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奇犽怎可能會不合格!」我聽到身旁的人在吼。

奇犽……這個名字很熟悉……在吼的人的聲意也是……我用手撐著身體張開眼,一個綠衣的小孩子在前面……

 

對了,他是小傑,奇犽是銀白髮。

「呃…雲玄,抱歉吵到你……」

我問:「怎麼了?」

他把臉轉過來:「是奇犽他……呃……」

嗯?怎麼我覺得小傑的臉很大? 

 

對了!

是距離!怎麼我和小傑的距離會這麼近?我覺得再過幾釐米我便會撞到他的唇,怎麼辦呢?

 

幸好不用我想,無口考官伸手拉開我,幫我們分開一點。

但是……為什麼我一起來就會看到小傑的大臉呢?我看看下方,回想一會才了然的說:「我不小心睡著了。」

我在睡前在看小傑的傷勢,結果不小心睡著了,所以順理成章的睡在他身旁。

 

無口考官輕咳:「咳,幸好會長沒來過,所以沒事。但白滇小姐,你的傷如何?」

我舉起手,淡淡的回:「骨折,一個月。神經線,一個半月。瘀傷,一星期。」

「啊,那內傷和肋骨呢?」他面癱的看著我。

我面癱的沈默著………………

他微瞇起眼盯著我,但我仍然沈默。

 

小傑無奈的舉手問:「可以繼續說奇犽的事嗎?」

無口考官瞟了我一眼後才再點頭繼續說:「他違反了規定,殺了其中一名選手。事源是這樣……」

無口考官說著故事,但我聽著聽著總覺得有點奇怪。

 

但我還沒思考出奇怪之處時,小傑說了一句打斷我的思路。

「奇犽不會毫無原因的殺人。我相信他。」

小傑的眼神很堅定……很像一個人,但我想不起他是誰……

 

但小傑,難得我認真而且動用腦袋來思考,你可以冷靜一些嗎?被你分散了注意力後,我忘了我剛剛在想什麼了。

還有不可以隨便說相信人,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特別是我和他這類型的人。

 

「我要跟會長解釋,要他給奇犽機會。」小傑繼續很堅定的說著:「奇犽一定是被人操縱。」

操縱……操控系!和我一樣的操控系!

但是……是誰?俠客不在,變態小丑怎看也是變化系……

那個火星人?他可以跟變態小丑平起平坐……不會是普通人,應該是他。

 

無口考官托下巴說:「嗯,其實大家也在為這件事而在開會,要過去嗎?」

小傑點頭,我也點頭站起,我要跟小傑一起去。

無口考官忽然問我:「白滇小姐,你走得動嗎?」

多嘴!還害我身形一僵,小傑用擔憂的眼神看我!

 

我再次點頭還說:「可以。」

「唔……」然後他嘆了口氣:「算了,等一會如果會長生氣我不管。」

 

我疑惑,為什麼老伯伯要生氣?奇怪的發言,病痛都是我的事,和他無關。

雷歐力也是,受傷的明明是我,但他卻比我更緊張。

 

一邊疑惑著一邊行,用掃把支撐著自己默默的移動,身體很多地方都很痛,但我全都能忍受,還成功跟著無口考官到達開會的地方。

由於剛才和變態小丑的一場,我倒是想起不少事,例如怎去忍著痛、怎去忘掉痛、怎去保持臉無表情、還有……

 

黑色頭髮的小女孩。

她到底是誰……

黑色的短髮,嬌小的背影……她是女孩子……是很重要的人,是跟我一起被訓練的人。

 

她一定很強!這同時也是我最後的線索。

 

但樣子呢?為什麼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任由她牽著我跑……

 

小傑一踏進討論會場,雷歐力的聲便傳出:「小傑!雲玄!你們沒事了?」

小傑點頭:「嗯,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然後眼神像狩獵般盯著一個五官精美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

我也淡淡的說:「沒事。」只是全身是傷,死不了。

不過,雷歐力啊,即使我全身是傷也比你強,你還是快去檢察討自己一下吧。

 

呃……不,我不是來吐糟雷歐力,我是陪小傑來問奇犽的事。

 

我也盯著那個漂亮男人,我問:「火星人?」

我說完全在場的人都“嚓”一聲的轉頭看著我,而且神色古怪的,眼神也怪怪的。怎麼了?我背後有阿飄嗎?

算了,與我無關。

 

火星人眼睛瞟向我:「是集塔喇苦不是火星人。

我不信任的哼了聲:「啊?」什麼不是,根本就是火星人語言,只有變態小丑才聽懂那些喀喀喀。

「不是火星語。」然後我從他的眼神中讀出“是你師傅自創的暗號”。

「她是?」我用眼神詢問“所以我師傅是火星人的始祖嗎?”

他歪頭想了想,然後點頭。奇怪了,怎麼他臉無表情但我明白他在說“火星人始祖,她的確很像但她不是,因為她的行為比火星人更偏激。”

 

好吧,其實這一句我也有同感,而且還很想點頭贊同,但現在是對峙中不能附和敵人。

我疑惑的盯著他:「認識?」

他點頭:「沒直接見過。」“我當然認識你師傅,你的事也是從她口中得知,雖然那混蛋又玩失蹤,所以我沒直接見過你。”

「太好。」“太好了,我不想認識你,你的感覺好討厭。”

「同感。」

 

「雲玄?」雷歐力的聲音響起。

我瞥了雷歐力一眼:「怎麼?」

「你們在對話?」但不知他那條神經搭錯了,居然問這種一眼便看懂的問題。

我反問:「你沒眼看嗎?」

 

他忽然生氣的大吼:「雲玄!你相不相信我立即上前揍你!」

我無言的看著雷歐力,你揍到我不代表你強,而且你的拳一點力也沒有,不過你怎麼突然在發瘋,雷歐力?又沒東西刺激你。

 

我和火星人的話完結後小傑立即上前追問奇犽的事,火星人只說他回了老家,叫我們有本事便進去,他的語氣完全是在挑釁。(謎:他才沒有,好不好)

酷拉皮卡立即借用電腦並用獵人的身份去查怎樣去他的老家-『揍敵客』。

 

 

順理成章,幾個小時後變成現在我們坐在一輛開去揍敵客的車子上。而且這輛車子搖搖晃晃,害我好想睡覺……不過有需要找到位址後立即出發嗎?

我疲倦的坐在一旁,即使他們三個聒噪的人不停說話,我也沒搭上半句。

 

小傑轉過臉問我:「雲玄,你的傷還好嗎?是不是很痛?」

「………」傷了怎會不痛,雖然我沒什麼感覺,但小傑,你的傷也不輕,你還是先關心自己。

「你要止痛藥嗎?我有啊。」雷歐力立即在皮包裡找藥。

我舉起手阻止他找藥:「不用。」比起止痛藥我比更想要一張睡床。

 

「欸?你不用跟我客氣,止痛藥沒有很貴。」

「不是只是不需要。」

「不需要?」酷拉皮卡皺眉:「但你的傷很痛吧。」

我微搖頭:「沒有很痛,而且……我喜歡這感覺。」

 

聽完後他們三個都一臉茫然,雷歐力嘴角抽畜問:「……雲玄……你有被虐傾向嗎?」

我嘆一口氣:「笨蛋。」

「你說什麼!」雷歐力在巴士上有點大聲,令一些乘客看過來

我認真的跟他說:「安靜點,這兒是公眾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