不能?這兒是揍敵客家,即使你是總統我也能拒絕你通過這兒。」

 

……怎麼話題會跳到這?我是想說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不能阻止我前進……不過算了,跟我無關。

我握著掃把快速衝上,瞬間衝到她面前。

「什麼!」她似乎沒想到我會突然攻擊,又或沒想到我的速度比她快,所以她反應慢了好幾拍。

 

『攻擊時不可以分心,否則會掉了性命。』

 

我用掃把的把手由下向上揮,先是拍走她的武器,然後一個反手,掃把的頭已揮到她的頭旁。我說:「因為你比我弱。」

正當我準備用力往她的頭拍下時,一聲:「小白!停手!」

 

「……」正在揮動的掃把僵在半空,紅髮的人跌坐在地上。我看向聲音來源,又是一個紅髮的管家,不過這次是男的。

 

「卡尼萊茵先生!」紅髮女喊。

紅髮男笑了笑,然後對我問:「小白,你怎麼來了這兒?」

「……」又是小白……那他也是我失憶前認識的人?於是我說:「找人。」

他熟稔的問我:「找人?但小姐她又再次失蹤了,我們到現在也沒把她翻出來。」

 

聽到這個答案,我莫名的生氣,我不悅的說:「找奇犽。」

他完全無視我不好的語氣,仍然笑咪咪的回:「三少爺在地牢裡,你怎會應識他?」

「獵考。」

他高叫一聲然後走過來激烈的晃搖我:「什麼!你參加了獵考!那你有沒有拿到小姐的消息!!!!」

 

這位先生,你的前後反應反差也太大了……

我忍著頭暈回他:「怪生物,南方。」

其實我不知道他口中的小姐是誰,但直覺就是告訴我他口中的人是我師傅。

我說完,他便停下晃搖,十分感動的抱著我:「小白,你實在太本事了,居然知道小姐在南方找異變生物。太捧了!是誰跟你說的?」

……我無力的回:「老伯伯。」

不知為何,我只感得滿腔的無奈,這人的態度也轉變得太快,很難適應。

 

他瞬間又生氣的蹂腳:「什麼!那個死老頭?奇怪,我之前找人用美色引誘他,他都不說。嘖,早知如此,應該一早找你去問。」

不,就算你找我也沒用,我根本不認識你……咳,是我失憶後不認識你。

 

「呃……卡尼萊茵先生……請問她……你們在說什麼?」被我們一直遺忘紅髮的人問。

他笑了笑:「啊,沒什麼,但她不是敵人。來,小白,我來帶你見大少爺,順便把小姐的事告訴他。」

等一等!我驚恐的看著他,他居然聽得懂我的話!!而且完全沒有錯誤的理解!

我忍住嘴角的不自然問:「……啊……你明?」

他坦然的點頭:「嗯,比之前好懂多了,最起碼你現在說話都有重點,進步了不少。」

 

言下之意是……

 

怪人他一定是怪人。

怎麼我一直都遇上了怪人!難道我一生都要被怪人纏上!我不要呀!

 

他無視我的不願意,高興又飛快的把我拖進了屋,把我按到沙發上,拍了拍我的頭便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但……我還未知道他是誰!有誰可以告訴我他是誰?!我們又是什麼關係!

我內心一整個伯恩LV2臉,還好我是面癱。

 

不知不覺跟他聊了兩個小時……果然我認識的男性都很聒噪,連失憶前都是。

然後也終於逮到機會跟他說:「我失憶,忘了你是誰。」

「……呃……呀!!」他用可媲美女高音的聲線尖叫出來,他還大喊:「那你還記得小姐嗎?」

我問:「她是我師傅?」

他立即做出鬆一口氣的表情:「還好你記得,否則小姐又會發飆。」

 

正當我想問他更多我師傅的資料時,一個討厭的氣場推門然後盯著我們,那人正是火星人,奇犽的大哥

怪人站起換上嚴肅的表情道:「伊爾謎少爺,歡迎回來。」

火星人目不轉睛看著我:「恩,怎麼她在這兒。」

怪人恭敬的回:「她來找奇犽少爺另外是交換小姐的行蹤。」

 

「她的行蹤……恩,也有可以……恩……」火星人喃喃自語一會後便坐在我對面問:「你怎去拿到這些資料?若你不說我便不會把我們這邊的情報給你。」

 

嘖!

「老伯伯。」我不太願意的回他。

「獵人的會長怎會告訴你。」他又問。

真不想跟他說話,但為了盡快找回想找的東西只好道:「說漏嘴。」

「什麼時候?你們在做什麼?」

「晚餐,練拳。」

 

他點點頭:「似乎可信,雖然他的情報很多時都老舊了,但只要知道她最後出現的地方,我們揍敵客絕對可以瞬間找到她最新的行蹤。說出你的資訊吧。」

我內心挑眉,怎麼聽火星人的話我只想起『自戀』這個詞語。我帶點不悅淡淡的回:「天空競技場,東方無名小島。」

「很好,我明白了,我有消息會通知你,你可以走了。卡尼萊茵,送客。」

 

「奇犽呢,」我用我最冰冷的口氣說:「我要見他。」

 

他帶點殺氣的轉頭看我:「奇犽他在地牢受罰中,別瞎猜,他是自願受罰的。」

信你有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