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空過了幾個月,我找的人,那位我的師傅仍然沒消息,或許她已經離開了天空了吧。由於還沒想到要去的地方,所以我繼續跟小傑他們一起行動。

最後在小傑和變態打了一場後,我們便離開天空了,雖然中間還有一件小插曲:

「雲玄選手,西索選手想對你發出對戰邀約。」一個服務人員哭喪著臉站到我面前擋住我的去路。

「推掉。」我想也不想便回。

 

服務人員聽到後像是中了雷擊,然後顫顫慄慄地撥起電話,說了一會後他轉頭跟我說:「西索選手說若你不答應便要給你小教訓。」

我就知道,幸好我機智的問了應對方法。我說:「不能內訌。」

用短訊跟俠客簡單地說了這個人的事後,俠客教了我幾句話,這便其中一句。

 

服務人員不解,但他也向電話那方重複我的說話,沒一會後他對我說:「他說這只是小玩一下。」

「叫他找團長。」這是俠客教的方法二。

這次回得更快:「他說那人不陪他玩。」

「叫他找師傅出來。」這還是俠客教的,他更說這是最終方法。

服務人員說完後高興的大叫:「呀!他終於放棄了!太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師傅真的是佛O魔,所有人聽到她的名字也是立即離開。

 

「雲玄你真的不跟西索打?」小傑在我身後問。

我點頭:「當然。」這很累人,我沒有自虐的嗜好。

奇犽雙手放在頭後說:「挑戰強者不是每個人的夢想嗎?」

我直接的回:「我不是每個人。」

奇犽大笑:「哈哈,也是,你本來就很奇怪。」

 

小傑拉我:「雲玄,接下來我們去鯨魚島,你要一起來嗎。」

我疑惑了一會:「鯨魚島?我不想去。」

「欸!為什麼,一起去吧一起去吧。」小傑叫嚷。

我歪頭問:「為什麼?」

他認真的說:「因為我想介紹你給我的家人認識。」

……小傑,我很懷疑你不懂得什麼叫害羞,我聽到都覺得不好意思,奇犽更是直接的臉紅了。算了:「我去。」

 

一起買了船票後不用半天便在鯨魚島的小島上下船,只是在上船後我收到一個討厭的電話:『你們要去鯨魚島?』

「嗯。」我不想跟他說話多於一個字。

他語氣平淡的說:『啊,那太巧合了,我們的人說一個貌似你師傅的人也去了那兒,你就順便去視察一周,反正島很小,你半天也能做到吧。』

「能。」

『那有消息再聯絡。』

「好。」一說完我便立即按下關掉通話,誰要和火星人說話多一秒。

 

當我一掛了電話奇犽便立即問:「剛剛那個是你說的男朋友?」

我輕搖頭:「不是,只是無聊人一枚。」

「啊?真沒趣。那你的那個男朋友呢?」

「他在趕大企劃,要九月之後。」

「真可惜呢。」奇犽一臉失望的說。不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覺得可惜?只是暫時認識見不到臉。(謎:他可惜在不能揍他)

 

下船後,我們跟著小傑輕快的步伐,越過一漁港,經過一個小村莊,向著一個小山丘前進,小傑說是山丘上那間樹屋正是他的房子。我依著他指的方向望,即使還有一段距離,但可以清楚看到那間樹屋,樹身很高而且翠綠。

奇犽吹一下口哨:「嘩!小傑,你的家很有趣。」

「嗯!不過離開一段時間,這顆樹又長高了。」小傑感觸的看著這顆樹。

「小傑,你們不怕這棵樹會把房子壓爛嗎?」

「不怕,到時我們會再重建這屋子。」

 

『小白,你要幫我建屋嗎?』

『屋子完成了~小白你要和我一起住嗎?』

腦海浮現一個由碎石堆砌而成小屋,屋子很醜,我全身都是灰和塵但卻有一種不能形容的滿足和溫暖。

我忍不住說:「有屋子真好。」

「嘻嘻。啊!那個是!」小傑跑了幾步對著前方的人影大叫:「米特阿姨!」

 

前方的人影停下手上所有工作看過來,她用一種我沒見過的情感看著小傑,她喊:「小傑……」

「米特阿姨,我回來了。」

那人上前抱緊小傑:「小傑……真的是你。」

小傑回擁:「我回來了,米特阿姨,還有我帶了朋友來。」

我和奇犽相視一眼後一起說:「你好。」

 

簡單地跟她做了個自我介紹,她興高采烈地招呼我們進屋,閒聊了一會後(不過都是他們在說我在呆坐)小傑便招呼我們到他的房間。

他們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小盒子,他們圍著盒子轉,努力的研究要怎去打開這個盒子。

