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上是平時說出許多令人摸不著頭腦話的丹格那這一天的狀態。

經過一年相處,大半同學也明白他是一位愛說話的人,而且還愛說很多不好笑的冷笑話。但今天,丹格那沈默得嚇得,除了一些問答外,他都不怎麼說話,讓人十分在意。

 

「丁鈴,怎麼今天在悶悶不樂?」京子擔心的問。

丹格那擺擺手:「沒什麼,但總覺得今身渾身不自在,像是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要來。」

「不好的東西?是什麼?」

「嘛,就是……」

 

在放學校後,丹格那跟綱吉和山本同一條路回家,而獄寺則黏著綱吉而來。綱吉怯怯的問:「丁鈴…你剛剛在學校說有惡靈,這是真的嗎?」

丹格那不在意地聳肩:「或許吧,今天我由起床開始便感到一股令人不自在的氣息,希望是錯覺。」

綱吉害怕地打了一個惡寒。

丹格那狡黠的笑,貼近綱吉在他耳邊問:「你害怕嗎?阿綱,要我陪你睡嗎?」

綱吉來不及反應,獄寺立即將丹格那拉開喊:「十代首領不用怕,我會好好保護你!任何妖魔鬼怪都不能傷害你!」

山本則亮不擔心地笑說:「哈哈,沒事的,有我在。」

 

這幾個人還是照常在嬉戲打罵。

忽然有人喊:「DENNIS,很久不見。」

大家看向聲音來源,是一個身高約一米八,身材健碩,像是外國拳擊手身形的男人。他有一頭清爽的灰黑色短髮,而且給人的感覺有點目中無人的自大。

 

丹格那立即停下腳步,一臉撲克臉地說「ROGER……你怎會在這兒。」

「真的是你,你怎麼……」叫ROGER的人打丹格那打量一番後噴笑:「噢,我的好兄弟,你怎麼穿這些衣服。」

「和你沒關係,你有意見嗎?」丹格那冷冷的反問不帶一絲情緒。

「哈哈,怎會怎會,跟你很相襯呢。」他把手放到丹格那頭上。

 

丹格那不悅的打掉他的手:「放手,羅傑(ROGER),我討厭頭髮被弄亂。」

羅傑一臉無所謂,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喂喂,我們這麼久不見,碰一下也不為過吧。」

「哼,要碰就把整隻手留下。」丹格那張開眼瞪著他,神情十分認真。

聽到丹格那這樣說,他也只收回自己的手。

 

綱吉看著丹格那,拉拉他衣角小聲問:「丁鈴,那人是……」

丹格那不太愉快地介紹:「羅傑,我哥,23歲,難怪我一整天都渾身不自在,原來他來了。」

「啊,是你哥……咦咦!你哥。」網吉驚訝的看著他們,因為現場的這個氣氛,說他們是敵人還比較有說服力。

 

丹格那點一下頭再問:「喂,羅傑,你來這兒做什麼?」

「對了,誰是那一位。」他不回反問。

丹格那想也沒想便脫口回:「他不在這兒,你的呢?」

羅傑失望的垮下手:「噢,說起那一位,丹格那你真的要幫我。」

「怎麼了,他看上你。」丹格那冷笑。

羅傑立即搖頭:「不是,而是母親把資料都弄錯了……那人根本不是後補,於是我被派去跟美國那群只會槍的野蠻人聯繫感情。」

 

「不錯嘛,這工作簡單得很。」丹格那完全沒有一絲同情。

「但他們那兒全是油頭滿臉,全身脂肪的人」

「啊,所以你在偷懶。」

羅傑輕佻地笑了笑:「而且現在暑假,我本想找你去滑雪,但母親說你在日本。」

「羅傑,你要休息就去英國找BENNIE陪你玩泥沙,我可是很忙。」

「為什麼!我又不是保姆。」

 

這時綱吉的好奇心發作,他問:「呃……巴利(BENNIE)是誰?」

丹格那對綱吉微笑回:「我弟,五歲。」

 

明顯被丹格那討厭的羅傑不悅地瞇起眼:「丹格那,他們是誰,不停問別人的事。」

丹格那瞬間恢復冷臉:「閉上你的嘴,羅傑,我要跟他們說,你管不著。」

 

