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角度***

 

小滴在房間等待白滇進來,但遲遲卻不見人影,於是便出去找人。

去到廚房門口,一堆旅團的成員待在廚房門前,而且還全都用上完美的絕。不過由於小滴是有眼睛的人類,所以即使絕做得再完美也不可能沒看見。

 

所以她不解的問:「你們在做──唔?」小滴把話說到一半便被同僚們掩著她的嘴。

同僚們小聲的說:「噓!安靜一點,」

她點點頭,然後拿掉掩著自己嘴巴的手,小聲問:「你們在做什麼?」

 

俠客笑了笑然後指著廚房說:「有趣的戲。」

「戲?」小滴看過去,她看到白滇也在:「原來小白在這兒。」

俠客笑問:「你也要看看廚房發生什麼事嗎?」

小滴想了想,然後點頭:「順便也把小白抓回來,她遲到了。」

 

於是,一大鍋的蜘蛛全都用絕蹲在廚房門口看八點鐘劇場。而廚房內,除了白滇聽到的對話,還有只有用凝才能看見的文字。

 

文字如下:

『繼續演戲下去,如何?』

『親愛的洛洛,你很閒?』

『替生活增添情趣,不好嗎?』

『好是好,但可以不要用肥皂泡劇情嗎?』

『那我教你,你扮害羞,然後說:你攬著我的腰,這很令人害羞。』

『……靠,休想,滾開。』

 

於是,結果便是迪斯在喊:「放手!庫洛洛.魯西魯!還有不要攬著我的腰!」

 

雖然由肥皂劇變成吐糟劇,但門外的觀眾仍舊看得津津有味。芬克斯說:「團長真強,居然可以對著迪斯這男人說出那些話。」

飛坦橫了芬克斯一眼說:「她是女的。」

 

芬克斯搔搔頭:「我知了我知了,只是說說罷了。」

飛坦淡淡的說:「不要說這些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俠客苦笑搖頭:「飛坦,你就讓我們說一下吧,因為……」然後他哭喪著臉說:「我也接受不到她是女生這個事實,太恐怖了。」

 

小滴第一次聽到這些對話,所以自然問:「有什麼恐怖?」

俠客快速流利的回:「沒一點像女生,行為習慣說話方式,最重要的思想!為什麼一個女生會去看那些只有男人才會去看的黃色雜誌……唉。」俠客十分無力的嘆一口氣,但雖然這樣,但對她的好感卻沒有變。

芬克斯非常自然接下俠客未完的話,他嚴肅的說:「而且你不要看她進廚房就會煮食,她除了調制毒藥外,煮出來的東西都是黑色。」

 

小滴聽完奇怪的問:「煮好的東西是黑色不是很正常嗎?」

 

………

………

風,冷冷的吹過現場聽到這一句回答的每位男士心裡。

 

然後俠客頭皮發麻的問:「小滴,你以前在那個地方不用幫忙煮食嗎?」

小滴點點頭:「客人的食物是由小白負責,其他人的食物由我負責。」

俠客喃喃:「對了,我記起了,我第一次見到小白時,她在吃一碗黑黑黏黏的東西……比迪斯煮的還古怪……那是你煮的…嗎?」

小滴歪頭:「是我煮的,而且小白她吃得很開心。」

 

………沈默,一度再降臨在觀眾席上,然後大家有點不可思異的看著小滴問:「那真的能吃?」

小滴給了他們一個燦爛的笑容說:「我不知道,我沒吃過。」

芬克斯皺眉問:「你不是其他人都是吃你煮的嗎?」

小滴點頭:「其他人是吃我煮的,但我吃的,都是小白煮的啊。」

 

………旅團的人再次禁聲,這次由派克打破沈默問:「小滴,那吃了你煮的那些其他人,他們怎麼了?其中有人說好吃嗎?」

小滴傷感的嘆了一口氣:「他們吃了一會便暈倒,然後入醫療室,只有小白一人吃完食物,但她那時又不能說話,所以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於是全場的目光由小滴身上移到蹲在門邊偷看的小白身上,當中的目光包含了『神人,小白你是神人。』和『小白,你真偉大,辛苦你了。』,其中兩位女性的目光更是熾熱的看著小白,內容卻是

『試味的人有了!』。

 

瑪奇再向小滴確認:「小白吃完後沒有任何不適?」

小滴搖頭:「沒有。」

瑪奇點點頭,派克也點點頭,小滴也一同點點頭,其餘的人則臉都綠掉的看著這三位女子。

 

而結果是窩金很不幸的被他的無良同伴推出來發問,他艱辛的嚥下口水問:「你們問這些想做什麼……」

瑪奇十分正氣凜然的說:「外送食物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派克立即微笑接道:「為了你們的健康著想,我們還是親身下廚,加上我問過團長,他也說最近沒有特別活動需要大家一起來,所以時間很充足。」

 

她們二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把現場的心打進地獄深淵。想阻止?有本事便來,一個可以取出你的記憶,一個可以把你的手縫到你的腳上。

而且瑪奇沒有給人阻止的機會,他走到小滴面前說:「你要一起煮嗎?」

小滴開心的點頭:「要。」

 

在場除了這三位女士外,其餘聽到這段說話的人都感到自己胃裡的液體和膽汁在熱烈翻騰、有人則雙手按住自己的口、甚至更有人像是想像到那些食物的味道般,面容和胃同時扭曲。

但肇事的三位女士已開心的聊天到一個世間一切視為無物的境界。

 

俠客為了大家著想(其實主要是自己),決定施行轉移話題大法:「喂,你們不看戲就站遠些。啊,小斯『親手』餵團長吃東西。」

「什麼!」派克驚人的立即衝上前偷看。

瑪奇則瞪了俠客一眼,俠客立即說:「這是真的,你可以問窩金。」

窩金單純的點頭,然後單純的說出會讓某些人妒忌的話:「嗯,而且小斯經常買一些食物然後餵我吃。」

 

「經常?」這次換俠客呆呆的問。

芬克斯忽然插話:「啊,她每次心情好都會買些好吃,有時也會逗我。但本大爺當然不會被她的食物引誘,我又不是窩金這野獸。」

「啊,那她把食物拋出去時,你為什麼很自然的張口吃掉它?」飛坦很自然的揭同伴的底牌。

窩金點點頭,然後問頭頂開始冒煙的俠客:「小斯沒有餵你嗎?」

 

俠客額冒青筋,但仍微笑回:「這是秘密。」

派克點頭:「對呢,她是迪斯,我怎會忘了呢。」

俠客嘴角抽了抽,最後,他把目光鎖到瑪奇和飛坦身上問:「那…她有向你們伸出魔爪嗎?」

瑪奇冷冷的撇下一句:「我拒絕了。」

飛坦冷哼:「廢話。」

 

於是,所有剛剛的一切騷動,終於暫時回復平靜。

小滴走到白滇身邊說:「小白,你遲到了。」

白滇呆了一呆,然後看了廚房一眼便說:「等。」她走進廚房:「師傅,我。」

迪斯高興的看著白滇說:「咦~小白也要吃嗎~來來,張開嘴,呀~小白真乖~~我最愛小白了。」最後更大大的親了白滇的臉頰。

 

小白滿意的看了庫洛洛一眼,然後轉身走到小滴旁:「小滴,走。」

瑪奇忽然說:「俠客,你也可以,現在還趕得及。」

俠客額冒青筋,但仍微笑說:「才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