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反問她前,她輕撫我的頭:「但你這個做法是對的,討厭他們吧,如果做到。特別是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不可以全信,他太擅長用言語去欺詐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戒心太重……」

「你討厭?」我內心一個驚訝,到底是……

她把我抱緊,望向天花板,她喃喃的道:「我們的關係只有互相利用。」

 

我仰起頭,但只能看到她的下巴。

我想知道師傅到底是用怎麼的表情說出這句。

但很快我便要失望,因為她把頭抬起五分鐘後跟我說:「小白…幫我按摩一下頸,我昨晚好像是落枕……現在頸很痛,頭不能放下。」

 

當下,若我不是被師傅抱住,我絕對會立即掀桌!居然浪費我的思緒和期待!

師傅,你好狠!

我只能內心不斷哭訴,因為我知道師傅她很多時候都會以逗我為樂,所以我更不能讓她如願以償。但在之後,這個話題沒有再被提起,因為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我幫她按摩了一下,她牽起我的手問:「好了,我們也該回家了。」

我點點頭,跟著她離開。

 

在路上,我不悅的看她:「不是落枕嗎?」

「是啊~」她笑。

「還看天空。」我指責她,落枕就應該不要再看向上,搞不好頸又會突然僵住。

她搔了搔頭,然後說:「我在想東西嘛~」

想東西?感覺上她會想東西都會是重要的事,所以我好奇的問:「想什麼?」

 

她怪怪的笑了笑:「嘿嘿~聽老頭說你現在的基礎已穩固,可以到下一個階層,回家後展示給我看吧。」

我再次附和她的點點頭。

她笑言:「之後你只要自己再努力學習,自然可以和小滴一樣強。」

我又點點頭,因為我一定會做,我一定可以保護小滴。

 

「現在你要學的、要懂的、要知道的都學會起來、明白過來和了解了。嗯~~你成長了很多呢,小白。」她忽然就像個長者摸我的頭。如果她的身高可以再高一點就更像,只在只像朋友在打鬧。

但我還是很開心、很滿意的點點頭。的確,在這一年我學會了很多很多的東西,也得到很多東西,這真的我意想不到的結果。

 

在當初,其實只要能和小滴在一起,我就十分心滿意足。

我也看向天空,在黑黑的天空裡有一點點的星光在閃爍,真是不可思異。

 

「小白,你習慣現在的生活嗎?」她突然換了話題。

我點了一下頭,還好,大概因為同住的人是她吧。

「那你滿意現狀嗎?你覺得開心嗎?」她又問我。

我想了想,雖然還是有一堆事沒做了結、雖然我還是面癱、雖然我還是笑不出,但相比之前,真的有開心的感覺,所以我又再點頭。

 

「小白,一起唱歌吧,一邊回家一邊唱吧~」

「我不想。」我不想再唱歌……我討厭聽到自己的聲音,我不想想起有關『她』的事。

「唱吧唱吧唱吧唱吧唱吧唱吧,像剛剛那樣隨心的唱~而且你的聲音很動聽,所以,唱吧。放心,即使你走音、跟不上拍子、高低音拿錯我也不會取笑你的。」

我瞪向她,誰會犯下這麼基本的錯,我又不是初學者。

 

「來吧。」她再次邀我。

我看著她,月光灑在她身上,她的笑容和眼神很溫柔,感覺有點像書中的精靈,是不屬這個世界一樣的存在。看著看著,最後我點了頭,慢慢的張開口、輕輕的把聲音在嘴裡唱出。

 

拍子、節奏、高低音……

慢慢在自己的口中出來,本來平平無奇的聲音出現了變化。

唱完後,她拍拍我的頭:「有機會可以唱給小滴聽,你唱得很好聽,真的。」

我點點頭。

 

*****

 

不知不覺又回到家,我把所學的念都向她展示一遍,她指出我的不足還有要再打好基礎的地方。

「那你現在也知道自己念的類型,你要開始想怎利用你的念去配合十牙斧來戰鬥。」她說出最重要的一項,也是我最無奈的一項。

我無奈的說:「怎麼做?」

 

「這個要你慢慢思考和應用,不過老頭不是教了你很多的拳法嗎?你把拳法套在上頭不就行了嗎?」

我點頭問:「但和十牙斧沒關聯。」

「嗯……」她想了想:「其實所有的武術都是由拳所演變出來,你用直覺把它們用在你的斧上就可以。不過我可以說你直接用拳放棄用十牙斧的話,攻擊力更勝一籌。只是你不會這樣做。」

我點點頭,看著手中的十牙斧,我堅定的說:「不會放棄它。」

 

她開心笑看著我,然後看向我身後的牆:「今天的月光很漂亮呢,也有很多星星。」

我望向四周,這兒四周全是牆,沒有窗。果然,應該叫她去檢查眼睛。

 

我皺眉,疑惑的看著師傅,但她只看著牆跟我說:「這個世界真美。」

……是我有問題還是她有問題,我完全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真是太好了,即使我不在你身邊,但你似乎也可以照顧自己,對吧?」

怎麼……我覺得氣氛有點怪……我不自覺抓緊她的手低喚:「師傅?」

「沒事沒事~我只是在計劃一些事~」

 

真的嗎?但我沒有勇氣問出來,我很害怕那個答案。

像是察覺到我的不安,她摸摸我的頭:「我想要去環遊世界。」

 

我愣住,下一秒我緊張的問:「多久?不能一起?」

她皺著眉,有點苦惱的回我:「嗯……除非你可以和和飛坦打成平手,否則你應該不能和我一起去。」

 

聽到她的答案,我瞬間冷靜下來,想了想我瞇眼瞪著她說「………你難道要去……」

「當然是比流星街更神秘更危險的地方~」她很快樂的回我。

 

我當場明白為什麼經常聽到幻影旅團的人說師傅是『經常性把深深的無奈感帶給人的混蛋』。但當時沒人糾正我,原來這只是普通混蛋,她還有更混蛋的行為。

 

「睡了睡了,使用了一身的念你也累了吧~」她半推著我回房。

我瞪著她:「不准。你,胡來。」

她笑:「哈哈,放心,我去之前會告訴你,你不用擔心。」

「嗯。」聽到這答案,我微微安心,所以我點頭後回到床上睡覺。

「晚安了~」

「晚安。」

 

隔天,我一早起來,只有我一個在床上。

我看向左邊的床前櫃,上面有幾封信。

當下,我心涼了一半,手微顫的拿起信件,一封是給幻影旅團,一封是給老伯伯,最後一封是我的。

 

打開我的信:

給我最親愛的親親可愛可人的小白~ (不知為何看到開頭我已想把信撕破)

 

因為你睡著了,所以我寫信通知~現在是三更半夜啊~

然後是我去冒險了,記得掛念人家~

我已通知了所有人,放心~但有幾個麻煩人你要幫我轉交,就是你看到的那兩封。

放心放心~我回來會好好安慰你的。

那我走了,再見~

 

愛你的迪斯筆

PS:回來時我會給你一個吻~

 

把這幾封信放回在桌子上,然後我……暴走了!這是什麼!!

等到我冷靜下來後,屋子已經……所有東西都東歪西倒。

我嘆了一口氣:「先去流星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