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幻離開後,一名警部和一名巡查便進來菅野的病房對他匯報並把寫好的報告給他看,看完後他只覺得事情有點奇怪和弔詭,特別是報告上指他和那四名綁架犯。

「你說找到我時,我和那些人都躺在地上?.........其他還有什麼特別的嗎?」菅野望向那名巡查,經自己部下(警部)介紹,這名巡查是找到他的人。

 

「長官,是的,我們發現你時,你平躺在地上,衣服有血跡和破損。」巡查緊張地保持敬禮的動作說。

 

在報告上他更是詳細地描述,他第一眼看到時有種自己踏入什麼奇怪儀式的感覺,另外四名綁架犯直直地分別躺在左和右,四周也十分整潔,不像曾發生什麼,但卻又給人有一種不協調的感覺。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卡、嗒。
在他們幾人起哄時,門鎖悄然被打開又悄悄地關上,只是屋裡的幾人都沉醉在成為人上人的亢奮狀態裡,沒人聽到這個聲音,甚至沒有人發現屋裡多了一個陌生人。

 

懵然不知的綁架犯繼續起哄,他們拿著手機、神情專注地看著獵物。黑畤舔舔嘴,手拉過菅野的腰把他推到小桌子上,他的硬起抵著對方的臀瓣,手放到假陽具上:「哈哈,老子來試一下我們有名氣的警視身體了~」

「黑畤大哥之後到我!想想也興奮。」

「是我才對!」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月幻名字-英文小寫
  • 請輸入密碼:

菅野醒過來時覺得全身發痛。而事實上、他確實被人以拳腳伺候了一整個小時,直到他不久前休克、那些人也打到有點氣喘吁吁,才停止單方面虐打的舉動,而他的身體也藉此得以喘息。他的雙手被人反綁、雙腿也被捆住、而胸中氣血正翻騰著,若非顧慮歹徒可能繼續施暴,他真的很想把淤積在胸口的血給咳出來.....眼下的他只能調息吐納,在腦中思考各種脫困與求援的可能。

 

閉上眼聆聽著綁匪們的話,菅野得知對方有四人,並且全都是他們正搜捕的對象之一。只可惜......他們不是幹部,雖然也是名單上的人,只是重要性不及他背後的人。

至於被抓的原因嘛……不用說也知道,最近對掃蕩毒梟的部署行動,新聞上常有他出垷。而另一個原因是他的車子顯眼,而且路線也很固定……看來被跟蹤不是這幾天的事。

也怪他剛剛大意了,在路上撞到人時想也不想便下車查探對方的傷勢,即使是對方忽然跳出來。他以為只是單純的碰磁,不料那人竟是誘使他下車的餌……他一碰到人,那人便用電擊槍把他電暈後和其他同伴一起擄著他離開。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菅野警長最近正和他的下屬在追查一批毒品交易,由調查所知是由海外的黑道集團和一個京都的黑道組織做交易,之後又從黑道裡把毒品分批經由小混混集團出售,甚至有人故意拿進學校裡售賣。

這種害人的東西絕不能擴散,所以菅野的部們和別的部們進行『合作作戰』,這段時間另一個部們的警視交替工作,忙於把販毒組織據點找出來,然後逐一搗破,甚至在追查的過程中還得知海外那黑道集團組織的名字-『基德』。

 

在忙了整整一個月後,從現有的證據裡尋找主謀和關係者,捕捉與審問交替進行,把藏頭藏尾的主犯迫到死路,再準備一口氣撲殺盡之。他們瓦解了半數的毒品販賣地點,逮捕了三十多人歸案,行動可說成功但也可以說是失敗,因為他們全都是層層分銷下的棄子。雖然在全力追查後沒能找出分銷的中心,但也已將範圍縮減為十處,現在正和其他單位進行人力分配和各種調動部署。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為一個把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放在某個女孩身上的吸血鬼,愛德文非常有把握自己家的小小姐有什麼不對了。

不論是發呆的頻率或是恍神的次數都遠比以前來的多,這讓愛德文非常不安,他的小小姐內心一定有什麼事情,而她...似乎不想讓他知道。

看著月幻停下叉子似乎在思索什麼時,愛德文忍不住皺起眉頭問道「小小姐,最近有什麼讓你煩心的事情嗎?」

 

「……」但月幻似乎在發呆,沒有留意到愛德文正在和她說話,只是習慣性地維持著握叉子的動作。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收到血色蠟印送過來的家信後,月幻發呆的次數變多了,甚至連一些基本工作也頻頻出錯,有幾次在執行值勤時,若不是同行的隊友反應快,及時抓住她,她早就摔下小山坡。

 

「日方曹長你…該不會…失戀打擊太深吧?」同僚有點猶豫地開口。

「……?抱歉,你剛剛問什麼?」月幻呆然地看著似乎在跟她說話的男軍人。

「呃…就…別太在意,只是失戀,這真的沒什麼!不要傷心!那個男人太爛!你值得更好!」那人緊張又尷尬地喊,在京都分部的人都稍微聽過一些八卦傳聞,雖然不太相信,但內心還是會起疑。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 菅野出發到帝都的三個月後

 

月幻收到姐姐寄過來的信件。

一封用牛皮信封、火紅色蠟印,封口完整封齊的信件,而且信封上用工整的字眼寫著“IMPORTANT(重要)”的字樣,月幻從英國海軍的人手中收到這封信時,沒有緣由地感到心悸和心跳加速,一種害怕的情緒從那紅色的蠟印透過眼球帶給她。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名字
  • 請輸入密碼:

 

管野博彰家的住宿環境很好,但月幻不怎麼喜歡這些高級住宅區,這些環境令她感到壓力,又或許是菅野家的佈置很清新、沒有虎皮地氈、為了彰顯勢力的槍枝、沒有名貴的古董裝飾,更沒有血的氣味,是另一種世界的富裕,令她覺得自己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與紅燈區不同,從這裡去車站要走好一段路、同時這裡也沒有便利店在附近。若她工作時間和菅野十分接近,她能坐對方的便車回法醫院,若不同,她便必須要走路再坐車出入。但也有不少好處,像是環境安靜、屋裡的浴室等設備光潔乾淨、活動空間不只是一個四方空間,更有工作桌。

 

她覺得和菅野相處算輕鬆,但也有點莫名奇妙。整間屋只有菅野一人住,她不用刻意跟誰誰誰打招呼,令她感到輕鬆自在。工作上也能合作,有時她把工作帶回菅野家處理時,菅野會坐在她身旁說出對那些屍體死法的猜想、有時還會開始推想怎樣被殺死。而當菅野把工作帶回自己家處理時,月幻會好奇地張望,接著會被菅野命令去遞茶水和甜點,之後又會被他拉去幫忙著案件的分類和問她對案件的想法。雖然有點麻煩,但想到自己能從對方身上學習,況且她現在是寄人籬下,她便應下對方的要求和指令,就當作是住宿費。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