看著他們這樣,綱吉小聲問:「丁鈐,你和你哥的關係很差嗎?」

丹格那輕輕點頭:「嗯?還可以,雖然我對他的自大白目感到厭煩。怎麼這樣問?」

綱吉眼神來回丹格那和自己的手指,緩緩地說:「因為……你都直接叫他的名字……所以…」

「對呢,你們日本不會直接叫名字,我都差點忘了。」

「咦?」

丹格那笑著解釋:「在我們住那兒,就算是我的小姨,我都是叫她的名字,如果關係不好,我們連喊也不會喊她。」

「呃……」

「不明白也沒關係,反正你們暫時也不會去外國。」

 

羅傑看著丹格那和其他人有說有笑,神情比剛剛更不高興:「喂,不要不管我,丹格那,陪我玩吧。」

「我要上學、做功課和溫習,連續幾天都要考試,完全一丁點時間也沒有,你自便。」

在旁的山本獄寺和綱吉都滿肚子疑問:我們才剛開學,那有考試?

羅傑又再說:「你忍心讓你哥哥一人在陌生的角度亂闖嗎?」

 

但是,他的話聽在丹格那耳裡簡直是最大的笑話,丹格那微微張開眼冷笑道:「噢我的哥哥羅傑,這點我當然十分放心,如果你出了亂子,我深深的相信里包恩先生毫不介意跟你吃飯聊天。呃,順帶一提,下廚人必定是毒蝎子碧洋琪女仕,再補充一句這人是他們的房東的兒子,你別亂來。」

「………」羅傑立即不哼聲。

「就醬,bye。」丹格那揮揮手,然後他小聲跟隼人說:「保護好阿綱,安全送他回家。」

隼人會意地點頭敵視羅傑:「不用你說我也會保護好十代首領。」

 

羅傑輕咳一聲:「那我跟著你去你住的地方好了。」

丹格那的態度立即轉變:「哎呀,帶你去一個咖啡店坐,當然沒問題吧,你們幾也快回家。」說完便獨自改變方向走。

羅傑立即追上:「喂喂喂,你也變得太突然。」

丹格那當然沒理會他,他的目的很單純,就是不想羅傑跟綱吉他們接觸太多和不想他進住的地方。

羅傑很快追上他的腳步並問:「那可以說彭哥列的那一位到底是誰。」

「哼哼,這一層是高度機密,你自己找。」

「我可是高哈根下一任首領,來跟下一任彭哥列的首領見面也不為過吧。」

 

丹格那微微皺眉:「等他正式上任才說。」

羅傑嘖了聲:「你到底在猶豫什麼,只不過是見一下面。」

「ROGER,我跟你不同,別把你的想法套在我身上。」

「真沒趣。那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人?」

丹格那立即想起學校裡的某人,但會引起很多問題,他再想了想才開口:「找夏馬爾陪你喝酒泡女吧。」

「那傢伙也來了!」羅傑驚喜。

丹格那冷笑:「他來是因為碧洋琪,但仍在告白被拒階段。要見他嗎?」

 

羅傑爽快地點頭還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說:「也好,看看他最近有什麼好介紹。」

丹格那內心極之不屑,但他仍帶他到學校,因為他只想把這個和他有血緣關係的人送到看不見的地方。這時電話響起,丹格那接起說:「喂,我是丹格那。」

『丁鈴,我是澤田綱吉,里包恩說有點事想找你聊。』

 

「里包恩先生找我?嗯……呃……里包恩先生你好……是的,但我可以問為什麼你會知道的呢?」丹格那越聽,臉色越難看。

『今天早上我收到電郵然後猜的。』里包恩簡短地回。

丹格那嘆了一口氣:「呃……還真是消息靈通到令人想燒毀呢。但這次幫了大忙,先說一聲『謝謝』。」

掛了電話後羅傑湊過來:「怎麼了?」

丹格那大步移開並回:「沒什麼,只是……老頭子用了一種令人討厭的轉折方式叫我提醒你檢查郵件,還有你在他沒同意下用信用卡。」

 

「老爸他知道了?嘖,真沒趣。」羅傑拿起手機開始查短訊。

忽然,四周跳出一些黑衣人,丹格那靈巧地躲過黑衣人到一旁的牆角蹲著看。

羅傑喊:「混蛋!你們想幹什麼!」

黑衣人齊聲回:「羅傑少爺,這是首領的命令,而且飛機和出境手續已辦妥,你的行李會遲你幾天回美國。」

「我沒說要回去!」

 

這時丹格那淡笑:「你難道還沒看完郵件?老頭那邊已將你手上所有的信用卡都cut掉了。你再不回去連零用錢也會扣起,所以呢~短暫的再會結束了,羅傑,Bye~」

 

在羅傑走了,丹格那笑著轉動肩膀:「令人不快的空氣終於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