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是小傑問「奇犽……他是你二哥?」


然後所有人都笑到東歪西倒。


 


被問的奇犽無奈的垮下面,表情十分尷尬地說「不,她不是我哥,她是我的……姐姐。」


「姐姐!」小傑驚訝,我也驚訝的微張開口,我深信躲在後方的人都是同樣驚訝。


 


只有那群腦子有問題的人繼續大笑「嘩哈哈哈,我早就說迪斯根本沒一處像女人!嘩哈哈哈!」那個拿刀的人笑到飆淚。


也有人說:「失蹤了幾年還是一樣,還是一點女人味也沒有。」


………其他人,沒他那麼誇張,但全都掩著嘴角和振動著肩膀。


 


不過……姐姐?他?是她?我上下打量著她……帥氣,好戰的眼神,有點不羈的態度……


真的是女的?我沒聽錯吧……


「哎呀~小白,怎麼這樣看我,你又重新愛上了我嗎?真令人害羞呢~我果然魅力沒法擋。」她還露出一個賣牙膏廣告必然會有的牙齒閃亮的笑容。


我感到我左邊面頰因這番說話和這個不知所謂的笑容震動了好幾下。


 


「嘩!小斯果然厲害,居然連小白都忍不住嘴角抽蓄。」那群應該是冷血無情的幻影旅團,居然有成員因為我嘴角抽蓄而在拍手。但,他們到底有多少人,又一個沒見過的男人。


「小斯,你欠揍的程度提升了。」一個藍色頭髮的人托起下巴輕挑的說。


她像表演完畢那樣做了一個感謝的動作:「多謝各位的讚美,而且我又多了一張珍藏照片~」


 


奇犽尷尬的拍臉,滿是無奈:「姐姐……拜託你不要在這些緊張的氣氛裡惡作劇……唉。」


她聳聳肩,拿出一條白色的鞭子笑「緊張的氣氛是什麼~況且對著那些小鬼要緊張什麼?倒是小犽,你要小心啊,我要出手了。吶,小白,你乖乖跟著小犽去躲一躲。」


她……很有自信……完全不怕他們……她也很強。


 


黑髮站出來:「小斯,告訴我,你知道殺害窩金的人,那個鎖鏈手的事嗎?」


啡髮撥開額前的頭髮露出眼睛並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說:「嗯?窩金被殺?這笑話真有趣~可惜是零分。」


黑髮停頓一會後試探性的問:「窩金沒死?」


她笑:「當然了,若他死了,那在我家的那隻東西叫什麼?小貓還是小狗?」


總之你們說的那人沒死,那我們可以走了嗎?


 


「窩金在你那兒!」拿刀的人指著她大喊。


她愉悅的點頭「而且食好睡好還有乖乖去廁所拉屎。」


所有人都驚訝了好一會,黑髮的露出一個純粹的笑臉,沒有雜質的笑,他笑問「他沒理由不和我們聯絡。小斯,你做了什麼?」


 


那人突然賤笑「我只是說『若你敢沒經我同意踏出門口,你就等著每天吃飯前我都用神經衰弱把你食物變成鼻涕蟲,變成蛆。每天、早、午、晚各三次,一天共九次。』接著他便聽話了。順便一提,我的神經衰弱現在可以設為觸碰後才發動~」


 


聽完她說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特別那女人名叫迪斯。』


嗯……這個……嗯,眼前的啡髮叫迪斯,而且她還是我在找的師傅。


 


幻影旅團的人均一做出一個同情的臉:「……窩金…真悲哀。」


拿刀的人說:「等他回來後給他吃一餐好。」


藍髮的人冷笑:「也要等小斯先放人,對吧?」


黑髮笑了出來,然後走近她:「嘿嘿,你還是老樣子的胡鬧,但我很高興依然能見到你,小斯。而且想不到你居然拐了窩金。」


 


我師傅笑著踩他一腳,然後雙手在黑髮的臉上摸來摸去:「什麼拐,我是救他啊~親愛的洛洛~你應該要稱讚我才對~話說你剛剛的笑容真好看呢~很久沒看到。」


「還不是你自己失蹤,但還是謝謝你。」說完他便在她的臉頰親了一下。


 


「呀!!!」我和奇犽忍不住大喊。


她轉頭看過來:「怎麼突然大喊?」


奇犽跺腳:「這!這!我要和大哥說!你怎可以被人這…這樣!你要推開他!你呀你!快放我我姐姐!」


我也說:「遠離他!」


她滿臉疑惑的看著奇犽和我,然後問黑髮:「剛剛是不是發生了兒童不宜但我又覺得平常的事?他們的樣子一副大驚小怪。」


 


黑髮平靜的笑:「沒有,我只是親了你臉頰,什麼也沒做了。」


師傅點點頭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問:「那要我回親你嗎?」


奇犽大喊:「不行!!!」


我點頭:「沒錯,放開。」


 


