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菲彼多在樹上蹦跳、在樹木間快速蹦跳,即使在鳥兒後也沒有被發現,甚至把鳥兒拿到手上,鳥兒也沒有飛走,這些體驗讓彼多感覺到好神奇。

雖然她沒有人格上的『前世』記憶,但習慣的事卻是早已埋在身體裡。她只要一動,或是一看到會動的小昆蟲,她便會忍不住撲上前,這已是她的自然習慣。

今天又是一個無聊的日子,她都快要在樹上睡著,她的貓尾巴垂釣在樹枝上,不停左右晃動,他自己的頭也隨著尾巴擺動而擺動。

 

盯著自己長長的尾巴好幾個小時,但她沒有停下,繼續盯著,在別人看來這個動作或許很傻,但對她來說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好消遣。她有更會伸出他的爪,看看自己的尾巴能不能躲開。而事實證明,手的速度是比尾巴快而且靈活,因為彼多已抓傷了自己的尾巴。

 

「喵!!!喵!喵!」她抱著自己的尾巴在樹上打滾,又輕輕吹自己的尾巴,眼角更泛起因痛而出來的淚水。

這時尤匹緩緩地飛過來,他皺眉:「你在叫什麼彼多?」

彼多含著淚水指著自己的尾巴:「喵,不小心弄傷了。」

 

尤匹愣了愣,然後無奈地拍摸自己的頭:「那你去人類商店買些消毒藥水回來不就行了。」

「喵!我不能離開這兒,我是被賦予神聖使命!我要在這兒監視,確保王能安全出世。」

「你去一去又不用半天時間,這個小時我留在這兒代替你監視著吧,你快去處理尾巴上的傷。」

 

想了想,尤匹的話是對的,以她的速度,一個小時便能回來,而且他的尾巴真的很痛。她點頭:「那我去一去就回來。」

說完彼多便在樹木間再次奔馳,很快便到達人類的城市,但她根本不知道藥店的地點。她苦惱地站在市中心廣場,尾巴也跟著他苦惱的心情晃動。

 

忽然有個小女孩走到她前:「貓姐姐,你的尾巴受傷了?」

「喵?你怎知道?」彼多歪頭,好奇怪望著跟她搭話的小女孩。

小女孩又說:「因為我家的貓貓也是,所以我買了藥布給牠。你要嗎?我可以幫你貼和分你一點。」

彼多想也不想便點頭,她可是強大的王直屬護衛隊之一,怎會怕一個人類小女孩。「那就麻煩你了,小女孩。」

 

「我叫霏晴,貓姐姐你呢?」在問的同時,霏晴已俐落地把藥布貼在傷口處。

「我叫尼菲彼多。」看到尾巴的傷已處理好,彼多也要走,她很擔心尤匹能不能做好監視的工作,她對霏晴說:「謝謝霏晴,我要走了,很多工作未做喵。」

霏晴眨了眨眼,把一個用粉紅絲帶穿小鈴鐺遞給彼多:「送給你,可以綁在尾巴上。」

彼多高興地接過後,便綁在尾巴上。兩人道別後,彼多便奔回她的樹,繼續為王監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