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節省開支,晚上當然是去雷歐力租的地方借宿,反正一個人住或是多幾個人住也是要交同樣的租金。

「雲玄你還好嗎?」小傑憂心的看著我,又探我的額頭。

我平淡的看著他,然後又看他的手:「我沒事,你的手呢?」

他轉動手腕:「我也沒事,只是不能用全力有點累。」

 

「明天也要?」我偏頭問。

雷歐力生氣的插話:「你剛剛果然沒在聽我們的對話。」

小傑乾笑:「算了算了,她今天狀態怪怪的。」

「所以,明天重複?」我再問一次。

雷歐力自信滿滿的笑:「差不多吧,不過,明天主要是釣地下的大尾。」

 

什麼地下的大尾?算了,反正他說話中十句有九句都沒意義,其中又有一半是邏輯有問題的句字,還是不要認真的想。

「我不去了。」我托著下巴說。

雷歐力瞇起眼看我:「你不去,那你明天要做什麼?」

他的語氣像是我給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就要衝過來咬我的樣子。

 

嗯,還好我有。我平淡的回:「找東西,做甜點……還是不要做?」

「我批准你明天不用跟著我們,但記得弄好甜點後拿來給我。」雷歐力瞬間便答應。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覺得找東西這個理由充分還是做甜點比較充分,總之他同意了,我不用他那長篇廢話。

 

隔天早上我便弄了久違的早餐和便當給他們,不過他說不想拿著開攤子,所以叫我十一點才拿便當送過去給他們,懶人。

我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到外面晃晃,希望能遇上昨天的視線,我重複一次昨天的路線,一邊行一邊警戒著。

 

“鈴…鈴…”

是誰在這個時間打來……我還不能做到一心二用。

嘆一口氣後接起電話:「俠客,嗯?」

『雲,我好想你。』他說著,但我感覺出他的語氣和平時不一樣,滲著淡淡的失落。

我問:「出事了?怎麼了?」

『你知道了?』

「不,你的聲音,直覺。」如果換著其他人,我猜應該沒人會明白我在說什麼,還好對方是俠客,他絕對會明白。

 

果然,他苦笑了聲:『我的聲音應該和平時一樣才對,是你的直覺吧,你的直覺還是一如以往的準……雲,我有個同伴失蹤了,說今天回來但仍不見人影,你覺得他發生什麼事?』

「被監禁。」我直接的說出我的想法。

『這個機會很低,他很強。』俠客不太相信我的想法。

我再說:「那人比他更強。」

 

『哈哈,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真希望如此。』他弱弱的道。

我抓抓頭安慰著:「不要擔心,沒事的。」

似乎他不想在話題上打轉,他問:『嗯……那你現在正在做什麼嗎?』

「甜點材料。」反正你這個電話一打來,我什麼都做不成,倒不如去買做甜點的材料。

『嘩!我也好想食,我很久沒吃過你煮的食物了。』他在電話裡用極哀怨的聲音說。

我冷冷的反駁:「你忙。」不是我沒叫你,但你自己說沒時間過來,難道你要我把食物外送給你嗎?別作夢了。

 

他哀號一聲:『嗚,你等多我一個月,一個月後我一定要每天每一餐都吃你煮的愛心料理。』

「噁心。」什麼愛心料理,俠客這個笨蛋,說這些什麼話。

他反駁:『你怎可以這樣說我,我只是把真心話說出來。我很快便會忙完,那……我忙完再來找你。』

「嗯。」

『謝謝你,雲。』說完這句便掛線。

但他真的沒問題嗎?感覺他心事重重……我想著他電話裡的說話,不知不覺又回到租住的地方。

 

****

「你們做什麼?」在約定的時間,我拿著便當去找小傑他們,但他們已經不在那個比腕力的攤子。費了一會兒功夫後,我在市集裡看到他們。

奇犽狡滑的笑:「雲玄你來得剛好,你脫下墨鏡看著那個攤主。」

「啊。」我不理解這個要求,但我也照做。

一秒後攤子主人說話開始慌亂,五秒後他手腳動作不協調,十秒後他垂頭喪氣但雷歐力他們很高興地付錢買東西。

所以,現在到底要不要吃飯?虧我還帶了他們便當來。

 

買了東西後,奇犽拉了我們到一旁研究剛買回來的刀子,同時我也順手把便當遞給他們。奇犽認真打量了一番後說:「沒看錯,這是貝里刀。」

「貝里刀?」雷歐力和小傑一同問。

奇犽開始解釋這把刀的來歷和價值,據他說最平宜的一把也可以賣到五十萬,還真普通。

 

「對了!還有這樣的方法。」雷歐力興奮的喊:「低價買入然後高價放出,例如剛剛我們是用三百尼戒買了這把貝里刀,然後用(以下省略數百字)……,我這樣說,你們明嗎?」

 

奇犽點頭笑:「我們是明白,但雲玄似乎當機了。」

我不悅的看著奇犽,我的腦袋已被你們剛剛說那堆話弄得一團亂,怎可能會明白。還有你們說的價高者得是什麼?買東西不是一個價錢嗎?為什麼會浮動……

 

雷歐力嘆氣:「真是幫不上忙。」

真抱歉,我沒生意頭腦幫不上忙,那把你手上的便當還給我。而且我真的覺得『我去銀行盜竊』比你們這個『去買這個然後拿去賣』的做法簡單和易理解。

雷歐力搔搔頭道:「那現在分配吧,你們三人找有價錢的東西然後賣掉,我不會凝所以我會繼續找那些人的行蹤。」

我沒異議。

 

