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時間便到了攻入敵陣的前一天,綱吉和山本都找到自己的打法,獄寺懂得用他的武器,丹格那則掌握了十年後的科技支援,萬事的準備全都做足,剩下的只有實際行動。

他們開作戰會議決定突擊隊的人數和隊員,丹格那和阿綱他們分開行動,他的任務是去破壞他們的槍械庫和令監視器停止運作。

「總之請大家都加油吧,一定要回到我們的時代。」綱吉衷心地說。

 

在晚上,女生們則為他們開預祝,丹格那無奈地被扯入廚房幫忙,因為京子和小春並不知道他也會去進行敵襲,他本人也不想說,所以便被當成閒人。

山本走到他身旁,輕聲在他耳邊問:「丁鈴,她們知道你是男生了嗎?」

「沒有。」丹格那嘆一口氣:「太多事要考慮,特別是她們的情緒要小心處理,所以現在還不能說。」

山本眨了眨眼,有點意外聽到這樣的回答。

 

丹格那燦笑:「怎麼,你的眼神令人很想揍你。」

「哈哈,不是,只是沒想到你會考慮她們的心情。」山本笑,他的笑容還是和以往一樣給人陽光的感覺,而且還隱隱帶著點孩子氣。

「那是你太笨觀察力太弱才沒發現,我可是很紳士的。」丹格那調皮地笑,瞟了他一眼道:「不過也要看對象,你們幾個大老粗的話,我當然不會遷就你。」

「哈哈!」

 

時間一分一秒過,大家吃飽喝飽便回各自分配的房間休息,基地回歸屬於晚上的寧靜。

不過在基地外面則不怎樣平靜,一群身穿保護衣的人在彭格列地下基地的上方徘徊,有些更拿著鏟子、十字稿等的工具挖地。直到半夜時,他們像是發現什麼,拿了一個炸彈進行爆破並轟出一個大洞穴。

 

跳進去後,一把似笑非笑的聲音響起:「那個,各位衣著奇突顏色醜陋又沒品味的先生女士,你們很吵呢。知道嗎?挖地是的震動其實是很吵。我應該怎麼懲罰你們妨礙別人睡眠呢?」

丹格那手執跟他尺寸不合的探索者號站在一個通道入口處。

「喂,他們全是我的獵物,別插手,否則連你也咬殺。」雲雀從黑暗中慢慢走出來並兇狠地瞪了他一眼。

「嘿嘿,能不用動我當然十分樂意,受傷可是很痛,處理也麻煩。」

 

雲雀好戰地笑,銳利的眼神盯著所有入侵者:「讓我好好玩一下吧。」

他高速揮動拐子,一個抽手向上勾便把一個敵打飛,轉身一個後拐,想從背後偷襲的人便失去意識倒在地上吐白沫。

 

看著雲雀的動作和微微觀察被打倒的人的表情後,丹格那汗顏地:「怪物,十年後的他根本是人間凶器,比什麼貞子的詛咒還恐怖,那些人沒詛咒也面容扭曲了。」

他拿出衣襟裡的手槍,頭也不轉向左上方發射一槍,又一名敵人倒地,他淡然地道:「就算我槍法爛到連藍波也比我好,但距離這麼近我才不會不中,又不是變種人。」

 

他耳朵的無線電傳來一聲笑聲:『呵,如果近距離都打不中目標,你在某方面也是一個天才。』

「里包恩先生,竊聽是不良行為。不過,你當然不會這樣做,一定是有什麼新指示,對嗎?」丹格那貶完後褒讚對方。

里包恩哼了聲:『阿綱他們剛進入敵方基地,需要支援。』

「那也要先消滅這堆礙眼的雜魚,唉。」無奈嘆一口氣,丹格那再向右方開了一槍:「這兒很多人。」

『要多久?』

「依恭彌的兇狠度,十分鐘也不用,我真想為被他打的人哭泣呢。」

『嗯,我會叫草壁他們做好準備,還有……庫洛姆也是。』

 

丹格那輕點頭,看著前方的戰場大喊:「恭彌,里包恩先生說阿綱他們要支援,你五分鐘後還不能擺平他們,我和草壁哲矢過來幫你。你放心,為免你自己衝向子彈,我不會用槍,我是不是很有朋友愛呢。」

「丹格那,你想被咬殺嗎?」雲雀回頭狠瞪他。

丹格那笑:「嘿嘿,還有四分四十秒。」

「嘖!」於是雲雀的攻勢比剛剛更加凌厲,本來醒過來的人下一秒便被同伴泰山壓頂再昏過去。

 

丹格那把槍放回口袋,在探索者號的中間把右的半節向上扭,幾顆黑色的小丸子滾出來,然後模仿山本揮動棒球的姿勢把它們分別擊向倒上地上的人。

「四秒。」丹格那喃喃,同時黑色小丸子爆開,一堆鮮綠色的泥立即降落到那些人的頭上。

裝昏的人大叫:「嘩!!這是什麼!好噁心!」

有人更爬起來想甩開身上的不明物體:「我被黏住了!這是什麼鬼東西!」

 

「嘿嘿,這是鼻涕啊。」丹格那揚起燦爛的笑容

「媽的!你這個變態!」

叫罵聲不斷,但很快又有人安撫道:「大家不要被騙,雖然很像,但鼻涕根本不可以黏住人。」

「說…說的也是……」

 

「哈哈,你們真有趣,不過我說呀,你們想這個問題做什麼,反正你們全都被捕了,套一句話『你們用盡推車的力也掙不開這些鼻涕』。」丹格那輕哼,瞇眼圍視一周後說:「接下來呢~換那堆人好了。」

 

五分鐘後,地下基地的倉庫裡的敵人不是昏倒就是被一堆綠色的泥黏住。看到沒有敵人能站起後,雲雀一語不發轉身離開。

丹格那歪頭:「恭彌,不一起?」

「我的時間很寶貴。」說罷後便悠揚離開。

 

丹格那聳聳肩,用無線電跟指揮室說:「這兒清空了,可以出發,另外恭彌自己要先去。」

『很有他的作風。』里包恩淡淡地道:『你也要一個人行動嗎?』

丹格那瞇眼笑:「雖然後想,但不乎合我的效果原則,還是站在庫洛姆的幻術旁比較安全。」

『你可以直接點說你想保護庫洛姆。』

「什麼呀,我才不可能保護人,你把我想得太好了。」丹格那笑。

 

對方忽然陷入沈默,正當丹格那疑惑之際,里包恩快速地說:『有事再聯絡。』便掛上線。

丹格那皺眉:「看來阿綱他們遇上麻煩。」他拿出另一個無線電:「哲矢,是我,你們準則好了嗎?」

『是,我們立即過來跟大姐頭會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