「很普通的盒子,沒有任何開關,到底要怎打開?」奇犽把盒子放在手指上旋轉它。

小傑苦惱的說:「嗯,而且這個盒子很堅硬,我剛剛用力扯也扯不開。」

奇犽用手指支著下巴思考:「說是要等你做了獵人才給你……會不會是當了獵人才有的東西才能開。」

「「獵人証!」」

「小傑,你拿出來看看。」

「嗯!」

 

總覺得我在這兒是多餘的人,他們二人經常圍繞著我不能插入的氣氛,我站起緩緩的開口:「我去買東西。」

「嗯?雲玄,你知道這兒的路?」

「不知,但會找。」其實買東西只是藉口,我只是想去逛一逛這個小島,況且我完全插不進你們的話裡,倒不如做我能做的事。

小傑皺眉:「還是我叫米特阿姨和你一起去。」

我搖頭:「不用。」

我只是去逛一逛順便碰碰運氣,看看會不會碰到認識我的人,一個人便足夠,多一個人多一個負累。

 

但他們兩個聽完後一起露出一臉為難的樣子,然後退後幾步竊竊私語一會,間中還會瞟向我幾眼。

搞什麼飛機?他們不是專心研究盒子嗎?看我做什麼?三心兩意是不對的。

他們偷情完後小傑咳兩聲:「咳咳,雲玄,有件事想你幫忙,其實米特阿姨剛剛說要去市集買好料回來,你介意幫她拿一些嗎?。」

我點頭:「可以。」

「那太好了!我去跟米特阿姨說叫她看著你。」說完後小傑便急急腿跑下樓梯。

「哦……?」

 

「喂,雲玄。」奇犽對我招招手,我走到他身前,他對我說:「你不要做出失禮的事。」

我淡淡的回:「才不會。」我又不是你們。

又快又急的腳步聲響起,小傑氣呼呼的跑回來:「雲玄!米特阿姨說她現在就可以出發,那她就拜託你了!」

我立即挺起胸膛說:「包在我身上。」

朋友拜託我去保護他的家人!我一定要做到最好!(謎:不,你只要乖乖跟在她身邊就好)

 

我走到玄關位,米特已站在那兒,她對我溫笑招招手,我再次被她的神情吸引了,她的每一個表情我都沒見過、十分陌生,但不討厭。

「哎呀,我臉上有什麼古怪嗎?」她笑問我,她的眼神……和小傑很像,也和另一個人很像,但我想不起他是誰。

我呆呆的搖頭:「沒古怪,只是沒見過。」

她眨了兩眼然後掩著嘴笑了起來:「好了,時間不早,我們要加快腳步去市場,否則新鮮的肉都會被賣光。」

「好。」

小傑陽光的笑容一定是學她的,他們笑起來的感覺都十分暖和。

 

但我很快改變這想法,他們相像的地方不只是有笑容,還有那恐怖的爭拗能力,她殺價的眼神,比小傑更為銳利。

米特心情極好,她輕哼著歌:「哼~哼~今天要大顯身手,煮一頓豐富的。」

我提著東西跟在她身後,但也不時觀察擦身而過的人,如果火星人說的沒錯,我師傅正在這個小島遊玩。

 

「米特,旅館……哪兒有旅館?」差點忘了她不是雷歐力他們,不會從兩個字間明白我想問什麼。

「旅館?嗯……」她偏頭想一想然後指向左邊:「這兒一直行,過了兩個街口便有,那也是這個島唯一的旅館。為什麼這樣問?」

「謝謝。我在認路。」我敷衍的回。她也沒有再問下去,只是在回去的路上不停向我抱怨小傑的老爸有多不負責任,她很害怕小傑會學他那個臭老爸辜負別人的心意。米特,你想多了,因為奇犽會在女生跟小傑告白前把人趕走。

 

在晚飯後,漫長的一天仍沒結束,先是小傑帶我們到屋外散步,他說附近有一個森林。

「雲玄,你跟米特阿姨相處還可以嗎?」小傑很緊張的問。

我點頭:「嗯,她人很好。」

小傑純真的笑:「真的,太好了,我希望大家也能和我的家一相處得來。」

 

他的笑容很純粹,我看著他的笑臉忽然想起一件事:「小傑,找到師傅後,介紹給你。」

「嗯,約好了啊。」他點頭。

「我出去了。」

他們一同大叫:「咦!你又要去哪兒!」

我輕嘆一口氣回:「找師傅,天亮前回來。」

「慢…慢著。」

「趕時間,回來再說。」說完我便在樹林中躍起,全速去中旅館視察。

 

小傑傻眼的看著雲玄的身影消失:「呃……走了,還想介紹我森林的朋友給她認識呢,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了。」

奇犽聳聳肩:「算了算了,我們走吧,等下次再來時再介紹就可以。」

「恩,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