奇犽得意的笑了笑:「雲玄跟著我,電話拿在手,我會教你怎樣做。」

「嗯。」我點頭。只有這時候慶幸奇犽的性格嚴重任性又多鬼主意,雖然他用極自負又過份自信而且眼神像是看不起人,不過這個時候真有用。

 

又回到市集,奇犽指揮著:「雲玄,這邊交給你負責,你現在只需要用凝看那些物件,如果物件上帶有念,那你便去那個攤子寫最低的價錢,但若果有人跟你同時出價,那就寫比那人多一倍半的價錢,若不明便打給我。」

他既然這樣說,我便照著來辦,左右看了一遍後,只發現一把銳利的刀,跟鬍子很相襯。

 

寫下價錢後我打給奇犽:「有刀。」

『做得好,我這兒也發現一個陶瓷娃娃和木像。』

「小傑那兒?」我問。

『恩,他找到幾件,但也有一個叫仙派的人跟我一起標價。』沈默一刻後奇犽開心的喊:『對了!我怎會忘掉你呢!雲玄,你去我標了陶瓷娃娃的小攤子用眼把想投標的人都瞪走。』

呃……這不好吧,我尷尬的提醒:「會妨礙生意」

「反正都是這半天,沒差的。」

也是反正只是半天「明白。」

 

經過一輪跑跑走走,終於到截標的中午時間。付錢買了東西後他們便在附近找一些地方拍賣,但可惜時間太倉促,收買古物的店舖把剛到手的東西變賣。

變賣的事我全都不用管,只等小傑和奇犽點頭,我只負責做搬運。

 

忽然有一個男人進入店內大喊:「等一下,那個木造藏才不價這個價錢。」然後緩緩走到櫃檯前跟店長對峙說:「其他東西的價錢還合理,但這個木像你出價卻太荒唐!」

「什…什麼…你在說什麼……」店長被他嚇到有點慌。

「你是想騙他們是小孩子嗎?」那男人又說。

店長晃手搖頭:「你…你即使說我在撒謊,我才沒有!」

 

那男人嗤笑一聲:「是嗎?但根本沒有古董家會買這木頭。你想要的……其實是裡面的東西!」他拿起木像又道:「這是木造藏吧?大約在三百年前富翁們都流行用這個藏財產來逃稅,但在富翁猝死後他的家人不知其價值便賣了它們。平常人是看不出接口在這兒,不過十之八九是沒被打開,若是真品,當中會是塞滿了財寶。你想假借查看年分為名來偷掉其中的財寶吧?」

 

店主禁聲,不再說任何話也間接揭曉誰的話才是正確。

「你是誰?」小傑看著男人問。

那個猴子頭的男人笑:「我叫仙派。我來告訴你們這個東西的真正價值吧。」

把畫和娃娃都變賣後,我們便一起離開店子,小傑興奮的跟那個猴子頭搭話。

 

奇犽好奇的問:「你為什麼要幫我們。」

他笑了笑然後舉出兩隻手指:「互利互惠吧,你們給我這個數目做顧問費吧。」

奇犽大聲抗議:「兩成!也太多了!兩成是給不了,最多只請你吃飯。」

猴子頭一點也不介意還爽快的答應:「吃飯也可以啊,那我們去那兒吧。」

 

奇犽開始也有點不相信,一個人居然會這麼爽快改變態度,不是有隱情便是有陰謀。然而我們去到餐廳後也明白為什麼他說只請他吃飯也可以,他一個人可以吃掉十個人的份量……但他的身形不是像大塊石那樣巨大,也是像猴子那樣又扁又瘦,他到底把食物都送到哪兒去。

 

不過這頓飯也有它的價值,吃完飯後我知道了這人的職業和他很多話,另外也知道小傑他是超級爛好人和好奇心超重,他居然連無關痛癢的事也會問個究竟。還有奇犽有頭腦不錯、很會談判條件利益,一個貪心的小鬼,還為了小傑浪費一個問題,又是一個妻奴。

 

吃完飯後猴子頭更問小傑要不要聘請他做鑑定顧問,小傑想也不想便點頭答應。接著他又帶我們去他的工作室把剛剛那塊木頭鑿開,一堆會發光的東西傾瀉而出,小傑和奇犽對此嘩然,但我卻沒什麼感覺。

即使我是臉癱,但對新奇的東西還是會帶點興奮,只是沒表現出臉來。只是……看著這些發光的東西,我只想起這些東西和一盞古老油燈的價錢也差不多,要閃閃發光話水晶洞的水晶更耀眼。

 

有點懷念失憶前的自己但我卻不想想起失憶前的事,懷念的是那種刺激心臟的感覺,想忘的是整個人生。即使現在忘了我也知道我以前一定很可悲,強大的力量,這不知要用多少東西換回來。

 

看著他們幾個相談甚歡的樣子,總覺得有一道無形的牆在我們之間,特別看到他們可以自如的做出各式各樣的表情時。

內心一揪……無聲的輕嘆一口。

 

我知道我的想法不設實際,甚至是天方夜譚,但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賣掉這一身的力量來換取一段開心的記憶嗎?

可以賣走不想想起的記憶然後買回想留下的回憶嗎?

 

====================================================

 

不知有沒有人記得, 在第二章時, 有一回小白也說過這個問題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