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也張大了嘴,久久沒反應,令我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搖晃。

迪斯笑得仍是十分燦爛:「會長,你看看我對你多好~知你膝下無子女,所以特意幫你找了一個女兒,你是不是很感動呢~呵呵~現在老來得女,是不是感到老懷安慰呢~而且你看看小白,她的髮色跟你一樣是白色,是不是很親切呢~」

 

久久沒回話的老伯伯,一回話就是:「迪斯.艾力克!!!你!!你!!你這混帳給我改掉!!!」

而且老伯伯是用整幢大樓都聽到的音量吼出來的,看來他的肺活量也很驚人呢,真是人不可貌相。

 

迪斯還在燦笑「會長,這不好嗎?」

老伯伯額頭上的青筋全都在跳「一點都不好!!我警告你快點給我改掉!否則我就將這小鬼的事告訴傑諾!」

迪斯的臉頓時變了,她冷冷的哼了聲「哼,好,我可以改,但你也要告訴我在她父親那欄填誰的名字。」

老伯伯想也不想就說「就填金!」

 

迪斯聽完皺眉,歪頭苦思「金金?他會答應嗎?他可是一顆化石。」

老伯伯挑眉問:「還是你想填那群通緝犯?」

迪斯立即不屑的說「哼,那群傢伙沒資格擁有這麼可愛的女兒。就找金吧,等等跟他說聲。」

 

通緝犯?那群傢伙?是指那群流星街的人嗎?但迪斯不是喜歡他們嗎?如果不喜歡,為什麼要幫他們?為什麼要經常找他們玩?是為了要讓他們失望嗎?  (謎:孩子,你想多了。)

還有,那個金是誰?你們可以這麼隨便決定我的父母是誰嗎?

雖然父母是誰對我不重要,但,這樣好嗎?我連他的樣子都不知。

 

我猶豫了很久,最後走過去拉拉迪斯「金,誰?怎樣的人?」

我強調,這不是我八卦!

絕對不是!

只是任誰都會想知填寫在自己父親欄的人是誰吧!但我現在有點後悔我為何會問了出口。

我不應該問的,我應該繼續做回機械,不問世事,即使明天要搬去流星街住也要坦然接受,我應該是這樣的。

 

為什麼我那一刻居然會像普通人問了出口……是我跟普通人相處太久而忘了那段做機械的日子和約束嗎?原來我是這麼容易受影響……

……這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後果可是很可怕。

 

其實,問,這件事本身並不是一個問題。但回答我的人的態度突然180度改變了卻是一個嚴重問題。

雖然我認識迪斯不久,但……這就是所謂戀愛中少女的表情,對吧?那個迪斯,那個除了外貌外沒一點像女生的迪斯,居然露出戀愛中少女甜甜的笑容……

 

太恐怖了!

 

我全身雞皮疙瘩,她不斷滔滔不絕的誇讚那個叫金的人,但我完全沒那個心情聽,我現在只想掉頭離開……

 

 

****第三人稱分隔線****

 

迪斯說到忘我,完全沒看到一旁的白滇呆掉,雖然她有呆跟沒呆的樣子完全沒分別。

「總之金金他就是一個很溫柔很強的人,只可惜他太頑固。小白?你怎麼整個呆掉?」迪斯說完,這時才發現白滇呆掉了。

尼特羅會長看了小白一眼「她哪有呆掉,她還不是用那一千零一副臉孔看著你嗎?和平時有什麼分別。」

迪斯皺眉解釋「不不,不同,你感覺不到她有一條呆毛伸了出來嗎?」

會長滿頭黑線「那是什麼呀?」

 

迪斯沒有再解釋的打算,隨便說了個藉口「算了,你這種強化系的人是不會明的。」

會長沒好氣的眼迪斯一眼「不,這個問題絕對跟是什麼系無關。」

迪斯笑「嘿嘿~似乎只有我看得懂她的表情呢~」

 