黑髮聳聳肩:「別管他們,你把窩金藏在哪兒?是不是應該把他放出來呢?」


她輕輕勾起嘴角,淡淡的說「要我放人可以,答應我不再騷擾她和我弟的朋友。」


「若我不答應呢?」


「嗯~當然是~別怪我不客氣~」她眼神一轉,瞬間跳後好幾步並再次甩出那條白色的長鞭子:「我的打神鞭說很想念你啊~」


 


黑髮也拿出一本書,打開書:「沒想到我們再次見面居然會以這種形式呢,還是兩次,親愛的小斯。」


師傅偏頭眨眨眼:「嗯?這不是你一直所期望的再會方式嗎?親愛的洛洛~」


嚴肅的氣氛,似乎會打起來。


 


黑髮把書一頁一頁的翻開,悠悠的問:「在這兒開打?你認真的嗎?會有很多人受傷。」


師傅做出一個誇張的表情:「哎呀~親愛的洛洛,我現在才知你這麼有同情心,居然會為他人設想。我很驚訝呢~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


他白了師傅一眼:「我一直都是這樣。」


 


聽到他這句,我嘴角立即向下扯,自戀、厚臉皮、無賴,你知不知道你這一句完全是在扭曲溫柔的定義!


 


「噗-」突然一個噴笑聲。


所有人望過去,那個犯人立即說「咳,抱歉,你們繼續。」


黑夜的人闔上書,然後走過去剛剛笑的人面前,滿臉笑容的問「芬克斯,剛剛有什麼好笑?」


「不……團長……那個……」


師傅燦爛的賤笑「嗯~我的笑話比你成功呢~洛洛~」


 


黑髮轉身看著忽然笑的犯人:「芬克斯?」


雖然看不到黑髮現在的表情,但從犯人那滿臉惶恐的表情,我覺得看不到是一件好事。


犯人下一秒五體投地的下跪道歉:「抱歉。」


 


「唉唉,架因為你的笑打不下去了,親愛的芬克。」師傅似乎覺得很有趣,一邊拍照一邊煽風點火,還真悠閒。


犯人大罵:「你閉嘴!誰叫你說什麼有同情心!欸!」


她轉頭,跟黑髮對視幾秒後,兩人相視而笑,怎麼一回事?


 


我喃喃:「剛剛緊張的氣氛,幾次了,全被改變……她到底……我的師傅到底是……」什麼一個古怪的存在?


 


像是聽到我的喃喃自語,師傅轉頭笑著看我「我的愛徒小白~抱歉我來慢了,因為剛剛被麻煩的人纏住。」


「啊。」我不自覺的回她。


但我回答完她才想起「你剛剛叫我什麼?」


「我的愛徒,小白~」


「愛徒………」靠!這是什麼肉麻的形容詞!我感到我有一股無力感,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


 


奇犽問「姐姐,你和雲玄的關係是……?」


她很高興的回「當然是相親相愛的師徒關係。」


「我不知為何很想暈倒。」我頭痛的撫額,幽幽地說,所以她果然是我的師傅……


 


「哎呀~小白是聽到後興奮到想暈嗎,來來,我的胸膛可以借你~」她一秒反應過來並張開雙手對著我。


「……」我感到我的頭開始痛,而且還打了一個惡寒。


她笑著催促:「來來~快投進我的懷抱,我們快點培養感情和彌補那失去的時間吧~」


我拍一拍奇犽的肩,然後把他推前「你跟你弟先。」


 


奇犽睜大眼看著我「你居然利用我!」


「名譽攸關,辛苦你了,我會記得你的。」我一臉認真的說並準備退後,但奇犽反應更快。


他立即扯住我的手臂,陰陰的笑「姐姐她也很懷念你,我們一起接受她的愛吧。」


我才不要!


 


我正在想應該怎脫身時,突然感到腰一緊「糟!」我立即用凝,可惜太遲……我被她的皮鞭纏上了,又中招了。


 


……又?奇怪,我為什麼會用“又”這個字……難道……


我的臉立即黑了一半,我想起一些很恥的事。


師傅把我們拉近,然後抱著我們兩個「唷~那我重新為各位介紹吧。這個,男的,是我最親~最愛的弟弟,你們有沒有令他受傷?嗯?」


 


我感到有一股冷風在狂吹,旅團的人很快搖頭「當…當然沒有,我們怎會傷害他呢…」


她點點頭「這個女的,是我的愛徒,白滇。俠客小滴,你們有沒有佔她便宜?」


我感到一排黑線在頭上降下……


俠客立即指著她反駁「只有你才經常佔她便宜!」


小滴也點頭「你快點放開她,小白,快點掙開她。」


 


我內心嘆一口氣,我也想掙開,但問題是我掙不開。


奇犽忽然舉手報告:「他們有教壞雲玄。」


「怎去教壞?」師傅興致勃勃地問。


 


奇犽大聲的說:「不知是誰教她可以隨便進入沒人的房子來借住,然後幫忙打掃當房租。」


我偏頭:「不對嗎?」


「……」師傅停頓並盯了我一會,然後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小白乖,告訴我是那個欠滷的傢夥教你這麼可愛的事?」


 


我偷偷瞟了俠客一眼,然後指向一隻小鳥:「會說話的鳥。」


她笑呵呵:「明白,我會在之後一次過把帳都討回來的~」


 


嗯,怎我覺得空氣變冷了?