看了小白一眼,會長說「是你身邊的面癱太多吧。」

「怎-會-呢-加上她都是只有五個。」迪斯拉長讀音,誇張否定。

尼特羅沒理會她,哼了聲「哼,你還不打給金。」

迪斯點頭「嗯,那你幫我帶她去唸書。」

 

然後尼特羅會長便領著白滇去到這兒的圖書室,拿了一些道德觀念的書給她看。因為迪斯實在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和觀念,不,應該是有而故意忽視掉。為免白滇步她的後塵,會長便拿這些書教她。

 

沒多久,迪斯開心的跑到圖書室,而且一進去便擁著白滇「小白!金金答應做你的父親~而且他還說這兩天會來看看你~」

白滇只淡淡的回她一聲「啊。」

由於剛剛的刺激太大,只是這幾天會見到那位叫金的人,所以她才不會大驚小怪了。

 

迪斯拉扯她的臉頰「哎呀,你應該要激動並開心的大叫。」

白滇完全沒理會她的打算,只繼續看著面前的書本,迪斯只好聳聳肩放開她「嘖~真沒情趣~」

然後便站到會長身後。

 

會長無奈搖搖頭「你就不能正經一些嗎?不過金居然會答應,你說了什麼?」

迪斯奸笑把一本書遞給會長「我跟他說了這個故事。」

會長接過後看了一眼,然後十分無奈的把書還給迪斯「真有你的,居然拿『糖果屋』來說。」

 

迪斯用白滇聽不到的音量小聲的跟會長說「唷~不覺得很像嗎?小孩被父母賣給巫婆,然後小孩被迫做苦工並迎接被巫婆再賣去,但小孩反抗,殺死巫婆逃了出來~」

聞言,尼特羅會長瞇眼想了想「你這是哪門子的糖果屋?」

 

迪斯看著白滇的背影,用沒有起伏的聲咅回「令人顫慄的格林童話。所有的故事起源,正是因為曾有相似的故事已發生,然後,後人再將它們美化成一個故事。」

會長也看著白滇喃喃說「不要用這種滄桑的語調說話,很奇怪。」

迪斯笑著回「是是~對了,會長,你知道糖果屋的結局嗎?」

會長看了迪斯一眼,搖搖頭「不知道,但大概也估計到。」

 

迪斯似笑非笑「我也不知,因為故事已被修改得無從考證。但,最多人的說法是小孩子把那個巫婆的財物都拿走,不過我卻覺得……還有後續,就是小孩對自己的父母恨之入骨,回家後把父母殺掉。」

尼特羅會長點頭「的確,真實的情況大多如此,但你希望她也是嗎?你知道她的……是誰?」

「一堆卑劣的人渣,不是嗎?所以~」

「……唉,拜託你別亂來……他們不好惹……」

迪斯笑得自然「哈哈,放心,我只會弄垮他們底下的分公司,不會對他們下手啦~因為,最後要下手也不會是由我來。」然後迪斯便轉過頭繼續看著在讀書中的小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某狐某V 的頭像
某狐某V

某V的部落格~ 蔓迪之森~

某狐某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verrose
  • 孩子,你有一對很強悍的新父母(拍肩)
    加油,好嗎?<----這個梗好好用XDDDDDDDDDDDDDDDDD

    伊凡到此一遊啦(花押)
  • vindylam
  • 嘩~~嚇了一跳~ (其實我還在摸索PIXNET中)

    (先遞茶)
    那個梗好用 wwww

    但小白........我會叫她努力的吐糟 (誤)
  • ☆╮九冥ク
  • 嗨!九冥也來看你的痞客了~~

    有空也要去我的痞客灌灌水,九冥也剛用,很不熟悉的說 (誤)

    把你的 vindylam 改成 prince850715 就好了鳥~
  • 啊啊~~ (最後我是點你的名字跳過去)

    某狐某V 於 2011/10/11 12:51 回覆