「所以,我不對?」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問。


師傅笑:「乖小白,當然不是,但問人借房子住前,當然要親自問屋主,下次記得啊~但那隻會說話的小鳥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忘了跟你說……呵呵,當然要教訓一下。」


「是。」我忍不住偷瞥俠客一眼,希望這人不會發現那隻鳥是俠客。


(其實俠客心裡正冒汗:小白,你不要再看過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順著你的視線看著我)


 


她似乎抱到累,終於放下我和奇犽,並拍了拍手:「好了,我也為你們略略介紹他們吧,幻影旅團,我的兒時玩伴,特別是小西,我跟他認識了十五年有多,他是知道我這幾年的動態的其中一人。」


「他果然知道。」黑髮笑,但感覺卻在生氣。難道他臉部肌肉壞了?明明生氣但卻在笑。


 


師傅一臉不以為然:「哎呀,你想知可以跟他大打一場~我有跟小西說,如果你答應跟他大幹一場,可以告訴你們我的去向。不過,看樣子你沒有答應呢,洛洛。」


黑髮搖頭:「團內不可以打架。」


這不是重點吧!


重點是明明是她失蹤的錯!為什麼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反指錯不在她,而是不去打架問資料的人!


 


師傅嘖了聲:「嘖,你就不能當作切磋嗎?我們以前每天都是這樣。」


黑髮想也不想便反問:「你認為跟他打可以當作切磋嗎?」


「那你嘗試幹掉他吧,沒人會介意。」


「你也是?」


「哈哈,反正這是他的期望嘛~」(某斯心想:『小西,看我多好,幫你遊說這個人陪你打一場。看你要怎樣答謝我。』)


 


「姐姐。」奇犽突然喊。


師傅問:「嗯?小犽有什麼想說?」


「小西是誰?我記得她是經常跟你通電話的朋友,但她也是旅團?那個是她?」


!!!奇犽!不要問!很恐怖!你不會想知道的!


 


師傅尷尬的看著他們「呃……其實……小西是他小名…啦………咳……他的本名是……」


「怎麼了姐姐?她的本名是誰?」


最後:「……西索,小西即是西索。」


「啊…………」奇犽完全傻眼,停滯了很久才大吼「你說你的朋友小西就是那個大變態西索!!!你腦袋透逗了嗎!居然和他做朋友!你快點給我遠離他!」


奇犽吼完後所有人都點頭,有人更拍手大說他形容得好。我就說,那個怪小丑有變態病毒而且還有惹人厭的天賦能力。


 


師傅抓抓臉:「哈…哈……沒那麼嚴重……只是他喜好比一般人古怪……吧?」


奇犽再對她大吼:「他那根本不是比人古怪!他是大變態!你絕對會無自覺的被他吃了!立即跟他絕交!」


所有人再一次不自覺的點頭。


 


師傅扯了扯嘴角,然後換成燦笑「哎呀,對了,不是要去見可愛的小窩金嗎?我們走走,小犽的朋友們,你們可以不用跟來,我有信心沒人能碰他們一根汗毛。不過你們要跟來也可以,但別破壞我的家,否則別怪我出手啊~」好強的自信,好囂張的發言。


 



 


「姐姐!你有沒有聽我的話!別用這麼爛的招數轉移話題。」


「嘖-小犽,你這麼聰明做什麼,就不能蠢一下嗎?」


 


這是一個姐姐應該說的話嗎?這人的常識去了哪兒?


不!我記起,她從以前開始就已很沒常識。


 


奇犽再次不顧形象的吼:「姐姐!」


師傅忽然天真一笑「小傑,麻煩你接管他。」便甩出皮鞭把奇犽拋出。


「嘩!」


「奇犽!」小傑立即跑了出來,然後用傳說中的公主抱成功接住奇犽。


 


「嘖嘖,這畫面真養眼。」


聽到師傅這句話,我心寒了一下,開始準備落跑,我有不預兆。


「小滴,伸出雙手。」


「呀?」


預兆靈驗,接著果然換我被拋出,最後俐落的落在小滴的手中,我被公主抱了……不過……被她抱著的感覺不討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